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C市的九2月份,天气就像是个神经病。柯燃燃起床去练剑房的时候,外面的天气虽然一片一片大好,望着都有让人想回去晒被子的冲动,虽然刚到下午外面的天就变为了后妈的脸,阴沉沉的让人很庆幸幸好昨天也没晒被子。苏白白地是其中的一员,她练完最后一段舞,一屁股坐柯燃燃早起去练功房的时候,外面的天气还是一片大好,看着都有让人想要出去晒被子的冲动,但是才到中午外面的天就变成了后妈的脸,阴沉沉的让人庆幸还好今天没有晒被子。。...

C市的九月份,天气就像是个神经病。

柯燃燃早起去练功房的时候,外面的天气还是一片大好,看着都有让人想要出去晒被子的冲动,但是才到中午外面的天就变成了后妈的脸,阴沉沉的让人庆幸还好今天没有晒被子。

苏白白也是其中的一员,她练完最后一段舞,一屁股坐在地板上,一边擦汗一边庆幸道:“今天的天气比娃娃的脸变得都快,一会儿晴空万里一会儿又阴沉沉的,还好我没晒被子,不然还得火急火燎的跑回去收拾。”

收完被子刚回来的木子璇:“………………”

快到午餐时间了,安琪敷衍的练了最后一遍舞,一边掏出口红对着落地镜补妆,一边问她们:“中午你们要去哪里吃?”

木子璇拧开了一瓶纯净水喝,闻言无奈道:“当然是在公司里吃减肥餐了——昨天我吃了个鸡腿被总监看到,当天晚上就挨了他一顿训,现在就算借我个胆子,我都不敢出去吃东西了。”

安琪怜悯的看了她一眼:“你确实该吃减肥餐了。”

木子璇:“………………”

你信不信我揍你?

安琪显然不怕被揍,她又转头去问苏白白:“白白,你要去哪吃?”

苏白白瘫倒在地板上,像条蹦哒到岸上的鱼似的喘了好久,才有气无力的说:“我现在只想回去睡觉。”

安琪怜悯的看了她一眼:“你又不是睡美人,天天就知道睡睡睡。”

苏白白:“………………”

好想把她按在地板上摩擦。

丝毫不怕被按在地板上摩擦的安琪继续在作死的边缘试探,她看着还在练舞的高挑身影:“老大,你呢?”

被点名的是个高个子女孩,五官精致又有着中性的美感,亚麻色的长发在脑后挽了个利落的髻,黑色的练功服将她的四肢衬得修长又柔美,但等她动起来的时候又让人感到一股奇异的力量。

最后一个动作终于做完了,她舒了口气,一边将发髻散开,一边回答道:“不吃了,赶时间。”

“你这是要赶着去…………”安琪正想作死一把时,柯燃燃眼疾手快的将一只小面包塞进了她的嘴里。

安琪被面包噎的直翻白眼,苏白白噗笑了一声,拧了瓶水递给她,安琪赶紧接过去,喝了好几口水才缓过来,她没好气的问塞面包的某人:“你火急火燎的这是要去哪?”

柯燃燃动作利落将门反锁,然后一把将窗帘拉上,最后当着她们的面换衣服,她一边换衣服一边说:“今天云清让在中心大厦开新书签售会,我得快点去排队。”

安琪将眼神从她的长腿上拔了下来,一脸懵:“云清让?谁啊?”

柯燃燃抓紧时间换上裤子,一边换一边大言不惭的说:“我相好。”

安琪一惊:“真的假的?”

“当然是假的。”苏白白一摊手,笑道:“云清让要是她相好,我就把头割给你。”

柯燃燃摸了摸她的头,口气贱嗖嗖的说:“早晚的事儿。”

苏白白没好气的把她的爪子拍掉,免得弄乱自己的发型。

安琪追着她们问:“那个云清让到底是谁啊?”

“你连云清让是谁都不知道?”苏白白好不容易找到损她的机会,得意洋洋的给她科普道:“他可是国内的知名作家,去年还获得了雨果奖呢,他没有出书之前还是小有名气的作曲家,据说跟歌坛皇后叶穗子是同级生呢。”

安琪依旧一脸懵:“不认识。”

苏白白:“………………”

木子璇替她继续科普:“他这个人深居简出低调的很,你不认识也正常,但他的作品你一定知道。”

安琪无奈的摊手:“我不喜欢看书。”

苏白白翻了个白眼:“………………。”

我们知道你没啥学习细胞,但也不用这么爽快的说出来吧。

木子璇:“他早年还是挺有名的作曲家呢,歌后叶穗子的出道成名曲《怎度》就是他作曲填词,只不过不晓得为什么就转行去当作家了……对了,他的书改编的影视作品,你最喜欢看的电视剧《大唐风云》还有电影《杰西卡》就是他的作品,还有他早年还是挺有名的作曲家呢,歌后叶穗子的出道成名曲就是他作曲填词的。”

安琪下巴都快掉下来砸到脚背了,她诧异的问:“真的假的?!当时电影首映礼的时候我都没有看到他呢?!”

木子璇也很无奈:“都说他很低调嘛。”

“这也太低调了吧”安琪嘀咕了一句,正想问柯燃燃能不能带上她一起去时,却发现自家队长早就跑得影子都找不到了。

柯燃燃背着包,戴着鸭舌帽和口罩,火急火燎的从楼上跑下来,然后又像是穿越火线似的,小心的避开了正在大厅跟工作人员说话的艺人总监,一出门就像是鱼似的呲溜一下就没了人影。

正在跟工作人员讨论事务的秦嘉树不经意的抬眼间,就看到了她撒腿狂奔的背影,那跑起来的背影别提有多张牙舞爪了。

秦嘉树瞥了她一眼,漂亮的桃花眼里满是嫌弃的神色:“粗鲁。”

然后淡定的转头,对工作人员说:“从今天起,给柯燃燃的形体训练多加一个小时。”

工作人员:“………………”

毫不知情的倒霉蛋拦了辆的士,她报了地名后不要命的催:“司机师傅,开快点!”

那个司机师傅看了她一眼,一口本地普通话:“呦闺女儿,我也想快啊,但是今天三环里面车辆都堵上天了,就算我现在换个火箭来开,咱也得慢慢排队呦。”

柯燃燃:“…………”

她望了望车道上的长龙,心里急得直打鼓:“师傅,半个小时能到不?”

司机师傅看她那跃跃欲试想要下车撒腿狂奔的小模样,满口答应道:“放心吧闺女儿,不到半个小时就能把你送到。”

柯燃燃这才松了口气,乖乖的坐回去系好了安全带。

半个小时后。

柯燃燃:“………………”

她望着外面的长龙,转头看向司机师傅,面无表情的说:“我们还在原地耶。”

司机师傅:“………………”

这个闺女儿有点可怕。

虽然她脸上的表情都被口罩遮掩住了,但她身上散发的那团乌压压的黑气还挺吓人了,司机师傅愣是不敢再跟她打包票,只敢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的车队,仿佛身边坐着的不是一个高挑女孩,而是一只来侵略地球的哥斯拉。

万幸的是没多久前方的车队就开始通行,司机师傅连忙踩下油门,不惜闯红灯也要快一些把这只哥斯拉送回母星。

柯燃燃紧赶慢赶,但还是迟到了——黑压压的人群从大厦三楼排到了外面,还弯成了个U字形,愣是把大厦前面的五色广场排的满满当当。

柯燃燃:“………………”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