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看见了元妃带着一群人,正往石桥这边走,木蓝心急道:“公主,我们要切记找地方避避?”“不需要,我猜,回来的仅有我母亲。”公主目不转睛的盯着人群。元妃并不想晁美人的命,她只但是是,对圣上把最靠近了自己寝宫的明义殿,分派任务给了晁美人,则表示深深地的非常不满。听元妃并不想要晁美人的命,她只不过是,对圣上把最靠近自己寝宫的明义殿,分派给了晁美人,表示深深的不满。。...

凤啼长安

推荐指数:10分

《凤啼长安》在线阅读

看见元妃带着一群人,正往石桥这边走,木蓝着急道:

“公主,我们要不要找地方躲躲?”

“不用,我猜,过来的只有我母亲。”公主目不转睛的盯着人群。

元妃并不想要晁美人的命,她只不过是,对圣上把最靠近自己寝宫的明义殿,分派给了晁美人,表示深深的不满。

听到说话声,蹲在渠边的绿萝,“噗通”一声,跳了下去。

水渠宽三丈,因为渠底堆满了淤泥,若是不陷下去,水深不足一人高。萱儿细看,绿萝并没有生命危险,她只管扑打着水面叫“救命”。

李萱儿的拳头攥得紧紧的,分辨着母亲的身影。

果然,赵合义跑过去说了什么,晁美人惊叫一声,朝渠边跑过来,赵合义和两个小太监紧随其后。

就在赵合义要帮着晁美人挤过花墙的时候,李萱儿冲到桥上,向母亲连连挥手,喊道:

“母亲!有个宫女落水啦!快叫人救她!”

晁美人看见桥上的萱儿,明显吃了一惊,对后面的太监说了两句,自己转身向桥上跑去,焦急道:

“萱儿,你没事吧?母亲听说,掉下去的是穿着青色襦裙的女子,还以为是你……”

“我正在瞎逛,听到有人叫就过来看看,刚好看见您跑过来。”李萱儿扶着母亲,朝救上岸的宫女走去。

“怎么这样不小心?采个花都能掉水里?怎么不淹死你?赶紧滚回去......”

赵合义没料到,公主会突然出现,只恨他还没来得及把晁美人推下去。只好先把绿萝捞起来,就着骂了一顿撒气。

绿萝低头含胸,用手臂尽量遮挡着,湿水之后一览无余的身体,听到赵公公呵斥,正想往殿里走,公主却拦住了她:

“且慢。”

李萱儿回头从木蓝手臂上取了披风,亲自过去给绿萝披上。

木蓝这才知道,出门前,公主让她带上披风,原来是有这个用处。公主……也太料事如神了吧?

只听公主漫不经心的问:“你是长安殿里的宫女?”

“是……”

“不是!”赵合义见公主这样问,正想替她否定,可绿萝已经答了出来。

“你说不是,她却说是?”李萱儿似笑非笑的盯着赵合义:“难道她不知道自己是哪个殿的?”

赵合义却不以为意,他根本没把一位公主放在眼里:

“先前是,很快,她就不是了。这是元妃宫里的家事,奴劝公主少管闲事。”

李萱儿见元妃带着众人已经走了过来,便抬高声音道:

“这个闲事,我偏要管!我问你,长安殿里的婢女,本季穿的都是桃红,为何你却违反宫规,穿着不能识别身份的青色?难道是要冒充什么人,做见不得人的勾当?”

“没有!奴婢没有!”

绿萝急忙否认,可穿青色的原因,她也不能说啊。

赵合义忙上前道:“定是这婢子不老实,偷了谁的衣服,怕被发现,便躲在这里。来人!拖下去给我打死!”

“大胆!”

李萱儿反手就是一巴掌,扇在赵公公的脸上,怒斥道:“我几位母妃在此,天朝后宫,可由不得你一个阉奴定生死!”

公主这一巴掌,把所有人都吓住了:这真是承欢殿的温文尔雅、不管闲事的万寿公主?今儿才及笄,就像变了个人......

只见她转身向元妃,正色道:

“元母妃,我父皇以仁德治天下,您协助太后管理六宫,定不会发现异常,查都不查。若她有罪,再杀不迟;若她无罪,错穿衣裳,罪不至死。”

元妃心里就像豆豉煮醪糟,真不是个滋味:

本以为戏弄晁美人是件小事,没想到半路杀出个李萱儿,现在要查,不就查到自己身上了吗?

赵合义虽是个欺软怕硬的家伙,但这个时候,他哪能让元妃下不了台?

他连忙腆着脸上前,替绿萝扯扯贴在身上的披风,挤眉弄眼的赔笑道:“奴也是气急了说这一嘴,您看,有公主您的披风护着呢,哪能就打死了去?”

李萱儿不由分说,上前又是一巴掌,骂道:

“死狗奴!我堂堂天朝公主的衣裳,哪由得你个贱奴乱摸?岂不是让我没脸?”

她清楚的看到,赵合义虽跪在地上,却悄悄握起了拳头,心里不由得暗暗冷笑。

元妃脸上白了又红,红了又白,心里更是翻江倒海:

我竟瞎了眼,没看出大公主还是个悍妇。你打我的人,不也是让我没脸?晁美人是个软柿子,生个女儿却成了母夜叉。

可她毕竟是大公主,是圣上最宠爱的女儿。这两巴掌下来,别说周围的奴婢,就连几个淑人、才人,脸都被打绿了。

连元妃都没面子,以后谁敢惹她?别说她,就连她母妃也不能惹。

“赵合义,你竟敢冲撞大公主,罚你到御马房喂马半月。绿萝,下次再有错,一并受罚。”

元妃面不改色说完,见大家都尴尴尬尬,便道:“我看各位姊妹都乏了,不如散了,各自回宫歇着。”

众人散去,萱儿搀着母妃慢慢往明义殿走。

两人沉默了片刻,晁美人拿起萱儿扇巴掌的手,轻轻摸了摸,问她:

“疼不疼?”

萱儿摇摇头,只微笑着看自己母亲。

“从没见你发这样大的火......我知道,你是恨他们故意骗我到渠边,难道他是想趁机推我下去?这渠水也淹不死人,何苦......”

晁美人叹了口气,拍拍萱儿的手背说:

“天朝皇室,从你祖君开始,就不立皇后,说是不希望皇后管他亲近嫔妃,其实,他是不希望再有女人,如武后、韦后般出来夺权。

后宫里的女人,生了儿子位份也不高,只有没子嗣的赵氏,这回升了妃位。她能甘心吗?隔三差五给我们找些麻烦,也不是大事,忍忍就过去了。”

李萱儿知道母亲是担心她闯祸,轻声答到:“女儿知道了。”

她比她母亲更清楚的是,今天这件小事,并不足以将赵合义置于死地,但她已经成功激怒了他。

一个人只要发怒,那他就有了致命弱点。

她记得,过不了多久,柳婕妤就会因犯了宫规,被打入冷宫,元妃会趁机,将婕妤六岁的儿子,昭王李汭接养在膝下。

李萱儿前世并不知其中原因,出嫁后,更没有关心,柳婕妤为何在冷宫悄悄死去。

这一次,她要找到事后真相,她坚信,这一定与长安殿有关。

她不仅要灭了赵合义,更重要的是:

九郎李汭,将来应是阿兄最好的帮手,而不是觊觎他的皇位。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