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焖米饭的过程,罗小花也也没闲着,将大提锅里面煮好的猪食,给装到木桶里面,一桶一桶提及后面的猪圈。望着两头又肥又胖的猪,罗小花不明白为什么,有一种想去去触摸的感觉。这感觉太奇葩了,因为,她赶快将猪食倒进猪槽里面,随即又提了一桶倒进隔壁的猪圈,这边看着两头又肥又胖的猪,罗小花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想去触摸的感觉。。...

焖饭的过程,罗小花也没有闲着,将大提锅里面煮好的猪食,给装到木桶里面,一桶一桶提到后面的猪圈。

看着两头又肥又胖的猪,罗小花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想去触摸的感觉。

这感觉太奇葩了,所以,她赶紧将猪食倒进猪槽里面,随后又提了一桶倒进隔壁的猪圈,这边喂的是母猪,这一次罗小花的感觉更强烈了,两只手握紧拳头,将木桶提着就回到灶屋去了。

对于这奇怪的反应,罗小花心中也是有点惊恐的。只是,她也明白,自己能够重来一次,肯定不会那么简单。只是别人都是有空间有异能,再不济丢一个奇葩系统也行,可是她呢?竟然给了一个让她想摸猪的奇葩感觉,这要是被人知道了,还不得把她浸猪笼。

“妈今天家里有客哦,做的饭咋就这么香呢?”一个大嗓门直接从院子飘进了屋里。

一听这声音,罗小花也顾不上什么,直接快步跑了出去,只是她快,还有人比她更快。

“臭丫头,你在灶屋做什么,赶紧回床上躺着,一天天好的不学,还学别人自杀,你咋就不上天呢?”罗小刚一看到罗小花毫不客气就请她吃了两个栗子头。

“哥,痛!”第一个栗子头下来的时候,罗小花就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脑袋。

“打都没有打到你,就给我喊痛,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痛?”罗小刚脸一黑。

真的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罗小花撇了撇嘴,真不知道是哪些人多嘴,让走老亲爷屋里的大哥都给回来了。

“哥,我能说我是被人推下去的,并不是自杀吗?”为了以后能够挺直背脊梁做人,罗小花决定将自己的第六感说了出来。

“被推下去的?那你说是哪个推的?我给你去找人。”罗小刚别看名字取得不霸气,他这个人可是很护犊子的。

罗家五兄妹相亲相爱一家人,从来不会内讧,无论是哪一个被欺负了,那都是全部出动,真正是打遍天下无敌手,兄妹五个在这个村里真的是可以横着走。

不过,他们五兄妹也不是那种爱无事生非的人,都是别人招惹她们了,她们才会全体出洞对付别人。

从小到大,大哥罗小刚就长得比较壮实,再加上年纪比她们都大,一直都是她们的主心骨,出了事,也是去找他。所以,从小到大,罗小花也是把大哥看成了最厉害的人。

“大哥,我已经长大了,这世上你就甭管了,我会解决的。”她已经长大了,如果一直依附哥哥们,那她永远都不会成长。

“对了,小雨和天天还在外婆家吧,你就这么回来了,大嫂没生气?还有是哪个告诉你我自杀的?”不是罗小花小看这人言的威力,但是大嫂娘家还要翻两座山才能到,不可能这会儿就传到了。

“是谁说的你就甭管了,你尽管告诉我是哪个推的你,我去找他算账。”罗小刚也是个急性子,要不然也不会为了这事快马加鞭跑回来。

“不好!”嗅觉灵敏的罗小花立马跑进灶屋。

“还好还好!”揭开锅盖,看见就是锅底糊了一点,提着的心才松了下来,这大米可金贵了,要是被糟蹋了,她妈非得把她耳朵念出茧巴来。

“妈和老汉儿去哪了?这饭是你做的?看相还不错呢!”不是他罗小刚看不上自己老妈做的饭,而是从小到大吃的都是她做的,所以说,老妈做的饭菜,他一眼就能辨认出来。

其实老妈做的饭菜还真不咋样,如今看到这色香味俱全的饭,他也忍不住吐了吞口水。

“是我做的饭,妈陪爸爸去卫生所看病去了。你是不是还没有吃午饭?要不你先填一下肚子,等爸妈回来了我们再开饭。”罗小花还是没有将自己把爸爸给气晕的事情说出来,要不然她还真的怕被大哥揍。

“那……那个刘建民过来看你没有,我听说他们现在就要返城了,你打算怎么办?”吃饱喝足第一件事,那就是关心自家妹子的婚姻大事。

不是他觉得嫁到城里不好,而是他看不惯刘建民那贼眉鼠眼的样子。

二妹就是因为没有选好对象,现在在婆家总是被嫌弃,虽然她没有跟家里人说过,但是每次回家看到她那忧心忡忡的样子,就知道她生活得不幸福。

所以,他觉得在小妹的婚事上面,不能再马虎了。

刚把鸡子喂完,以为大哥不会问这事了,没想到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

这事情她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她虽然记得她是怎么被推下河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跳河之前的事情一无所知。

“你倒是说句话呀,我们家里条件也不差,你如果真喜欢我就支持,不喜欢你就早点说清楚,别因为跟老汉儿他们置气,就拿自己的婚姻大事做赌注。”虽然这段时间,他在丈母娘家里忙活,但是对于小妹的事情,他也是一清二楚的。

爸妈要把她许配给萧家,但是小妹不同意,尤其是知道她们两个是指腹为婚的娃娃亲时,更是不同意这婚事了。后来又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哭天抢地要嫁给刘建民那个即将返城的男人。

原本他以为事情就会这么过去,没想到小妹竟然会被人推下河,这事情好像越来越玄幻了。

“哥,我都说了好多遍了,我不是自杀,我是被人推下河的,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罗小花真的是觉得头疼,看来她这一次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不是不相信,在我去你大嫂娘家之前,你不就反对这门亲事,非要嫁给刘建民了。可是,一看看,就算你不是自己跳的,但是终归是掉进河里了,他有没有来看你一下,你说这样的男人,真的值得你去喜欢?”罗小刚的婚事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觉得婚姻就是一个过程,跟谁过都差不多,但前提得是看的对眼。

“当然值得了,大哥小花喜欢的是我,我也喜欢她!”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