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听见这陌生的声音,罗小花浑身上下都散发出出一股浓浓的怒气,这个男人他居然除了脸回来。当刘明远撩开帘子进去的时候,罗小刚直接把一拳打了过去的。“你TND保护好自己的女人都保护好不了,你还谈什么结婚了,我说你,自今往前离我妹妹远一点儿。”身强力壮的罗小刚,当刘建明掀开帘子进来的时候,罗小刚直接一拳打了过去。。...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罗小花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浓浓的怒气,这个男人他竟然还有脸过来。

当刘建明掀开帘子进来的时候,罗小刚直接一拳打了过去。

“你TND保护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你还谈什么结婚,我告诉你,从今往后离我妹妹远一点。”

身强力壮的罗小刚,在身体瘦弱的刘建民面前,那就像是一座大山,将他一下子就打倒在地上。

原本还因为进屋的时候,听到罗小刚的话,不满意的刘建民,还准备找他麻烦,结果一下子被他打蒙了。

“哥,你下手轻一点!”看到被打倒在地上的刘建民,罗小花也是打了一个寒战,大哥这手劲儿,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住的。

“我说你怎么还跟那个茅坑里面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我都给你说了多少次了,这个男人不值得你喜欢,你别再跟他去瞎搅和。”

原本罗小刚还想随着小妹的意思,让她自己选择未来的丈夫,但是看到她的丈夫这么柔弱,心中的那一杆秤立马又偏了。

(σ゚∀゚)σ⁶⁶⁶⁶⁶⁶⁶⁶⁶⁶

虽然大哥的话有点不中听,但是罗小花心里觉得暖暖的,大哥太霸气了,有这么一个爱护他的哥哥,他这一辈子真的很满足了,更别说还有两个哥哥没有回来,要是他们回来了,肯定会给她出口恶气的。

很久很久以前,她就想狠狠的揍刘建明一拳是要不是这个男人,她上一辈子就不会回了,更不会拖累家人。

只要一想到在她醒过来之前,大哥和自己的女儿竟然倒在了血泊之中,她的心就揪的生疼,让她觉得难以呼吸。

对于他的所作所为她也非常清楚,要不是他一直打压家里的生意,爸爸妈妈和大哥二哥怎么可能做什么都不顺利。

都是这个男人,都是这个男人!

只是现在她还不想引起他的怀疑,就算是要跟他分手,她也要搞得他身败名裂才行。

这个男人太狡猾了,一般人根本就骗不到他,要想将他的真面目给揭下来,还要需要费很大的力气才行。

“哥我给你说了,我不是自杀,所以说这也根本就不关建明的事情。”

罗小花在说话的时候还朝着大哥,挤眉弄眼了一下,希望他不要再掺和这件事情,她有她的分寸。

“是呀,大哥,小花真的不是自杀,这件事情我到现在还有点糊里糊涂。”刘建民一听罗小花的话,立马来神了,用手捂住眼睛胆战心惊地从地上爬起来。

刘建民相较于十几年后,还是有点青涩,没有那么老成,看到罗小刚揍他,根本不知道怎么还击。

罗小刚是地地道道的农村人,从小干的就是体力活,而刘建民是城里人,从小认真读书再考大学,根本就没怎么做过力气活,罗小刚这一拳头,将他还是打得心口都一颤一颤的。

只是,他这个人会讨人欢喜,就算疼得站起来都为难,还是扯出一个最难看的笑容。

对于他的这个反应,罗小花可是心知肚明,他个这个人什么都不会,但是最能隐忍。

“对了,建民,我记得我跳水之前,我们两个好像在争论什么,旁边好像还有什么人,那你有没有看到我是被谁推下去的?”对于一跳下去的时候的场景,罗小花也记得不是很清楚。

因为当时确实也有点乱,再加上她当时好像有点头晕一样,反正怎么摔下去的,是一点点印象都没有。

虽然她是在问刘建民,但是她也知道他不可能跟她说实话。

她现在也是敲山震虎,看看能不能从他身上找到答案。

“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

刘建民这躲闪的样子,让罗小花直觉这事情有猫腻。

“不知道,你竟然敢跟老子说不知道,你今天给老子老实交代,要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罗大不像罗小花性子温婉,他的性子就属于比较暴躁的那一种,看到刘建民那样躲躲闪闪的,就知道他肯定知道一些内幕,所以说立马恶狠狠地看着他说道,说话的时候,还用力将拳头捏的咯吱咯吱作响。

“罗大哥,我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刘建明发现情况不对,立马连滚带爬朝着外面跑了出去。

那狼狈的样子,让罗小花看得满头黑线,这男人竟然这么怂。

“你看看你,这就是你看中的男人,这样的孬种也值得你跟爸妈呛?”罗小刚气得吹胡子瞪眼。

“哥,就你这样的,怕也就是我们不怕你!”罗小花摇了摇头,就他这样的男人,怕也没有几个人不怕他。

“只是,大哥就你这样,你就不怕你妹以后嫁不出去了?”

这话当然是开玩笑的,只是罗小刚还就是当真了,不过,他可没有生气。

“我给你说,我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如果想娶你,连我这一关都过不了的男人,想都别想把你娶进门。”

(´◔‸◔`)

罗小花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但是现在对于她来说,其实也无所谓了,如果嫁给像刘建民那样的男人,她还不如不嫁。

兄妹两个一起将灶屋收拾好后,就听到外面有动静了,立马就出去了。

“妈,爸没事吧?”罗小花就知道,回来的肯定是爸爸妈妈。

只是爸爸走路有点一瘸一拐的,罗小花立马担心起来了。

“没事没事,这是打了青霉素的缘故,你小时候还不是这样。”循着女儿的目光,朱慧芳就知道女儿说这话的缘由了。

“你们兄妹两个吃饭了没?小刚你回来,你丈母娘说什么了没有?她们家的活有没有忙完?”朱慧芳虽然是方圆几百里有名的泼妇,但是她却是最明事理的一个泼辣劲儿只是对于那些无事生非的人。

尤其是对自己的亲家,她更是大方得不行,就算是儿子儿媳妇儿去帮忙,她可是一点意见都没有,最主要的就是因为自家壮劳力多,三个儿子一个丈夫,婆家娘家的兄弟姐妹多,只要有事情,嘴里一吆喝,分分钟就能把事情干完。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