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秦美人翘着兰花指唠叨她:“你要不然对别人是一脸甜笑,恐怕现在的早已出道至今了。”柯燃燃:“………………”秦美人一针见血道:“你该会是想要泡他吧?”柯燃燃睁着眼睛说瞎话:“切记说得那么委琐,我而已想约他一同吃甜品而已。”秦美人冷冷一笑:“呵呵,你少来柯燃燃:“………………”。...

秦美人翘着兰花指数落她:“你要是对别人也是一脸甜笑,估计现在早就出道了。”

柯燃燃:“………………”

秦美人一针见血道:“你该不会是想要泡他吧?”

柯燃燃睁着眼睛说瞎话:“不要说得那么猥琐,我只是想约他一起吃甜品而已。”

秦美人冷笑:“呵呵,你少来,这话也就刚才那个傻帽相信……你别瞪我。”

柯燃燃十分凶狠的瞪了他一眼:“我就是想要追他,你不同意?”

“同意,我举双手双脚同意”秦嘉树嘲讽的勾了勾唇角,低头观赏着自己细长的手指,懒洋洋的说:“虽然公司规定练习生不能谈恋爱,但对象如果是这位的话,那些高层们估计都会笑撅过去。”

他话里有话,柯燃燃挑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智宇博思最近要开拍一部大型贺岁片《敦煌》,就是他出的剧本,演员什么的都选好了,就差片头片尾主题曲的敲定了,云清让是个吹毛求疵的处女座……都说了你别瞪我,只要是用他的剧本,那演员和歌曲选角都是得过了他的眼才行,这次他把圈里有名的歌手挑了个遍都没找出来合适的人,听说他打算在各个音乐节目里挑选,想找最适合的声音给他的剧唱主题曲。”

柯燃燃捋了捋他说的话,感觉前面都是没用的废话:“所以?”

秦嘉树轻笑:“所以当天谕的工作人员告诉我,前五名里的主唱有机会唱他的主题曲时,我一点都不惊讶。”

柯燃燃目瞪口呆:“………………”

秦嘉树嫌弃的看着她:“……你能不能不要做出这种诡异的表情,挺吓人的,你忘了你是高冷人设了吗?每天摆出这么憨憨的表情真的好吗?”

明明是张高冷脸,明明最适合面无表情装酷,为什么她每天要做出这么多表情?简直就是行走的表情包。

表情包拽着自家老大的袖子:“你不惊讶我惊讶啊!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们?!”

公众场合这样拉拉扯扯太有失身份了,柯燃燃不在乎,秦嘉树倒是很在乎,他跟这个化身哥斯拉的女人保持了一个安全的距离,这才慢悠悠的说:“我还以为天谕的老师看不上你们呢,所以就没说。”

柯燃燃忿忿的对他比了个中指:算你狠。

秦嘉树表示自己很无辜,他走到柯燃燃身边懒洋洋的八卦:“你是真对他感兴趣?还是只是一时兴起?”

柯燃燃一边调辣酱,一边送给他一个无比鄙视的眼神:“你以为我是泰迪?见一个爱一个?”

秦嘉树:“………………”您这么说您爹妈没意见吗?

他跟着柯燃燃往回走,一路上都在闲聊:“作为前辈我觉得你跟他交往很有好处——云清让那小子是当红的作家,又是智宇博思的总编剧,听说他背景很深,就连智宇博思的总裁都要让他三分,你要是跟他交往了,往后的前景一定会顺风顺水,前途无量。”

“但是作为朋友,我并不看好你去接近他”秦嘉树话锋一转,精神头倒是来了一点,但犹如人格分裂:“云清让的身份背景很复杂,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总之不是我们这些人该去肖想的,免得给自己找不痛快,我说的话你要仔细的想一想,别仗着自己的那点喜欢就一股脑的黏上去,到时候可别找我哭鼻子。”

秦美人虽然说的话有点毒,但还是关心她的,这一点柯燃燃很清楚,但清楚不代表她就会因为对方的三言两语去放弃云清让。

不知何时起,他已经成为她最大的渴望,她整个灵魂都在叫嚣着,无比渴望能够得到他。

那份急切的渴求,只能他来才能抚平,她真的很需要他。

柯燃燃敷衍道:“霸霸,道理我都懂。”

秦嘉树瞅了瞅她那张满是敷衍的脸,凉凉的讽刺:“你懂个屁。”

柯燃燃:“…………”咱能不骂人吗?多跌身份啊。

秦美人倒是不在乎什么身份不身份,他冷笑道:“那你就抓紧训练吧,如果真的能进前五名,别说泡云清让了,就是你想泡咱们橘子娱乐的老板,我都给你洗干净绑来。”

包间里,顾衍打了个喷嚏。

云清让看了看手里的牌,问道:“感冒了?”

顾衍:“怎么会?我身体好着呢。”

穿着人字拖的导演任流年笑得格外有颜色:“是不是顾总在哪儿欠下的风流债念叨你呢?”

顾衍挑了两张牌甩到桌上:“两个三,不好意思我又赢了——你当我是你到处撩妹?别自己一脸猥琐就看谁都不是好人。”

又输了的任流年把牌一扔,表示自己很不爽:“不玩了,好好地周末,我竟然陪你们俩出来吃海底捞,真是无聊。”

云清让很是无奈:“明明我才是被你们拽出来的那一个。”我都没有说无聊,你竟然好意思抱怨?

任流年正想跟他贫两句,云清让的手机却突然响了,他拿起手机出去了好一会儿才回来。

顾衍正在开酒,任流年从冰碟里挑了块冰扔进嘴里,一边嚼着一边问:“谁啊,周末还给你打电话?”

云清让:“你老婆。”

任流年:“………………”

啥?!我媳妇怎么给你打电话?!

顾衍看好戏的瞟了任流年一眼:“呦~。”

一提到老婆,任流年下意识的坐直了身体,他故作镇定的问:“丹娜啊,她打你电话干什么?”

云清让:“因为你的手机关机了啊,她打不通所以才给我打的。”

任流年一看手机,顿时不淡定了:“你们谁带了数据线?充电宝有没?”

服务生立刻拿着他的手机去充电,刚才还活蹦乱跳的任导演,现在已经萎靡了:“我媳妇儿都问你什么了?”

云清让如实说道:“就是查了查你的岗,知道你跟我们在一起就没再问你了,之后就催我赶紧定主题曲的歌手。”

顾衍诧异的挑了下眉:“这都九月份了,《敦煌》的主题曲还没定?”

任流年听到自家媳妇儿并没有多问什么,也就不紧张了,跟着顾衍数落道:“还没呢,清让觉得那些歌手不太适合,非得把录制时间往后推,打算再找找,说不定能找到自己想要的声音。”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