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非常感谢高科技。非常感谢智能时代。非常感谢同一账号多平台同步的。就问周白刺不剌激?太剌激啦!他鼻孔翕动,脸颊胀红,无名怒火从脚底板窜到天灵盖,差点把头发都烧得焦绿焦绿的。那一张张的照片,各种姿势,各种角度……有些更有甚者还精心细致地加了滤镜!可问题是,女朋友是他感谢智能时代。。...

楚河记事

推荐指数:10分

《楚河记事》在线阅读

感谢高科技。

感谢智能时代。

感谢同一账号多平台同步。

就问周白刺不刺激?

太刺激啦!

他鼻孔翕张,脸颊胀红,无明业火从脚底板窜到天灵盖,险些把头发都烧得焦绿焦绿的。

那一张张的照片,各种姿势,各种角度……有些甚至还精心地加了滤镜!

可问题是,女朋友是他的女朋友,里头的男人却不是他!

这一刹那,他脑海中只无限循环着早上那个神经病女孩同情的询问:

“你要不要把你头上这玩意儿染成绿的?”

“头上这玩意儿染成绿的?”

“染成绿的……”

(╯‵□′)╯︵┻━┻

“我艹#@の%……”

大陆板块震荡有多厉害,周白的愤怒就有多澎湃。

他一把摔下平板,二话不说拿上车钥匙就往外冲,同时还不断打着女朋友那无人接听的电话。

至于说冲过去要干什么?

这会儿还能有那理智?!

而早上奇怪的姑娘只是借用了一小会儿手机,又是如何提前得知这消息——他也根本想不到。

他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如草泥马踹心脏一般冲撞——

揍他丫的!

……

而此刻。

同时洞穿绿油油真相的楚河也被班主任并两位民警一起带到了办公室。

天水二高是重点高中,楚河所在的班级也是重点班中的火箭班。

当然,为了表明学校一视同仁的心态,火箭班不叫火箭班,只是普普通通的三年一班。

重点班的核心班主任此刻顶着一颗铮光瓦亮的大油头,每一寸后移的发际线都在诉说着他的兢兢业业春蚕到死蜡炬成灰。

他瞪着楚河:“你怎么回事?不是说肚子疼在休息吗?你怎么出去的?”

“咳。”

民警在一旁提醒道:“从报警人的电话里得知,当时小姑娘是在河里……”

话没说完,班主任险些跳起来——

“我就说学校挨着湖边那段围墙得再加高两米!!!”

“还有你,楚河!”

“你奖学金不想要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高三了呀!高三了!你知不知道高三代表什么?你怎么还有心思去河里……”

眼看班主任的长篇大论即将开始,两位民警生怕他在说些什么刺激着叛逆少女——

唉。

说来也能理解。

毕竟是高三,还是分数就是命根子的天水二高的重点班,学习压力大了孩子一时想不开……

呸呸呸。

总之,得劝劝这个班主任,不能让他再这么刺激学生——

“陈老师——”

小民警想要说些什么,却见班主任立刻醒悟过来,两眼铜铃般瞪着他,随即又挪动五官挤出一抹笑意来——

“两位同志,咱们借一步说话……”

说着,二话不说便将两位民警拉到一旁的走廊拐角处。

毕竟公立高中的班主任可没什么独立办公室,马上下课,这里就没什么隐私可言了。

楚河一个人呆呆的站在空旷的办公室中,此刻眼神好奇的打量着四周——

很快,她的眼神就被不同桌子上堆着的各种试卷给吓到了,刚刚才熟练的蠢蠢欲动的精神触角立刻沉稳下来。

长庚之前教过——碰到搞不定的文化课,不要慌,先把场子稳下来。

剩下的他来处理。

可惜这会儿他不在啊!

楚河心里又惆怅起来。

但精神触角被试卷吓回去,却又从另一个方向向走廊边蔓延——

在楚河的记忆中,这位班主任其实还挺不错的,可惜小姑娘死在深夜,如今,她只能再看看是不是真的不错。

走廊上。

秃顶40岁中年老班陈欧正跟两个小民警商量着:

“两位同志,我不太晓得你们这个流程,就想问一下,这孩子被你们送回来,你们档案不会有记载吧?”

老陈从开始教书就是当班主任,那会儿乡村教学,班主任比其他任课老师一个月多10块钱。

就是这10块钱,让他走上了不归路,从此就再也没省下心来。

毕竟,手底下的学生崽是一届不如一届,每届都是最差的一届。

当班主任,尤其是陪着上高三的班主任,实在太难。

眼前这位可是重点班的班主任,谁家还没个孩子上学呢?

小民警也回答的非常客气:

“不会不会,我们只是搭把手把人送学校来,这能记个什么档案?”

“再说了,就算留档,那也没什么大不——”

“不行不行!”

班主任老陈跳起来,活脱脱一颗蹦哒的土豆,五官又挤在了一起,生动表现了什么叫“着急”。

“小同志,我实话跟你说,这可千万不能有正式记录——楚河啊,她身上不能有缺点的!”

小民警肃然起敬——

这年头高三重点班的学生,都还要资格审核了吗?

乖乖。

不愧是天水二高。

谁知班主任又唉声叹气:

“这丫头,头脑那是真的聪明,人也乖,就是一点儿,家里穷。”

“穷到孩子成绩这么好,家里都掏不出钱来上高中——她能上学,是学校这边特意开口子给她奖学金的。”

“你们也知道,咱们这学校,大把的学生掏钱都进不来,也不缺那么一个两个成绩好的,这奖学金之前压根就没有。”

天热,老陈心里又着急,头顶立刻就出了一层油汗。

被他拿纸巾胡乱擦了擦,廉价的纸巾留下了细小的白屑,楚河的精神触角蔓延,忍不住动了动,扒拉两下。

老陈也不自觉的摸了摸凉飕飕的脑门——总觉得头皮痒痒的,怕不是要长头发了。

但比起长头发,眼前这个事更重要。

“说白了,咱们二高没有针对在读学生的奖学金。”

“楚河这丫头一个月能有这点补助,还是我们班所有老师集体写的信申请的。”

“争取的时候就不容易,审核要求就高很多——就怕没了呀!”

“除了奖学金,学费书本费是免了,还有贫困补助,一月一发。”

“每个月300块,长身体的时候都不够孩子吃个饱饭,真不多。”

“但是高中要买的资料也多,你少刷一道题,就比别人差一截——还有补课时食堂贵很多,奖学金就一个月300,基本都花在这上头了。”

这年头,哪个孩子不是家里的宝?

一个月600块,包含吃住书本费资料费补课费各种班费服装日用?

整个天水二高,如今这年头,除了贫困生,真没几个学生这样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