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顾衍想了想时间对云清让说:“那你可要抓紧时间找了,要已不再推一直这样,贺岁剧就成了2018年来年春天的开运片了——反正了,片子都现场录制完就等定档了,你连主题曲都没现场录制好,这算什么事啊。”“我会抓紧时间找的,而已觉得也没遇上最合适的声音…………”他无端端的忆起了上次那个女“我会抓紧找的,只是感觉没有遇到合适的声音…………”他无端的想起了刚才那个女孩,对方的声音甜美又清透,带着空灵和力量的调子,让人不禁心弦一动。。...

顾衍想了想时间对云清让说:“那你可要抓紧找了,要不再推下去,贺岁剧就成了明年开春的开运片了——再说了,片子都录制完就等定档了,你连主题曲都没录制好,这算什么事啊。”

“我会抓紧找的,只是感觉没有遇到合适的声音…………”他无端的想起了刚才那个女孩,对方的声音甜美又清透,带着空灵和力量的调子,让人不禁心弦一动。

任流年虽然看着不正经,但眼神极毒,他只一眼就看出了对方心中所想,笑着调侃:“你该不会想要刚才那个女孩给你唱主题曲吧?她好像是个素人吧?”

云清让:“只是突然想到了而已,她不算是素人,唔…………是个还没有出道的练习生。”

想到刚才那个女孩子,不知怎么了他的耳尖又红了起来,云清让不自在的摸了摸耳朵,用发丝将它们遮掩住了,发红的耳尖虽然遮掩住了,但是那超速跳动的心跳声是怎么回事?

自己真是太奇怪了。

顾衍:“练习生?你要是真觉得她合适,我们可以去看看,——她是谁家的练习生?”

云清让看了他一眼:“你家的。”

顾衍:“?????!”

任流年喝酒差点呛到:“什么?刚才那个女孩是顾衍家的练习生?!”

云清让想起当时她笑眯眯的让他签名的模样,忍不住唇角上扬:“对,她说她是橘子娱乐的练习生。”

顾衍:“哪个练习生?你知道她的名字吗?”

我叫柯燃燃,你可以叫我燃燃。女孩仰着精致又略带英气的脸蛋,笑容灿烂。

云清让勾唇笑道:“燃燃——她叫柯燃燃。”

顾衍虽然是橘子娱乐的创始人,但旗下艺人众多,云清让本来也不指望他能记得柯燃燃,没想到顾衍还真知道。

顾衍哦了一声:“柯燃燃?她确实是我公司的练习生。”

任流年八卦道:“音乐方面怎么样?”

顾衍:“音乐方面确实是她的强项——她的高音很震撼,也就是这一点,我当初才会签她。”

任流年不正经的调侃道:“你旗下的叶穗子不也是高音皇后吗?你不是一直认为她的高音最出色吗?怎么还会记得那种没出道的小女生?”

顾衍摊手,无奈道:“那孩子脾气不太好,殴打过我弟,我当然记得她了。”

云清让:“………………”

任流年:“………………”

云清让:“你没记错吧?我们说的是一个人吗?”

顾衍跟他比划了一下:“柯燃燃,长发,高个子,脸带着点中性美,常年面无表情,就算笑起来也是特别的拽,脾气特别不好,绰号人形哥斯拉。”

云清让:“………………”

他认真思索了一下,真心觉得那个女孩跟脾气特别不好不沾边———她脸都笑成了一朵向日葵了,怎么可能脾气特别不好?

顾衍见他沉默,就翻了翻微博,找了张公司练习生海报给他看:“喏,就是这个孩子——人形哥斯拉。”

照片里七八个年轻女孩,打扮的花枝招展各有风格,但云清让还是第一眼就看到了她。

照片里的柯燃燃跟他见到的女孩不一样,她穿着黑色一字肩短裙,戴着同色蕾丝手套,精致又带着一丝中性美的脸庞上没有一丝表情,跟环绕在身边笑容甜美的女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云清让:“………………”

这个柯燃燃跟我认识的那个柯燃燃到底哪个才是柯燃燃?

任流年倒是不关心什么柯燃燃,他八卦的问:“你说她殴打过顾知忆?顾知忆不是出了名的小霸王吗?”

顾衍叹了口气,颇为头疼的说:“那小子看上了她,喝的醉醺醺的时候想要跟人家搭讪,结果被人家一脚给踹地上了。”

云清让:“………………”

云清让也觉得很荒唐:“然后呢?你弟没找人算账?”

“没,不仅没找她算账,还追起人家了”顾衍想想就觉得脑壳痛:“跟灌了迷魂汤似的,追着人家不放。”

任流年毫无同情心的嘲笑:“你弟该不会是个抖M吧?”

顾衍:“…………”

你信不信我削你?

云清让含蓄的说:“其实喜欢受虐也不算病。”

顾衍:“…………”

你以为我不敢削你?

服务生来送手机,任流年一边给老婆打电话报备,一边拿起外套跟他们这些单身狗说了拜拜。

没了那个不正经后,顾衍和云清让的聊天也逐渐工作化,活像是甲乙两方的商业会谈——他们两个虽然是远房亲戚,而且是大学同学,但因为叶穗子的事,多年来相处的很淡漠。

顾衍说道:“柯燃燃那孩子实力很不错,在同届练习生里也算是拔尖的了,你要是真想让她唱主题曲,我可以找个时间带你去找她。”

云清让想了一下最近的行程,有些歉意的开口:“估计近期见不成了——我明天就要去参加一档艺人节目,没有十天半个月怕是出不来,要不等我回来了再去找她?”

顾衍好脾气的笑了笑:“随你,只要你不急就行——我真怕丹娜急上头,拎着大砍刀来砍你。”

云清让:“就算砍我也得等我录了节目之后。”

顾衍:“你怎么还去录制综艺节目?编剧的圈子不够你玩吗?想要跨行去当艺人出道?”

云清让:“只是去当一下声乐老师而已,顺便看看有没有更适合的歌手苗子。”

顾衍:“差点忘记了你没当作家之前也是声乐出身的——我们三人还是同级生呢。”

这个‘我们’里,当然也包含了叶穗子。

云清让沉默了,他并不想提那个女人的名字。

多年前他们就已经分道扬镳了,见了面更像是陌生人,只有顾衍还在锲而不舍的想让他们和好。

顾衍感叹道:“想想那个时候多好啊,你作曲叶穗子唱歌,每次专辑刚刚上架就被抢购一空,怎么好好的你就不作曲了呢?”

顾衍明知答案,却总是装作不知,一而再再而三的在他面前提起那个女人,让他感到深深的无力和被羞辱的感觉。

顾衍虽然年轻多金,但是却像老人一样动不动就追忆往事,偏生他的往事里的人都是云清让不想提起的。

云清让笑容不变的转移话题,对过往闭口不谈:“等我回来就去见见那位有实力的练习生。”

那个有实力的练习生正把安琪按在地上摩擦,她咬牙切齿道:“我都说了云清让的签名谁都不可以碰!你为什么要去碰?!还把奶茶撒在了上面!安琪你一天不作是不是会死啊?!”

人形哥斯拉咆哮的差点喷火。

被按在地板上的安琪很是委屈:“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看一眼!”

木子璇在旁边劝架:“算了吧老大,别跟这种弱智计较了,咱们赶紧收拾一下行李,明早还得去报道呢。”

柯燃燃很是冷酷:“等我弄死了她再去收拾行李。”

木子璇:“…………”

她对苏白白喊了一声:“白白你来劝劝吧,老大都把她按在地上半个小时了。”

正在收拾行李的苏白白闻声抬头,对她露齿一笑,温温柔柔的说道:“她该。”

木子璇:“………………”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