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就在木秀心中满是唏嘘不已时,几道嘶哑的声音响了出来。“你没事儿吧?”木秀正感慨万千时,几道声音尖细的变声期男孩独有的声音在她头顶响了。木秀抬起头一看,上次镜子里会出现的那张脸就会出现在她头顶上!“你没事儿吧,我抬不动你。”陈旭辉好像是作出解释通常的地说,边说边“你没事吧?”木秀正在感慨万千时,一道尖细的变声期男孩特有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

就在木秀心中满是唏嘘时,一道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没事吧?”木秀正在感慨万千时,一道尖细的变声期男孩特有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

木秀抬头一看,刚才镜子里出现的那张脸就出现在她头顶上!

“你没事吧,我抬不动你。”陈旭辉似乎是解释一般的说道,边说边把手递给了木秀,作势要拉她起来。

“谢谢......”木秀道了声谢后,就自己手一撑地,站了起来。

她这才发觉,原来自己一直原地未动,仍旧是四仰八叉的躺在门后边,她不由心中一囧。

“陈大哥,刚才我......我妹妹......”木秀已经从原主的记忆中知道了这人是谁了,陈旭辉,这也是个可怜人。

“刚才我喂了两口水给她,她又睡了。”陈旭辉照顾过后娘生的孩子,就在木秀昏过去时,小婴儿饿醒了在闹,陈旭辉就喂了水给小婴儿。

“秀,秀你在哪里?”外面远远的响起了木水的声音。

木秀认出了木水的声音,不由心中一沉,从原主的记忆中,这个爹整天闷不做声,老实巴交,任劳任怨的,原主和周水莲在家中被欺负,他都看在眼里,可是却并没有做什么,被欺负狠了,也只是叹口气,抹了抹眼泪就过去了。

如今这个女婴生下来,木水能保护好这个女婴还有她和周水莲吗?

“你爹在喊你!”陈旭辉看到木秀久久不回答,不由提醒她。

“嗯,谢谢陈大哥。”木秀回过身,抱起女婴,走出门前对陈旭辉道了声谢。

陈旭辉望着木秀瘦弱的身影,想到她家的情况,皱了皱眉,不过很快他就神色恢复如常,谁不可怜,木秀还有爹娘疼,他呢?这一切,都是命。

木秀抱着妹妹朝着木水发出声音的方向走去,她也暗暗打算,如果这个女婴木家的人容不下,她就带着这个婴儿单独去生活。

想到这里,木秀看了眼怀里的妹妹,小婴儿闭着眼睛睡的正香,虽然丑的像个小老头一样,可是木秀还是被萌化了。

木秀很喜欢孩子,可是她前世却一直不知为何就是无法怀孕生子,这个小婴儿此时在她怀里,软软的柔柔的,她心中升出了一股浓浓的保护欲。

木秀现在可是什么都不怕,刚才她取镜子时就发现自己的空间竟然还在,她立刻就跟吃了定心丸一样,感觉只要空间在手,一切都是小事。

木秀从小是个孤儿,生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山沟沟里,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后来她考上大学,也是各位乡亲们凑钱供她读的大学。

木秀大学毕业后就嫁到了城里,平时山里的乡亲们来城里办事,她记念着恩情,总是热心的帮着乡亲们,可是城里的前夫却总是看不起这些乡亲们,动不动就给他们摆脸色看,乡亲们淳朴,为了不让木秀为难,有什么事都再也不来找木秀了......

木秀无奈,也只能背地里偷偷寄钱寄物回山里,这些到最后也成了前夫跟她离婚的理由。

木秀辛苦照顾卧床不起的婆母十几年,等到婆母刚一咽气,前夫就提出了离婚,离婚的理由就是木秀一直生不出孩子还有将夫妻共同财产贴补外人。

离婚后木秀才知道,原来前夫在外边早就有了私生子,怪不得如此痛快的就把所有财物一分为二,只求快些离婚。

木秀气的去大闹了一场,虽然把前夫闹得灰头土脸的,但是她也被前夫一推,摔的头破血流,那血刚巧滴落在婆母去世前,感念她照顾,而塞给她的传家玉镯上......

玉镯当时就不见了,木秀从医院包扎完打了破伤风之后,回到家中当晚,木秀看到自己手腕上戴玉镯的地方有一道环形浅浅的细线,她抚摸之后,竟然发现自己好像有了特异功能,她有了一个小说里写的随身空间!

木秀发现了这个空间后,欣喜若狂,她是农业大学毕业的,当年本想学了这些后回到山里帮助乡亲们一起致富的,结果却被爱情迷了眼,最后就留在了省城......

木秀把离婚后分得的财物全都拿了出来,先去根据山里土地种植的情况,买了些最新的农业机械。

不过进口的都太贵了,于是木秀全都买的是国产的,国产的虽然没有国外的做工精良,但是胜在便宜,不然国外的一台都能要她倾家荡产了......

木秀又把剩下的钱都买了农产品日用品等一些山里不好弄到的东西,斗志昂扬的打算回山里,带着乡亲们过上好日子,没想到,她去车站坐车,结果却被迎面而来的一辆车撞飞了,再醒过来,就到了这个叫做英武村的地方。

不过,现在是1979年,木秀前身出生在1985年,她现在这算是借尸还魂?不知在七年后,还会不会有另外一个木秀存在?

木秀正想的有些头疼的时候,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木水身边。

“秀!孩子,孩子怎么样了?”木水正四处找着木秀,这时看着木秀步履蹒跚的抱着孩子挪过来,他大步向前几步,伸出手就要去接过那个婴儿。

木秀却是紧张的把抱着孩子,身子往后一缩,这个爹可是一切都是听奶奶的话,不管孩子跟媳妇受了多大委屈,总是劝她们忍让着的孝子。

“秀?”木水有些奇怪的看着木秀,她为什么往后躲?

“妹妹没事,我听大娘和奶奶说,要把妹妹溺死......“木秀打算先试探试探木水,看他是什么态度。

木水听到木秀的话后,不由眼眸一暗,他正在生产队里的安排下在打水井,结果弟弟家的小女儿木红霞跑来找他,躲躲闪闪的说家里出事了,让他快些回去。

木水一听,把铲子一扔,就赶紧往家跑去,回到家中,见到周水莲,这才知道,原来周水莲又生了个女儿,而且这个女儿一生下来就被二女儿带着躲了起来。

木水担心孩子,就出门来找木秀,结果人是找到了,可是木秀的话让他有些汗颜。

“先回去再说吧,孩子还小,你娘担心着呢。”木水挠了挠头说道。

“回去妹妹有危险!”木秀一动不动,倔强的看着木水。

“你放心,爹会保护好你们的。”木水神情坚定的表了态。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