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罗家虽然也不是什么富足之家,虽然由于罗大生会搞,家里的房子但是挺大的,有正房,除了偏房,后面除了灶屋和猪圈,院子里面喂的除了鸡子。正房有五间房,有三间做的卧室,除了两间,一间装粮食,一间放的一些杂物。偏房有四间房,是罗小花上面四个哥哥姐姐住的正房有五间房,有三间做的卧室,还有两间,一间装粮食,一间放的一些杂物。偏房有四间房,是罗小花上面四个哥哥姐姐住的。。...

罗家虽然不是什么富裕之家,但是由于罗大生会搞,家里的房子还是挺大的,有正房,还有偏房,后面还有灶屋和猪圈,院子里面喂的还有鸡子。

正房有五间房,有三间做的卧室,还有两间,一间装粮食,一间放的一些杂物。偏房有四间房,是罗小花上面四个哥哥姐姐住的。

不过二姐结婚后,她的房间就给侄儿住了,而侄女儿就住在罗小花隔壁的那个房间,平时二姐要是回来,就跟她住,姐夫就和三哥睡。而姨侄女儿就和侄女儿睡。

罗小花作为家里的老幺,自然而然就是睡正房,并且还是朝阳的那一面。所以,她出了自己房间,走到对面就是爸爸妈妈的房间了。

农村里面还真没有专门的杂物间,每一间房都是满满当当的,每个角落都堆满了东西。

走到爸爸妈妈的房屋,看着里面繁杂的摆设,罗小花心里还是有点酸涩,家里的境况并不好,但是爸爸妈妈对她们兄妹,从来没有什么硬性要求她们做什么。

只是,在她婚姻大事上面插了一脚。虽然最后没有用,但是父母当年也的的确确反对过,只是碍于她的坚持才妥协。

“爸,你身体好些没有?要不要让徐爷爷过来看一下?”徐爷爷就是村里的草药医生,任何人生病都是找他看。

不过,除了这个草药医生,现村里在也有了一个卫生所,只是卫生所的医生是西医,对于这打针吃药,大家都没习惯,一般身体不舒服,还是找草药医生抓点草药回来熬。

“不用了,费那些钱做什么,这人吃五谷怎么会没有个病痛,多睡会儿就好了。”转身看到是自己女儿进来,罗大生将头直接扭到了一边,但是在听到她说话后,还是起身坐了起来。

“爸,我瞧你好像还是有点难受,要不我们去看看吧,这有病就得治,不能拖的。”罗小花也觉得头疼,明明父母对她们,总是嘘寒问暖不让感冒,可是事情搁在自己身上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我没事,你让你妈给我熬点生姜水驱驱寒就可以了。还有你,也多喝点姜汤,虽然现在是夏天,但是摔下河里还是有点凉的。”

罗小花一瞬间眼泪涌了出来,可怜天下父母心,明明他认为她是自杀,但是说出的话确实说她摔进河里,这不仅是给她留了面子,更是为了她的声誉着想。

相比较叽叽喳喳的大伯娘,爸爸这才是真的爱她。

“是不是哪里疼?你赶紧回屋去,让你妈去卫生所让医生过来看看。”看到女儿眼泪直流,罗大生就慌了,一双粗糙的手轻轻帮她擦拭着眼泪。

罗小花一听,更是哭得泣不成声,真的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呀,她刚刚叫爸爸让草药医生看看,他都觉得费钱。她一不舒服,就让她去卫生所,这样的反差,她如何不感动。

“哎呀呀,这是怎么回事呀,孩子他妈你赶紧过来,慧芳,慧芳,你快进来。”由于灶屋在后面,罗大生喊了好几遍,才听到朱慧芳的回答。

“爸,我没事!”罗小花反复平息了好几遍心情,才让自己变得正常一点。

“是不是心口还疼我说了让你去看一下去看一下,你非不去,这下好了,非要受不了了才肯去。”朱慧芳可是一答应,就马不停蹄赶了过来。

“我没事,你看看花花,她好像有点不舒服。”罗大生一边说话,一边也下了床,从床榻上面拿起自己军绿色的胶鞋穿上。

“妈我没得事了,我来做晚饭,你陪爸爸去卫生所看看,我觉得他好像还是有点不舒服,别小病拖成了大病,这家里家外还需要他来主持,这要是出事了,怎么办?”爸爸可是家里的顶梁柱,这一切事务都是由他来安排。

“我自己去就是,你妈做饭就成,你还是回屋躺着。”对于自己的身体,罗大生也明白,为了不让人担心,他也决定去看看。

“妈,你们赶紧去,别吴阿姨回家去了,就我们三个人的饭,我还是搞得定。”现在正好是夏末,农活不多,大哥大嫂带着侄儿侄女儿回娘家了,三哥四哥,一个跟着别人学木匠,一个跟着别人学裁缝,回家的日子都不定。所以,今天家里也就她三个人。

“那你好生点,我们去去就回来。”卫生所的吴萍可是村里的第一批大学生,就是因为为了响应国家号召,她回到村卫生所当了一名赤脚医生。村卫生所,就设在村子离村口不远的地方,吴萍是卫生所的主要负责人。其实赤脚医生和农民一样,是没有工资的,所以,在平时没有人看病的时候,她就在田里耕种,有人要看病,她就去卫生所。其实村卫生所也是执行合作医疗制度,对看病的群众,只收取药物成本费,其他费用全部免掉。

所以,实在是有个三病两痛的,还是有不少人去卫生所看。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就算是身为罗家的老幺也不例外,罗小花从小就会做家务。

来到灶屋,闻着香喷喷的鱼汤,肚子就开始咕咕叫了起来。

不过,她可没有自私到自己喝汤,而是开始煮饭。

还没有到秋收,家里的粮食已经不多了,所以为了能够吃到秋收,平时煮饭不是加红薯就是洋芋,要不就是南瓜。

对于这种做饭的方式,罗小花再熟悉不过了。想到爸爸妈妈今天受了惊吓,她就打算做一道好吃的饭——就是土豆腊肉焖饭。

切了一小块挂在房梁上的腊肉,

洗干净后切成了丁子,再将刨好的土豆切成坨子。

接着就是烧火,由于灶门口和灶堂中间没有墙壁隔着,在烧火的时候,要是一不小心就容易将柴灰弄到锅里。但是,这种灶也方便,一个人就能搞定烧火煮饭。

当大铁锅泛红的时候,将切好的腊肉丁子放进去,接着就是放土豆,最后就是将泡了的米倒进去,水的话,就是刚好过一个指关节就成,等烧开以后,就小火焖。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