A+ A-
曼可刚进来玄关出,么么就跑来回来,是一条全身也没丝毫杂毛的大白狗,曼可摸了摸它的脑袋,柔声说:“饿坏了吧。”刚要去拿狗粮,看见了老爸曼林躺在沙发上,一股酒味冲鼻。曼可拧眉,选定又是陪客户喝了不少酒。自从妈妈离开了后,曼林就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他常对正要去拿狗粮,看见老爸曼林躺在沙发上,一股酒味冲鼻。。...

曼可刚进去玄关出,么么就跑来过来,是一条全身没有丝毫杂毛的大白狗,曼可摸了摸它的脑袋,柔声说:“饿坏了吧。”

正要去拿狗粮,看见老爸曼林躺在沙发上,一股酒味冲鼻。

曼可蹙眉,指定又是陪客户喝了不少酒。

自从妈妈离开后,曼林就一心扑在工作上,他常对曼可说,爸爸现在做的,只有赚钱,供她读书。

曼可不好多说,毕竟,如果没有工作的动力,没有养她的责任,爸爸可能会很颓废。

大人的事,她小的时候不懂,现在大了,也不想懂了。

曼可打开了客厅的空调,又从爸爸的卧室拿了个薄被,盖在了他身上,喂饱了么么,就去洗澡了。

因为有伤口,曼可洗得很慢,脑袋里满满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

另一旁,许衍回到别墅时,他妹妹许筱筱正吃着水果看着电视。

许衍摘了帽子:“才起来啊?中午饭吃没?”

“没呢。”许筱筱嘟着嘴似乎很不愿意理他。

许衍嗤笑一声,走过去想顺一块西瓜。

许筱筱一下子拍掉他的手,大眼愠了他一眼:“一身汗味,臭死了!离我远点!”

许衍偏不,挪得更近了,还把果盘抢了过来。

许筱筱抢不过,只能愤怒地踢沙发。

“多大了你,还和小孩子抢东西吃?回头我就告诉妈妈!”许筱筱仰着下巴,咬牙切齿地说。

“行啊,那我就把你不想上学的事,”许衍吞了口里的西瓜,一副欠揍模样,“告诉爸妈。”

许筱筱立刻就蔫了,眼巴巴望着许衍,撒娇般:“哥——哥哥——,你别诬陷我,我只是不想上国际高中而已。”

“我想考普通高中,我想参加高考,不想去什么国外!”许筱筱越说越委屈,眼睛慢慢通红了。

许衍感觉不太对劲,放下果盘:“别呀,你可别当着我的面哭。”

“那你怎么不给我找辅导老师,我想要考高中,现在成绩怎么去呀。”许筱筱控制着泪水,但是忍不住抽了鼻子,声音有一些哽咽。

“这不是,爸妈不同意吗。”许衍好言说,很头疼现在情况。

“不管,你就得给我找!”许筱筱泪水充盈了眼眶,逐渐溢了出来,随后哭声也放大了。

“许衍,你个坏蛋,我告诉爸妈,你欺负我!”

许衍无奈挠了挠头,把果盘奉在许筱筱面前,低声下气地说:“祖宗,吃水果。”

许筱筱忍住哭泣,身体一抽一抽的,泪眼盈盈看了他一眼,又张开嘴,嚎哭。

许筱筱回到房间时,面无表情地擦了擦脸,掏出手机发了一个信息:“成功了一半。”

随后像什么都没发生,打开课本继续学习。

夜晚。

肖怜怜轻敲许衍的门,听到许衍慵懒一声应答,便推门而入。

“还头疼吗?”肖怜怜皱着眉,走过去,自然地按摩许衍的太阳穴。

“还好。”许衍直了直身子,手指轻轻点着桌子,若有所思,“妈,我们家那本祖传书籍呢?”

肖怜怜顿了一下,回答:“原本在老家,还有一本增补手抄本好像在书房。”

又柔声问:“怎么了?怎么突然找这个?”

许衍眸子深邃了几分,回想起曼可左手上的手链,喃喃自语:“我好像找到了独灵珠。”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