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还挺有求生本能意志。’沈未白的眸光,在那双手上迟疑了几秒。这孩子,定是是落入水中后,拼命地游到岸边,呛了水,没了力气才难以摆脱水面,而非常强烈的求生本能意志,让他在昏过去的之后,还不忘把握住身边的救命杂草,省得身子再度跌落湖中。‘貌似有些相同。’沈未白垂眸沉这孩子,定然是落水之后,拼命游到岸边,呛了水,没了力气才无法脱离水面,而强烈的求生意志,让他在昏过去之前,还不忘抓住身边的救命杂草,免得身子再次滑落湖中。。...

‘还挺有求生意志。’沈未白的眸光,在那双手上停顿了几秒。

这孩子,定然是落水之后,拼命游到岸边,呛了水,没了力气才无法脱离水面,而强烈的求生意志,让他在昏过去之前,还不忘抓住身边的救命杂草,免得身子再次滑落湖中。

‘倒是有些不同。’沈未白垂眸沉吟。

普通的孩子,被人坑害跌入水中,惊慌之下根本没法自救。

而眼前这个,不仅自己游上来了,还用行动表达了自己想要活下去的决心。

或许,是这么一个动作,触动了沈未白。

她放弃了之前的打算,转身回来,向那孩子走了过去。

一步的距离,也就是一瞬而已。

尹千梧这具身体的力量不大,沈未白只能将双手伸入孩子的腋下,将他拖离了水面。

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却废了沈未白不少力气。

不仅是因为小孩泡了水,身体发沉。更是因为,他攥着杂草的双手增加了阻力。

等沈未白将人拖到岸边放平的时候,小孩双手中还攥着被拔出的杂草,草根上还拖着泥。

‘好漂亮的孩子!’将人翻过来后,沈未白也看清了这小孩的样貌。

即便被湖水弄得狼狈,双唇发青,脸色惨白,但也无可否认,他的五官极其的精致漂亮,尤其是那浓密而长的睫毛,真的让沈未白嫉妒了。

“一个男孩子,长那么漂亮干什么?”沈未白心里不爽的嘟囔了一句。只看了一眼,她就注意到男孩的五官不仅精致漂亮,而且轮廓比起一般人来更深。

用她那个时代的话来说,就是混血儿,洋娃娃。

这个时代也有混血儿吗?

沈未白脑海中这个念头一闪而过,没有继续纠结在小男孩漂亮得令人妒忌的相貌上。

她单膝跪在地上,左手绕过男孩的脖子,将他微微扶起来,靠在她的臂弯,右手食指弯曲,用弯曲的骨节处,快速而精准的在男孩的胸口上点击了几下。

‘噗……’

昏迷中的男孩,在沈未白出手之后,张嘴就吐出了被喝下去的湖水。

“咳咳……咳咳……”男孩猛烈的咳嗽起来。

男孩醒了过来,他挣扎着想要睁开眼睛,但是身体的虚弱却让他使不上力,就连眼皮也很沉重。“姐姐……你……仙子……”

他只能依稀看出救他的人,是一个年龄不大的姐姐。

阳光,从她身后洒下,让她浑身沐浴在金光之中,虽然看不清五官,但是他却觉得她像仙女一样。

男孩的话还未说完,就又昏了过去。

沈未白也根本没听到他刚才在呢喃什么,见他昏过去后,皱了皱眉,右手搭上了他的脉门。

小孩的脉象还算平稳,身体没有大碍。

沈未白心中有数后,便松开了他的脉门。

“小姐,大小姐?”远处,传来了如莲如碧的喊声。

沈未白将小男孩放下,站起身来,恰好看到有几道人影,急急忙忙的往这边赶。为首的那位女子,看不清模样,但是身段却婀娜多姿,十分妙曼。

她口中还不断喊着一个名字。“阿炎——!阿炎——!”

‘阿炎?’

沈未白垂眸,视线落在地上的小孩身上。

她没有多逗留,也没有与那女子照面,而是朝如莲如碧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

百里氏领着人,到处寻找孩子的身影,却突然发现湖边一个人影闪过,她愣了一下,认出那背影是伯府嫡出的大小姐,也知晓前日从菩贤先知口中传出的预言。

尹千梧不是身体不适需要静养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百里氏心中冒出疑问,但还未来得及让她细想,她的眼神就被尹千梧离开之处,趴在地上的小小身影给吸引了注意力。“阿炎——!”

……

另一边,尹千梧绕过假山,出现在如莲如碧面前。

二人看清来人之后,才松了口气。

“大小姐,你去哪了?”如碧忙问。

沈未白神情浅淡的道,“随便逛逛。”

如碧还欲再问,却被如莲挡下,“小姐,咱们也出来有一会了。日头马上就要烈起来了,咱们先回吧?”

沈未白点了点头,朝雒栖院的方向走去。

半路上,她突然问,“你们可知阿炎是谁?”

如莲如碧一愣,四目相对。如碧抢了先,“小姐,阿炎少爷是百里姨娘的姨侄儿。说是家里有些事,所以暂住咱们府上一段时日。”

沈未白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她一停,如莲如碧虽不知为何,也跟着停了下来。

百里姨娘,阿炎少爷……

沈未白微仰着头,看向苍穹烈日,眼前有些晕眩。

通过尹千梧的记忆,她翻出了与这两个人相关的信息。

实际上,这两个人,在尹千梧的记忆中,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要不是她同时有着两个尹千梧的记忆,她恐怕也会忽略。

百里姨娘,是尹千梧她爹的宠妾,来自蓟国的歌姬,更是卫国皇帝赏赐给安亭伯的,身份和一般的贱妾不一样。

在尹千梧的记忆中,这位百里氏进入安亭伯府后,就得到了安亭伯尹胜的宠爱,是小韩氏的心头刺。

这位阿炎少爷,的确是百里氏的姨侄儿,在百里氏进入尹家后不到半年,就被家仆送来。但是,没到两个月,就听说这位阿炎少爷溺死在湖中,百里氏伤心过度,从此病倒在床,不愿见人。

小韩氏又才重新得到了尹胜的宠爱。而半年后,百里氏就失踪了。从此,再也没有出现在尹千梧的生命中,她也就淡忘了这两个人物。

人的记忆,不会缺失。记不得了,只不过是大脑将记忆的重要性自动分区,有印象的,只会是重要的或刚发生的。

沈未白以第三视角去看尹千梧的记忆,就像看书一样,事无巨细都看清楚了,所以才会想起这段往事。

这么说来……

沈未白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我随手救了一个必死之人?’

‘救了就救了吧。’沈未白眨眨眼,也没多在意。不救都救了,还能怎样?偷偷找个机会把人给杀了,好让命运轨迹回归原位?

算了,她自己都是一个要改命的人,还做什么拨乱反正的事?

想通之后,沈未白也不再纠结,继续朝雒栖院走去。

如莲如碧跟在她身后,默默交流眼神,都觉得越来越看不懂自家小姐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