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她边挤进来排长队,边给艺人总监打电话:“喂,霸霸。”秦嘉树:“别介,慎得慌。”柯燃燃油嘴滑舌:“霸霸您真会调笑。”秦嘉树懒洋洋的说:“有话快说,霸霸我忙着呢。”柯燃燃睁着眼睛说瞎话:“霸霸,我肚子痛。”秦嘉树显然陌生了她的套路:“因为?”秦嘉树:“别介,慎得慌。”。...

她一边挤进去排队,一边给艺人总监打电话:“喂,霸霸。”

秦嘉树:“别介,慎得慌。”

柯燃燃油嘴滑舌:“霸霸您真会说笑。”

秦嘉树懒洋洋的说:“有话快说,霸霸我忙着呢。”

柯燃燃睁着眼睛说瞎话:“霸霸,我肚子痛。”

秦嘉树显然熟悉了她的套路:“所以?”

柯燃燃脸也不红的说:“我想下午请假。”

秦嘉树又丢给她俩字:“扯淡。”

柯燃燃一边随着队伍往前走,一边敷衍的撒娇卖萌:“求你了霸霸。”

前面的女孩诧异的回头看她,满脸惊恐——这人是怎么做到声音不带起伏的撒娇卖萌?

秦嘉树瞥了一眼坐在对面叽叽喳喳聊天的安琪她们,语气懒散的说:“四点之前没回来的话,就等着给队友收尸吧。”

一旁的队友:“?!!!!!”

我们做错了什么?!

柯燃燃特别豪爽的说:“好嘞,谢谢霸霸——如果我到不了,那一定晚上回去给她们收尸。”

队友:“?!!!!!!!!”

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她掐断通话后,正好跟前面的女孩四目相对,那小女孩像是个受惊的松鼠似的,唰的一声转过头站好,生怕一不小心惹到这个高个子女生,然后被她一脚踢出队伍似的。

柯燃燃请到了假,心情极好,不仅没计较还冲她吹了个愉快的口哨。

事实证明柯燃燃请假是很有先见之明的——她足足等了三个小时才排进三楼的签售场地。

在她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大厦外面满满当当的粉色横幅和应援牌子,她看了三个小时,眼睛早就麻木了,本想里面应该没啥值得她震撼的了,可等她看到整个签售场里的粉白色气球,她还是狠狠地震惊了一下:这些工作人员到底是啥子想法?为啥子要把场地都布置成娘兮兮的亚子?

她揉了揉视觉极度疲劳的眼睛,抬眼望去就看到了坐在签售场中心的云清让。

那个男人比海报上的样子还要年轻一些,五官清隽儒雅,皮肤细腻又带着一点苍白,身形修长有点削瘦,最让人着迷的是他那双眼睛,深棕色的眼眸里像是盛着一湾春水,温柔又缱绻,让他看起来像是水墨画里走出来的翩翩公子。

他就静静的坐在那里,微微低着头,眉眼低垂着,脖颈弯成一个柔美的弧度,修长的手指里握着一支签字笔,在每一本书的扉页签下自己的名字,眼神认真且温柔。

他周身有一种书卷气,这让柯燃燃有点恍惚,她觉得对方就像是一株名贵的兰草,或者是年代久远的青瓷,不该放在这样熙熙攘攘的地方,应该被小心的安置在深院里,小心看护,细心照料。

名贵的兰草先生将书递给读者,并对着她们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

这个微笑浅淡又不凉薄,像是冬日里的缕缕暖阳,让人看着就心生好感。

一只膀肥腰圆的大橘猫懒洋洋的窝在他的手边,一副高冷模样的看着他签名,在他动作慢了的时候,还会用爪子扒拉一下自家的铲屎官。

柯燃燃身边的女孩子们都发出了一声声激动的尖叫,想要讨论又不敢大声喊出来,生怕会打扰会场秩序,她们压低声音激动的不能寄几。

读者A:“啊啊啊啊!好帅!真人好帅!”

读者B:“我的天!我家大大为什么这么英俊?!”

读者C:“他一笑,我感觉自己的心都融化了!”

读者D:“那只橘猫就是布丁吧?它也好可爱!”

………………

柯燃燃站在队伍里,戴着口罩和鸭舌帽的她外形很是高冷,柯燃燃显然并没有外型那样高冷,她拿着电话激动的说:“崽崽你知道吗?!我看到云清让了!真人!真的好好看!”

林杉:“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别在我要进实验室的时候给我打电话,也别叫我崽崽,更别跟我提你家的大大——你记住了吗?”

柯燃燃光顾着激动,随口敷衍道:“记住了崽崽——崽崽,他真的好好看!真人比海报上面还要好看!”

林杉:“………………”

你记住了个灯泡!

她没好气的挂了电话,柯燃燃很是遗憾不能跟好友分享自己的喜悦,她遗憾的摇了摇头,一抬眼就见刚才激动讨论的ABCD女孩们正齐刷刷的望着她,满眼的惊恐,像是在看一只跑错片场的哥斯拉一样。

外型高冷的哥斯拉对她们笑了笑,内心还在激动的四处喷火:啊啊啊啊!大大笑了!大大笑得好好看!大大的笑容好治愈!有没有人拍下来大大的笑容?!啊!前排的女孩拍了!赶紧给她要过来!大大的笑容一定要收藏起来!

李梓萌正兴冲冲的将大大的美照收藏时,就被人戳了戳后背,她诧异的回头,看到那个扬言要给队友收尸的女生收回了手,她摘掉口罩,露出一张略带中性美的精致冷漠脸蛋。

那个高个子女生俯视着她,美得极具攻击性的脸上露出一抹笑:“能把你拍的照片传给我吗?”

李梓萌长得娇小玲珑,站在那里显得又乖又萌,柯燃燃看着她,心里暗想:这小女孩挺可爱的,跟小仓鼠似的。

李梓萌看着她却哆嗦了一下,连忙把照片传给了她。

柯燃燃笑眯眯的说:“谢谢。”

柯燃燃比她高了不少,这让个头娇小的李梓萌无端有一种泰山压顶的感觉,虽然她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但那种极具攻击性的漂亮五官还是会让人感觉到压力。

李梓萌哆哆嗦嗦的说:“不…………不客气。”

然后,她看到这个高个子女生飞快的把照片设置成了手机壁纸,还对李梓萌露出一个自认为和善无害的笑容。

李梓萌:“………………”这种土匪式笑容您是怎么练成的?

李梓萌被她吓得快哭了:老大,这里有哥斯拉,我好怕啊QAQ

可能是上天可怜这个被吓破胆的小可怜,让她很快就排到了云清让的面前。

这是个看脸的时代,所有的东西在美色面前都不值一提,李梓萌一看到云清让顿时将身后的哥斯拉忘得一干二净,她激动的难以自制,小脸红扑扑的将书双手递过去,云清让对她笑了一下,李梓萌就像是喝了酒似的晕乎乎的,她看云清让签完了名字,连忙说道:“大大!”

云清让:“?”

李梓萌结结巴巴不好意思的低着头:“我……我是智宇博思的练习生…………”

身后的柯燃燃:智宇博思?好耳熟。

身为智宇博思旗下的作家,云清让很温和的说:“你还没出道?”

李梓萌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云清让低头给她写了一段长长的鼓励语:“那就祝你早日出道。”

李梓萌用力的点头,双手接过书本,两眼亮晶晶的将他望着:“我会努力的,大大!”

她说完羞涩的转身小跑了出去。

柯燃燃:这是哪个肥皂剧?要不要这么言情啊?还有现在流行报公司名字就能解锁额外彩蛋吗?那我要不要也报一下?

她将书递了过去,对着云清让灿烂一笑。

她的外型过于冷艳美了,当她笑起来的时候,让人有一种这孩子人设崩塌的错觉,不过说实话,柯燃燃笑起来也蛮好看的。

她的笑容太过于灿烂,令云清让心跳都漏了一拍,他对她回以微笑,低头为她签名,耳尖却渐渐的染上了胭脂色——这个女孩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他,目光澄澈又火热,让他有些招架不住。

笑容灿烂的女孩看着云清让那个椭圆的头发旋,声音甜腻的仿佛吃多了麦芽糖:“大大。”

云清让抬头:“嗯?”

柯燃燃笑容灿烂道:“我是橘子娱乐的练习生。”

云清让:“……………………”

众人:“……………………”

会场气氛有一丢丢迷之尴尬,连一向懒洋洋趴着的布丁都忍不住抬起胖嘟嘟的脑袋看了她一眼。

秦嘉树给她立的人设是冷艳美人,高冷酷炫拽而且是个有脑子话很少的冷艳美人,但是柯燃燃总是会在不经意间暴露自己其实是个憨憨的本性。

柯燃燃身为一只心大如太平洋的哥斯拉,丝毫没有察觉到周围的气氛,而是目光炯炯的将他望着,心里的哥斯拉激动的四处喷火:啊啊啊!大大!大大也给我写段鼓励语吧!

云清让忍俊不禁,觉得她真可爱,于是就给这个可爱的女孩也写了一段鼓励语,他笑道:“你也要加油早日出道。”

布丁也冲着她喵呜了一声,只是看起来并不像是在祝福她。

柯燃燃看了一下:比刚才给那只仓鼠妹妹的鼓励语长多了。

她心里欢喜的恨不得挂串鞭炮放,灿烂笑道:“谢谢大大。”

云清让又被她灿烂的笑容闪了一下,耳尖又不争气的红了起来,他面色如常的说:“不客气。”

她拿着书走出签售会时,一个女孩子小跑过来跟她搭讪,敬佩万分的说:“小姐姐你真厉害——竟然敢让大大给你写那么长的鼓励语。”

柯燃燃:“我前排的女生也让他写了。”

那女孩看她的眼神充满了狐疑:“她当然可以让大大写啊,因为他们都是智宇博思公司旗下的作者和艺人啊,你到底是不是真粉啊连这个都不知道?”

柯燃燃:“……………………”

啊啊啊啊!我干了什么蠢事?!我竟然以为只要报了公司名就能解锁彩蛋——解个大头鬼啊!这又不是游戏!这下丢人丢到太平洋去了,大大会不会以为我是智障?

她欲哭无泪的拿着书拦了辆车,一坐进去就跟司机师傅相互望了望。

司机师傅:“………………”

柯燃燃:“……………………”

司机师傅依旧一口本地普通话:“呦闺女儿,又是你啊,这次赶时间不?”

柯燃燃抹了把脸:“赶,请把我送回母星吧。”

司机师傅:“……………………”

这闺女儿果然不是地球人。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