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许蓝尘哈哈哈哈大笑道:“我怎么记得我,这些事,你们之后像是是给我讲过呢?由其是喂你们吃的那不知道是什么的半粒‘仙丹’,莫也不是什么神仙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王二狗一拍大腿,如释重负般道:“你可算记住了点了!毕竟讲过,讲过很多遍了。虽然,你总是会忘事。陈腊梅紧张道:“大师兄,你今日吃药了吗?”。...

许蓝尘哈哈大笑道:“我怎么记得,这些事,你们之前好像是给我讲过呢?由其是喂你们吃的那不知是什么的半粒‘仙丹’,莫不是什么神仙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二狗一拍大腿,如释重负般道:“你可算记住点了!当然讲过,讲过很多遍了。但是,你总是忘事。睡一觉,就什么都不记得了,还不好好的按时吃药!”

陈腊梅紧张道:“大师兄,你今日吃药了吗?”

许蓝尘拿掉嘴里叼着的符纸,很是无奈地长舒了一口气后,有气无力道:“吃了!”说完,余光偷偷瞄了一眼身边的两位师弟,像是怕撒谎被拆穿。

陈腊梅扶着自己的胸口,可算松了一口气。解释道:“吃了就好!你是不知道,自己不按时吃药,发病时,有多可怕!如狂魔一般,嗜血成性,乱咬人!”

许蓝尘瞟了他一眼道:“我不记得!”

王二狗和陈腊梅你一句,我一句,喋喋不休地讲述着许蓝尘发病时的疯魔状态!完全忽略了许蓝尘刚才提到的“神仙泥”。

下方破庙内,总是话不多,闷闷的李程霏走到一处破了的屋顶下,抬头对着他们几个,不急不慢道:“师父的悔过书,写完了!”

许蓝尘翻身坐起,一拍王二狗和陈腊梅的肩膀道:“走,下去看看!”说完就自己先跳了下去,王二狗和陈腊梅紧跟其后。

许蓝尘进屋后坐在火堆前,反复瞧看着凯旋真人的悔过书。看着看着一阵冷风吹过,吹熄了房间内升起的篝火。他借着月光低头去查看,原来柴已燃尽。又是一阵冷风灌了进来,吹得许蓝尘更加清醒。

抬头看看这间四处漏风的破庙后,又转头望向庙内一处角落。那边地上躺着他的三位师弟,此刻手脚相互交织缠绵,睡姿堪称完美的堆叠取暖,为他们本就拮据的生活,省了不少炭火钱。

而跪着的凯旋真人,也已经困倦难忍,便将脸贴在身边的柱子上,留着口水呼呼大睡了。

他只得自己起身,走去房外捡些干柴回来,添些柴后将篝火再次点燃。

照进破庙内的月光,被头顶的树影不断摇晃着。三位师弟的鼾声伴随着肚子饿得咕咕叫之声,一浪接着一浪,配合着寒冬腊月冷风的呼呼声,完美中的完美,充分诠释了什么叫穷困潦倒。

这半年的生活,许蓝尘真是想写一万个悔恨二字,贴在自己的脑门上。自己当初为什么?要说那句:“我要做大的!”

这悲催的火坑生活就是从这句话开始的。

比起他那个与本人的气质相貌着实不配的原名,他觉得自己身边现在的这位师父和三位师弟,与自己更不相配!这天地间的因缘,是如何做到将自己与他们搅合在一起的?

听说想当年,自己是吴家的大少爷,躺在舒适的县令府内,身边一群随叫随到的仆从,殷勤的端茶送水,捶腿捏背。可如今?哎!自己不仅要养活自己,还要养活这群废物!

据许蓝尘(吴德)的父母讲述,当年的情况是这样的......

在一个乌云漫天的午后,突然间,天空一道惊天炸雷,狂风席卷而来。这天空的异象看似是个不祥之兆,可是恰恰相反。待所有人都以为要来一场大暴雨时,等来的却是一个婴儿的哇哇啼哭之声。哭声嘹亮,感动满天神佛!

旋即,乌云退散,狂风戛然。蔚蓝的天空中蓝的没有一丝白云,如一片汪洋般,绽射着祥瑞中的祥瑞,此景必是天降奇才。吴家众人欢呼雀跃,都挤来吴县令身边作揖道喜,恭贺其喜得贵子!天降灵儿!

许蓝尘(吴德少爷)就这样,出生在一户自称是世代书香门第的人家,据说家族中,代代都有后辈能入朝为官,曾经还有位先祖当过丞相。听这家谱,可谓是高门显赫,万古留香。

这时,空中来了位白发苍苍的灰袍驾云仙者。待他落地后,对吴县令和吴夫人恭敬的行了个礼。

吴县令和一众人等慌忙也对着仙者回礼,正要询问仙者为何而来?

灰袍仙者率先一派俨然地将拂尘甩上臂弯,走上前来开口道:“此、此、此子,天天天命,所归、归归,必必,必入,大大,大道。本仙,授~授命,上苍,度他,破破破除,劫劫劫难,飞升,成.......”

这段话还未听完,许蓝尘的父母都是单手紧压自己的胸口,只觉得自己的胸口憋了一口气,再不喘过来,怕是要当场呛翻过去了!

许蓝尘的家父吴贵一脸气恼之色,迅即抬手打断此人,高声喝斥道:“停!这位道长,你觉得我们夫妻二人像傻子吗?”

那道人忙辩解道:“不,不不、不错,了!”他话还为说完,好似还要表达什么。

只可惜口吃这种毛病,越是心急越是说不出来,表达的意思好像还有些火上添油之意。

吴贵抬手招呼一众家丁,高声命令都集聚过来,火冒三丈地喊道:“来人,轰出去!快把他给本官轰出去!”

一群家丁举着棒子,就将凯旋真人往外轰。

吴贵奋力地从众家丁中挤上前来,探出半个身子,一边用手指戳着此人的鼻子,一边又怒斥道:“你这个骗子,骗到本官头上来啦!本老爷叱咤纵横官场多少年了,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你这样三脚猫的功夫,还敢来冒充仙者,你若是仙,本官还是天尊呢!快把他轰出去,有多远扔躲远!”

话音刚落,乌压压一片就将凯旋真人压在了最下面。

半晌之后。

这位凯旋真人,人就被抬着扔到了城门口。可他会些法术,一转身就又回到了县令府门口。而那些刚才抬着扔他出去的的家丁,还在赶回来的路上。

吴县令只好再派些人手,再扔一次。

一来二去,凯旋真人依旧赖在县令府的门口不走。

于是,吴县令一上头,就命家丁泼了他一盆凉水。凯旋真人整个人是被浇得透心凉,却并没有浇灭他那颗信念执着的心。

他转身就在县令府大门外的道路正中,紧挨着府门处,搭建了堆柴草窝棚。几番纠葛,众人只得眼睁睁的看着他赖在此地。本想着他许是住几日就走了,谁曾想,这个住几日的“几日”是十七年!

起初这个窝棚很符合它的名字,可是住的久了,添添补补,越堆越高,越建越宽。十七年下来,如今已经发展到,若不费些事绕过这个巨大的窝棚,找不见县令府的大门。

头几年,吴县令也想过动用些武力手段,将他驱赶出此地。比如强行拆除窝棚,或者放把火烧了它。然而这两个方案好似都不太可行!

强行拆除吧!凯旋道长毕竟是半个仙者,施个法,布置个禁制。他安心的住在窝棚内,外面这些凡人也是无计可施。

放火烧了吧!可是这窝棚如今像一个大柴火堆一样,就这样堆在县令府的门口,此行为无不像是要火烧县令府。

如今竟然还发展到在此收徒,这是要开宗立派的意思?窝棚派?

窝棚派的掌门,凯旋真人带着门下三名亲传弟子,每日夜深人静时潜入县令府混吃混喝(偷吃偷拿)。吴县令是倍感头疼,这凯旋真人若是个妖,还能请个道行高深的法师收了“它”,可他不是!他若是个凡人,也能关了他,可他也不是!无计可施,也只能放任他,在此继续壮大自己的窝棚派!

在许蓝尘的记忆里,之上的这些事,都是听旁人转述。他自己有明确的记忆,是从那日被毒蜂精咬过之后,睁开眼的一瞬间开始算起的。

他从昏昏沉沉中渐渐清醒,感觉自己口中有浓烈的甜腥之味。隐隐听见自己身边闹哄哄的,一群鬼哭狼嚎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个清爽的少年声音。他微微抽噎着,声音颤抖的说着什么?接话的这些人的声音,很多听着还挺耳熟!

又是一阵乱哄哄后,出出进进的脚步声更是急促。

片刻之后,房中安静了下来。许蓝尘懵懵晕晕的睁开了眼睛,视线从模糊中慢慢变得清晰,扫看周围一圈,自己床边黑压压的挤满了脑袋。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各各长得有些,让人难以形容。

一个爆牙的妇人坐到床边来,笑得像不怀好意,刚要开口。

许蓝尘却先开口试探道:“你?谁呀?你笑什么?”他本想着,看这妇人的年龄,和她此刻的行为,应该?可能是自己的某位亲属吧!

那爆牙妇人听见许蓝尘声音洪亮,思维清醒,兴奋地大笑起来。本来就包不住的牙齿,在她夸张的笑容下,双唇张得更大,爆牙也就呲的更明显了。

许蓝尘看看她的表情,哎地轻叹一声,看来自己是猜错了!怕是仇家的人。

他忽觉得自己半张脸上,酸麻疼痛之感,引得耳鸣嗡嗡作响,头脑中的记忆也全都变得模糊混乱。抬手轻拭自己感觉疼痛的那半张脸,这一摸!他惊得双眸大睁!

什么鬼?怎么肿的像多长了半张脸一样?慌忙起身下床,推开围堵在周围的众人,在房内左顾右盼寻找镜子。

转身走去铜镜前,细瞧自己的脸究竟怎么了?

看见镜中的自己,披头散发。抬手撩开散在脸上的头发,只见自己嘴角带着血渍,白净的云袖长衫上也沾染着血渍。再瞧看,一半英潇俊美的脸,一半肿的像猪头的脸!惊得自己一个踉跄,指着镜中自己的样子问:“究竟发生何事?”

房中一片安静,无人回话。

他细细回忆,可却没有任何记忆。

片刻之后,许蓝尘随手将头发一拦,束了起来。低头在镜台上寻找发簪,可是却没有?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