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还也没就就了结束了——小鱼儿爱唱歌跳舞!致我那还没就就被我清出的存稿!寒风呼啸声,大雪纷飞,路上的行人也迈着匆匆的脚步往家走。惟独有这么一个女孩,她一脸通红,四只脚也不停地地在走来走去。望着面前被她了敲过无数次依然紧闭唯独有这么一个女孩,她满脸通红,两只脚也不停地在走来走去。。...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小鱼儿爱跳舞!

致我那还没开始就被我清空的存稿!

寒风呼啸,大雪纷飞,路上的行人也迈着匆匆的脚步往家走。

唯独有这么一个女孩,她满脸通红,两只脚也不停地在走来走去。

看着面前被她已经敲过无数次依然紧闭的大门,她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爸爸,爸爸,你开门呀!”

那暗哑的声音,在这空无一人的街道,显得特别的让人心疼。

可是,她依然倔强地继续着手里的动作,一边跺脚,一边用那长满冻疮的手拍打着那红木大门。

“嚎什么嚎,你跟我都没关系了,赶紧回去,赶紧回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随着一道不耐烦的声音,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爸,我求求你,你就借我点钱,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还你。”

看到男人那犹如赶苍蝇的表情,小女孩有点很受伤,从小到大她的爸爸都不在身边,看见别人有爸爸,她真的好羡慕。

“想得美,我家的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你个小丫头片子,竟然敢来我家闹,来人呀,给我把她撵走!”

就在小女孩,犟着不肯离去的时候,突然被一个女人推倒在地。

“跟一个孩子置什么气,我们进去就是。”

就在两个人打算进屋的时候,一个一瘸一拐的男人,骑着自行车赶了过来。

“囡囡呀,舅舅说了舅舅会想办法的,你怎么就这么傻?”男人从自行车上下来,赶紧抱起被推倒在地的女孩。

这丫头肯定遭了罪,浑身冰冷,脸也通红,肯定发烧了。

“哟呵,我当是谁呢?这不是罗家幺妹的大哥嘛,要不里面坐坐,我请你喝一杯碧螺春。”

“你可别嫌弃,就凭你这本事,怕是一辈子都喝不起的。”

“喝不起?刘建民,你也别在这里奚落人了,你别忘了当年我妹妹可是被你逼死的,如果不是你把她的钱骗光了,你会有今天?”

“谁说的是他逼死的?自己承受力太差,还怪我男人,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要不然我让你们在这南城混不下去。”原本已经走到院子的女人,一脸傲慢地看着地上的两个人。

“你……就是你这个狐狸精,要不是你,我妹妹也不会死!”

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男人气得浑身发抖,伸出手就想要给她一巴掌。

“有那个力气,还是去看看有没有哪一家给你们口饭吃,别在我这里讨饭。”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就看你们拿着别人的血汗钱,能够多久的安逸日子。”

人在做天在看,他就不信,这世间没有公道可言。

“你……你赶紧走,要不然我放狗咬人了。”

被叫做刘建民的男人,被他这句话气得那可是脑门子都开始疼了。

“呵呵,你放呀,你别以为你当年做的事,我们都不知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就等着遭报应吧!”

“囡囡,我们回家,舅舅会想办法的。”

男人抱起女孩,将她放在自行车上面。

一大一小的身影,在这冰天雪地里面渐渐消失。

٩◔̯◔۶

“囡囡……大哥……爸爸……”在一座小山村的茅草房子里面,有一个女孩子在喃喃自语,她整张脸绯红。

“罗小花,你给老娘起来,一个男人就至于让你丢下爸爸,丢下妈妈,丢下我吗?”

还沉浸在梦魇里面的女孩子,听到这暴怒的声音,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这真的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她的大哥女儿这会儿都晕倒了,她要想办法去救人,没想到,耳边竟然有个人叽叽喳喳的声音。

“你这个死丫头,快点给老娘起来,起来!”还没等罗小花睁开眼,身子又被人晃动起来。

飘荡了这么多年,她的身子别人根本碰触不到,这一晃,让她心肝脾肺肾都开始震动起来,胸口开始翻动起来。

“呕……呕……”罗小花整个人趴在架子床边,使劲往外吐,真的是恨不得将肚子里面的东西全都吐出来。

“我看你也是命大,这样都死不了!”女孩子一边使劲吐槽,一边用手轻轻拍着罗小花的背。

“死?我……”罗小花大脑当机,根本不明白边上的人在说什么。

只是,还没等她看清眼前,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耳边又传来了河东狮吼。

“你还想死,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死,老娘让你死不瞑目,不仅不给你置办棺材,我还会把你的尸体拿到山上去喂老哇子。”女孩子一边说话,还一边流眼泪。

因为才发高烧,罗小花浑身无力,虚弱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

模模糊糊中,她看到了一个穿着花格子衬衣的女孩,这个女孩并不算漂亮,脸是国字脸,两条又黑又亮的大粗辫子挂在肩膀两边,不仅没有显得干练,反倒把脸显得更大。

这个女孩她非常熟悉,这个可是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唐小娣,真正是人如其名,性格就像个男孩子。

只是,她记得她被她后妈嫁到了老山上去了,怎么会跟她在一起,难道……

“你不会真被我吓傻了吧?”唐小娣看到罗小花一声不吭地看着她,立马伸出手在她的额头上摸了摸。

“还是有点烧呀,也不晓得大娘有没有挖到草药。”

“小弟,你怎么在这里?”好半天,罗小花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只是,由于身体太虚弱了,说出来的话,那可是有气无力。

“我不在这里,我还在哪里,我就走了这么一会儿,你就寻死,那我要是再走远一点,那我回来是不是都见不到你最后一面了,我说你这个人也是,那个刘建民有什么好的,大娘不同意,你就不嫁呗,这从古至今,哪一个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偏偏要反其道而行,这下好了,我看你还敢不敢威胁她们。”唐小娣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咦……”罗小花只觉得她好像跟她不在一条线上面。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