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机动装甲碎片怎么能换钱呢?虞遥会是饿疯了吧?”“虞遥自小脑子就不金光,跟她大伯家的堂姐虞玫儿真是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精神力d级,你能不指望她有什么出息?也就一张脸也可以看一看,人家虞玫儿但是精神力a级步入联邦军事学院的!因为未来前途可大着呢!对于真心待自己的人,虞遥也不会吝啬自己的真心:“。...

“机甲碎片怎么能够卖钱呢?虞遥不会是饿疯了吧?”

“虞遥从小脑子就不灵光,跟她大伯家的堂姐虞玫儿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精神力d级,你能指望她有什么出息?也就一张脸可以看看,人家虞玫儿可是精神力a级进入联邦军事学院的!未来前途可大着呢!”

几个妇女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看向虞遥的目光藏不住的鄙夷。

对于真心待自己的人,虞遥也不会吝啬自己的真心:“

琴姨,您放心,我不会累到自己的。”

吴琴惊讶于虞遥的谈吐,平时虞遥胆小又自卑,和人说话像蚊子哼哼。哪里像现在这样落落大方,一双晶莹剔透的眼眸活像碾碎了星河。

“遥遥,你听琴姨的话赶紧回家吧,机甲碎片真的卖不了钱,你如果缺营养液晚上就来琴姨家!”

在物资极度匮乏的蒙德小镇,给予营养液的行为无异于雪中送炭,这是极大方的赠与。

虞遥心中划过一阵暖流:“我不卖机甲碎片,我是来收拾这块田地开荒的。”

“开荒?!”吴琴睁大眼睛,满脸不可思议“遥遥你疯了吗?我们的土地根本种不出粮食!”

开荒这种行为在星际是荒诞滑稽的。

“天啊!虞遥这是疯了吧?居然想要开荒?她是要种粮食吗?简直是太离谱了!”

“虞遥真是脑子不灵光,缩在家节省体力还能多活两天!

“我听说虞遥已经欠债一万星币了!她绝对是想不开了!”

“虞遥的哥哥这么多年了都没个信,不是死了就是根本不想认这么蠢的妹妹!”

“虞遥前段时间不是把自己的房子给了她大伯一家吗?要我说虞遥那蠢货住着房子都是浪费,就应该把房子留给天资聪颖又懂事的虞玫儿!政府就应该出台废物肃清计划,她那种垃圾早就该去死了,呼吸空气都是浪费!!”

“一天天脑子不正常,父母被她克死了不算,她哥也被她祸害的生死不明!”

无数难听羞辱的话涌入耳朵,虞遥感觉得到自己的心脏在急促的跳动,鼻间甚至有些酸涩。

这些是原主遗留下的情绪。

天生敏感自卑的原主一直生活在被压榨被攀比被辱骂的环境之下,巨额债款是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她活得太累了!

虞遥安抚的将手放在急促跳动的心脏之上。

我知道你受了很多委屈,你放心,我一定会代替你好好的活下去!让所有伤害你的人都付出代价!

心脏跳动逐渐平稳下来。

虞遥的眼睛微微下垂,是很无辜的狗狗眼,只是此时她的目光太过锋利,以至于人们只能注意到她眸中凝结的冰霜。

“你们家住海边吗,管的这么宽?我收拾我家的地管你们屁事!帝国法规定造谣生事是要付刑事责任的,如果很闲我不介意送你们去帝国监狱坐坐!”

长舌妇中为首的是佩靓,平时说话就没有分寸,怼天怼地对空气。仗着自己的儿子在蒙德小镇做警卫人员就越发胡作非为。

佩靓和虞遥的大伯母苗四慈私交不错:“虞遥,我们说你都是为了你好,你整天就会整这些幺蛾子,土地根本不可能种出粮食,开荒有什么用?你不学学你堂姐虞玫儿,人家可是烹饪师!未来是要赚大钱的!”

星际自然食物稀少昂贵,基本只在贵族阶层流通,烹饪师随即也成为了一种极崇高的职业。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