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他问了自己的师弟才明白,他们了出川乐城后,吴县令派人来送去一辆马车和财物等东西。刚下路时,许蓝尘是每天躺在马车内看书学习疾行,到再后来坐在马背上疾行,一直到马也被凯旋而归真人卖了,他才忽然发现像是有什么不对劲儿?这日,许蓝尘终于等到不能够忍了,一把将凯旋而归真人从市场上刚上路时,许蓝尘是每日躺在马车内看书赶路,到后来坐在马背上赶路,直到马也被凯旋真人卖了,他才发觉好像有什么不对劲?。...

他问了自己的师弟才知道,他们了出川乐城后,吴县令派人送来一辆马车和财物等东西。

刚上路时,许蓝尘是每日躺在马车内看书赶路,到后来坐在马背上赶路,直到马也被凯旋真人卖了,他才发觉好像有什么不对劲?

这日,许蓝尘终于不能忍了,一把将凯旋真人从市场上捡回来的菜叶,扔到他头上后,质问道:“这是修行?还是行乞?”

陈腊梅唯唯诺诺的嘟囔道:“大师兄你又不干活,白吃还挑食。”

许蓝尘侧首余光冷凝。

陈腊梅知趣的闭嘴,很是有远见的旋即倒戈,溜溜地就跑来蹲在了许蓝尘的身边,明确自己的态度,殷勤地为大师兄捶着腿。

本来几位师弟对许蓝尘没什么期望值,毕竟师父也不怎么滴。

可从两件事后,心中的天平压倒性的全都向着许蓝尘了。

第一件,是路过一个小村庄,村民被一戾气很重的恶鬼滋扰数月,请了很多法师均是无法降服,正巧被路过的他们遇上了。

凯旋真人本觉得一只小鬼不足为据,可谁知这恶鬼错点就要了他的命。

就在危机关头,他身边的许蓝尘,在空中随便画出一个符印,随即往出一打,正中恶鬼面门。这恶鬼便被打得化作了黑色的烟雾,消散不见了。

村中人各个直呼法师神通广大,法力无边。

几人本想着他许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巧合而已,或者是这恶鬼之前就被重伤了。反正过程如何,已经不重要了,谢礼是全装进他们口袋了。

而第二件事,是途径诀燎宫所在的青炉城时。

一名被诀燎宫捕获的魔族,因小徒弟看管不慎,还未押送回宫,就在青炉城的大街上被其逃脱。他在街上四处伤人,押送其的小弟子均不是对手。狼狈不堪时,有弟子已经传信回去,请宫内的长老前来相助。谁知那魔族转头竟冲着许蓝尘他们的马车而来,凯旋真人和三名师弟丝毫不带犹豫,迅速跳车而逃。

可许蓝尘此刻正在车内昏睡,对逼近的危险毫不知情。

车帘倏地一晃,那魔族就钻进了车内。

众人见状一片安静,都瞪大了眼睛远远瞧看车内情况。

等了片刻,发现车内死一般的沉寂,没有半点打斗或者其它的声音。

于是几名诀燎宫的弟子迅速持剑将车围在中间,以防那魔族之人再次借机逃脱。

又等了半晌,一名诀燎宫的弟子壮着胆子缓步靠近,走上前用手中的剑将车帘挑开。却瞧见车内并无什么魔族之人?只有许蓝尘一人,依旧躺在那里熟睡。

此事之后,凯旋真人已此车不祥为借口,将它马车卖掉了。实则是手头拮据!

许蓝尘转头又问道:“本少爷的马车呢?”

陈腊梅看看一脸心虚,手心冒汗的凯旋真人,回头谄媚的笑道:“大师兄,你又忘了?那马车上个月就让师父给卖了。”

许蓝尘一怔,又问:“车卖了?那马呢?我怎么记得昨晚我还趴在它背上睡觉呢?”

王二狗接话道:“这个是半个月前的事啦!当时师父就想着卖马来着,结果大师兄你搂着马脖子不松手。本来那天说好了睡客栈的,可是你死活不松手。那小二又指着马,对我们说,‘畜生放在后面畜生棚去,不能进房间。’你看这房钱都付了,你又不松手,我们也只好当时让你在畜生棚住了一夜。”见许蓝尘回头怒瞪自己,又忙道:“都是师父的主意,我们劝不住!”

凯旋真人抬手指着他们几人,哭道:“逆逆徒,呜呜呜呜,逆逆逆徒!”

许蓝尘思索着不断回忆,又问:“那马车什么时候被卖的?”

陈腊梅捂着嘴偷笑后,讲述道:“话说,那也是个月黑风高之夜......”半晌之后,陈腊梅总结道:“就是那次你逼师父写悔过书后,第二日他就把马车卖了。”

许蓝尘冷冷的杀意目光落在凯旋真人身上。

凯旋真人瑟瑟发抖着缓缓转身,慢慢挪动脚步,向窗边靠去。随时准备翻窗逃跑,即便跑掉的可能性不大,但还是要挣扎下。

王二狗力挺道:“从今以后,我们都听大师兄的!”顿了顿,看看许蓝尘神色,又道:“大师兄您说,我们今后怎么办?”

许蓝尘一个手势发号施令道:“把他给我吊起来。”

王二狗和陈腊梅带着瘆人的奸诈笑容,嘿嘿嘿嘿地抖着肩走向凯旋真人。

凯旋真人伸着手,惨痛的哭喊道:“霏霏,救救、救救、救我!”

李程霏继续着自己的伙夫工作,完全无视,不参与,听安排。

“二二狗,救我!”

“有心,没胆!”王二狗抬眼一瞥身后的许蓝尘道。

“呜呜呜呜,腊梅梅,救我!”

“无心,更没那个能力!”陈腊梅很是委屈道。

王二狗和陈腊梅私下嘀咕道。

“你说大师兄是好了吗?”

“我看没好全,还颠三倒四分不清时间,也分不清发生过的事,他问过没问?”

“不过,好像能凑活算正常了吧?”

“我看够呛。”王二狗把手一抄,翻眼瞧着陈腊梅。

凯旋真人被高高的吊在半空,许蓝尘,王二狗和陈腊梅三人坐在下面。

几人商量了少许之后,许蓝尘决定道:“建个道观,安定生活。”

凯旋真人无权发言。不过,怕是插不上话,都是口吃害得。

要建道观,钱财是少不了的。可看他们几人这行乞生活,如何能有钱建道观?

许蓝尘想了想后,道:“不如咱们回去吧!跟着刘仙姑挤在她的道观内,凑合凑合吧!正巧,那道观不是还供奉着我的神像嘛!”

李程霏泼凉水道:“供奉的是没有雕刻脸的南斗仙君!”

许蓝尘装作没听见。

可凯旋真人听说了这件事后,哭哭闹闹就是不愿前往。磕磕绊绊地表达道,那刘仙姑对自己贼心未死,此去必是羊入虎口。

几位徒儿私下一商量,凯旋真人的意见不重要,绑了他回去。回去的路上,他要是想寻死觅活的闹,不如明日就找个集市,称斤卖了吧!全当给他们几个筹措路费。

凯旋真人哭的更是悲催了!

几人本是要往回走,可是秋高气爽的季节,却漫天风雪,他们也是好暂时停歇在这间破庙内,待风雪停后,才好继续上路。

……

这几日许蓝尘并未服药,只因前几日手一抖,将药瓶中的药丸洒了大半。他看着掉进稀泥中的药丸,觉得若是每日减量,或者隔几天再吃?应该影响不大。于是用脚将掉在泥里的药丸,再埋深些,免得被人发现。

谁知停了药后,记忆中模模糊糊的碎片清晰了许多。

正在他还要多回忆些时,就见自己面前刚才熄灭的火堆中,几丝火星突然变成了绿色。随即屏气凝神,感知周围异样。

阵阵阴森的鬼气从门外飘了进来,旋即翻身站起,来到门口查看。

四下环顾一番,发现西边殿上方的空中,本是幽暗平静的夜空上,此刻漂浮着几缕扭曲流动的绿色鬼气。

迅即转身回屋,抬脚踢踢王二狗和陈腊梅,见他二人睡眼朦胧的望向自己,悄声道:“起来,西边有动静了。”

王二狗和陈腊梅精神一震,疲态竟消。腾地一下翻身爬起来,随着许蓝尘放轻脚步,朝西边殿外摸去。

几人刚到西边墙根站定,就见黑暗处两个人影,低头窃窃私语说着什么?

许蓝尘一个手势,王二狗和陈腊梅便悄声往另一侧而去。几人准备前后包抄。

他则放轻脚步,缓缓靠近两人身后。细听他们的谈话内容......

“陶叔,今夜要不还是算了吧!”

“既然已经开始怎能停下来?”

“若不将东西再原路送回去?”

“送回去?若有个好歹,你我二人岂不是要大祸临头?”

“那你说该如何?”

“不若今夜就,谁?”此人正要回头,许蓝尘抬腿一脚,将他踹倒在地。旋即两步上前,一脚踩在他的胸口,将他制伏。

月光下看清了他的容貌,正是那位小胡子的中年男人,陶叔。

另一人见状,转身从西殿后的另一侧就要逃跑。王二狗和陈腊梅早已堵在了那边,提着他的领子,将他揪了回来,道:“让我瞧瞧清楚。”定睛一看,是众人口中的带头者,姚老大!

王二狗提着瑟瑟发抖的姚老大,问:“大师兄,另一个是谁呀?”

许蓝尘余光一瞟脚下踩着的人,笑道:“还能是谁?两位装好人的伪善人呗!”

陈腊梅道:“姚老大和陶叔?”

几人正要询问,却听屋内突然传来刺耳的尖叫声。

许蓝尘转身将陶叔提起来,一把塞给陈腊梅,道:“绑结实了带过来,我先去看看。”说完,便先一步朝西殿正门跑去。

西殿内黑漆漆一片,里面的篝火不知何时已经被熄灭了。

他到了门口,便听见里面一阵嘈杂之声。抬手推门,门却被从里面扣住了。许蓝尘一边用力地砸门,一边喊道:“开门!不想死的快来开门。”

殿内有人颤声回道:“不是我们锁的,尸体,是尸体,他在门口呢!”

许蓝尘抬腿对着门用力地踹了两脚,却依旧纹丝不动。正巧此时,王二狗和陈腊梅,绑了那两人来找他汇合。

“符纸拿来!”许蓝尘伸手问王二狗要镇鬼的符纸。

他旋即从自己怀中摸出一张黄底朱字的镇鬼符纸,递给许蓝尘。

许蓝尘接过后,拈在指尖,对着符纸念了几句咒语,便将它往出一抛,待符纸从门缝滑了进去后,便是一句有力的:“开!”

然而大门依旧没有反应,里面的人此时不断发出斯喊之声。

听脚步声,像是在躲什么东西?

“蓝尘!”闻声回头瞧看。李程霏也已经赶到了这边,此刻他抬手将一把斧子扔了过来:“接住!”

刚才几人起身出门时,他就已经发现情况有异。于是叫醒了凯旋真人后,自己也赶了过来。

许蓝尘伸手一接,转身对着殿门上方的薄弱部分就是一阵劈砍,三两下就在门上砍出了个半扇窗大小的破洞。王二狗和陈腊梅也上前来帮忙,将绳子从外面放进去,套在尸体头上,用力往边上一挪后,两人抬脚对着门,猛地一踹。

“砰”的一声,大门就被踹开了。

黑漆漆的大殿内,一阵奇怪的腥臭味,瞬间扑面而来。

几人迅速抬手遮住口鼻。

许蓝尘旋即从怀中摸出一张引火符,抬手拈在指尖,轻轻一抖,将符纸引燃。

“嗖”的一声,他手中的引火符就朝殿内深处飞去。

火符飞过的空间,依稀照出了里面的些许情况。

王二狗旋即顺着火光照过的位置,施法一指,篝火噼里啪啦的重新燃了起来。

殿内惊恐万分的众人,此时借着火光看看周围后,渐渐安静了下来。

许蓝尘走进来后,将手中的斧子随手丢在地上,询问:“究竟发生何事?”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后,都是对许蓝尘摇头。

他只得呵的一笑后,无奈道:“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喊什么?跑什么?”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