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天水二高是天水市顶级名校,放眼中国省内都是第一号。学校有骨气,不愁生源,升学考试率年初在巅峰,又摊上个抠门儿的校长……想努力争取点儿什么,真不很容易。老陈说的可伶之极:“眼瞅着着再熬两个月就中考了,我是怕有风险,这时候别让孩子吃不饱……什么留档案的事,还得麻烦学校硬气,不愁生源,升学率年年在巅峰,又摊上个抠门的校长……。...

楚河记事

推荐指数:10分

《楚河记事》在线阅读

天水二高是天水市顶级名校,放眼省内都是第一号。

学校硬气,不愁生源,升学率年年在巅峰,又摊上个抠门的校长……

想争取点儿什么,真不容易。

老陈说的可怜至极:

“眼看着再熬半年就高考了,我也是怕有风险,这时候别让孩子吃不饱……什么留档案的事,还得麻烦二位……”

两个小民警面面相觑,此刻也颇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

其实这种出警也就是出警记录上有,其他根本不会体现在个人档案上,他们也是一时没讲清楚。

而老陈,那完全就是关心则乱了。

想到孩子一个月那点钱能不能吃饱还两码事,两个小民警也有点儿不忍心:

“陈老师,你回去跟孩子好好沟通一下——我们接到报警电话,报警人说孩子是从河里爬上来的,被救上来后也找借口说学校太远不肯回学校……”

“您给好好开导开导……”

“另外,学校这边管理也要严格一点,这是孩子在水里爬起来了,万一要是不会水的呢?”

天水市有一条又阔又深的护城河,一年到头都有人在周边钓鱼。

但一年到头,总也有几个人想不开跳河,民警们说起这个,也是怕小孩子一时想不开,特意提个醒。

老陈连连点头:“好好好……”

顺带又摸了摸有点发痒的头皮。

……

等到两位民警离开,眼看着离下课还有几分钟,老陈赶紧回办公室,瞪着一旁乖乖站着的楚河:

“怎么回事?班长不是说你请假了吗?”

他们三年1班的班长是个笑起来很甜的姑娘,叫赵悦,成绩也是稳定前10的,学习态度很积极,各科老师都很喜欢她。

所以,班长帮忙带了句请假,又说她是因为肚子疼,老陈想着女孩子多少有点不方便,也就没再详细问。

可谁曾想,人居然是警察带回来的!

……

老陈眼睛瞪得圆,活脱脱路边小玩偶上没安好的塑料大眼睛,星际联邦什么时候见过这么有特色的人?

楚河觉得很新奇。

于是也把眼睛瞪大:“班长带的请假,跟我楚河有什么关系?”

教导主任刚推门进来,冷不丁就看他们的年级第一双手背在身后,大长腿微微分开,脊梁挺直,姿态稳重。

看架势倒像军人一般,是棵不屈的小青松。

可再搭配她这话——

老陈眼睛瞪得都快出血丝了!

好好的乖学生,哪里学的这耍无赖的模样?!

教导主任也干咳一声:“怎么回事?民警怎么过来的?”

老陈就算不适应楚河如今的姿态,仍旧有心替学生找补:

“没事,这孩子请假出去一趟,不小心掉河里了,民警给救回来了……”

教导主任黑沉个脸:

“我早说过,都高三的学生了,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学习!没事就不要外出了!出了事谁来负责?”

这话说的。

老陈心想:没事谁来请假?

但这话也确实有点道理,老陈于是点头:“我这正教育呢……”

别的却不多说了。

教导主任其实也就是来问问情况,见不是什么大事,扭头又捧着茶杯接着去巡班级了——

这学生是一届不如一届,个个在课堂上欢脱的跟个猴似的。

别看再5分钟就要下课,越是这种时候,越能抓住学生的小尾巴!

……

教导主任一走,班主任又重新变回之前瞪眼的样子:

“你这像什么样子?好好说话,到底怎么回事?”

楚河张了张嘴,想起记忆中的那些画面——那一个个兔崽子,叫家长批评教育什么的,太轻描淡写了。

她楚河,不原模原样还回去,那就不是这条河!

于是她也笑了起来:

“没事,我就是夜里在河边吹了会儿风,一不小心掉河里了——然后游到岸边去了。”

老陈更生气了!

“吹了会儿风就掉河里?咱这儿还刮台风啊?!”

“你别给我打马虎眼儿,你是不是学习压力大,学人家坐咱河边的围墙上头去了?!”

有一群胆大的体育生就干过这事,不过人家不是坐围墙上吹风,而是打算下河游个泳。

只不过出师未捷中道崩殂,刚上去就被年级主任拿着手电筒拽着裤衩子拖回来了。

听说由于年级主任一时激动,拖人的时候用力了些,1米85的大高个体育生,硬是被拽的露出一个樱桃小丸子的裤衩子……

总之。

天水二高,多么严肃的一个学校,坚决不能容忍这种行为!

几个学生批评教育请家长一条龙,最后大操场做检讨,持续了整整一个学期!

这才算遏制住了这不良风气。

如今好端端的年级第一也干出这种大胆的事儿,老陈那叫一个头痛——

这是叛逆期吧?

他苦口婆心:“你有哪儿不顺心的,跟老师讲,咱们做个朋友一样聊聊天。”

“生活费还够不够?”

“学习生活上有没有什么困难?”

“班里同学都相处的怎么样?”

方方面面,桩桩件件,事无巨细。

最后才叹了口气,不忍直视的样子:

“可不要再干这些傻事儿了。”

“也别想着下河去游泳——你们这些学生就是傻,咱们学校这是新校区,地段又偏,接手的人家的学校。”

“这都多少年了,这老学校的大厕所管道都是老管道,没人查也没人改。你说说,就在那段围墙拐角,厕所垃圾都偷偷冲河里了,一拐弯就是——”

“脏不脏啊?”

“还游泳——”

老陈看着她,一脸的“这就是个瓜娃子”。

楚河:……淦!

……

楚河原本只是愤怒了一下。

但随后,她想起来,如今粪便和垃圾可不像星海联邦时代分解压缩,而是直接通过下水道排放。

偏偏这个学校作为天水二高的新校区,什么都是新的,唯有这个最边缘的大厕所,是当年慈善捐赠盖的,向来是个招牌。

从来只翻新,不大改,更别提抠门学校,压根舍不得下水道改造的钱。

狗日的!

她暗暗攥紧了拳头——几个兔崽子!

君子报仇,就在当晚!

今天晚上,她就要把她们挨个儿按进河里去!

虽然山海星政国法律不支持有仇报仇——

但没关系。

她把拳头捏得咔吧响——

今儿晚上,先请大家喝顿饱的!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