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倘若她也没看过小说,也也没再次穿越到小说里,更也没小说的概念作为前提。而已以路人视角可以看出,她可能会会听信曲瑶所表现出的美好的,误我以为曲瑶是人美心更美的姑娘家。却事实并不浮于表象。在书中和她同名电影的庄苓,和其他蹦哒出给女主狠狠的打脸的女配,不但都吃了仅仅以路人视角来看,她可能会轻信曲瑶所表现出来的美好,误以为曲瑶是人美心更美的姑娘家。。...

若是她没有看过小说,也没有穿越到小说里,更没有小说的概念作为前提。

仅仅以路人视角来看,她可能会轻信曲瑶所表现出来的美好,误以为曲瑶是人美心更美的姑娘家。

然而事实并非浮于表象。

在书中和她同名的庄苓,以及其他蹦哒出来给女主打脸的女配,不仅都吃了大亏,还统统用生命来诠释得罪女主的下场会有多惨。

毁其容,断其根,碎其脉,形神俱灭!

虽然女主的手段狠辣到刻薄,但放到杀人不眨眼的修仙界里,也没有可指责的地方。

因为慈悲,等同找死。

若是女主到中后期还能保持住前期的人设,她会对女配们的结局感到唏嘘,却不会火气冲顶地留书评。

如果她能预知到网络上重拳出击会翻车,现实里大抵会唯唯诺诺地谨言慎行吧。

庄苓无奈扶额,她来都来了,还是想想该怎么办才比较好。

虽然她对凡人修仙挺感兴趣,但她作为修仙文里出场率极高的女配,也是针对女主最多的刺头,原主的下场可比一般的女配还惨!

现在轮到她来接手,她拒绝和女主交锋,遇事能避则避,不能避就混过去!

然而她在想事情的过程中,直直地走进了城隍庙里避雨。

庄苓越想越忍不住抬起手,摸着现今还完好无损的脸蛋。

因为她一想到原主经历过的下场,就控制不住地后背发寒!

曲瑶看着庄苓走进来时的落汤鸡模样,她注意到庄苓摸脸又低头的动作,眼底忍不住闪过丝得意。

呵…这小丫头片子整天打扮得花枝招展,妄想压过她的美貌,一见到她后,还不是自觉逊色了。

曲瑶刚勾起唇角,忽地垂下,她差点忘了正事!

之前她刚从镇上回到家里,边拿芭蕉叶扇风烧陶罐熬药,边和她阿爷说起遇到的趣事。

虽然她阿爷满脸慈爱地笑着,但又说起了自己命不久矣,吃再多的药都没用,她该趁着他还能拦住她娘,早点离开拖累她太久的家。

这些劝诫的善言,她听一次就难受一次。

正抹着眼泪,想要向她阿爷诉说自己去测试灵根的结果时,却见她娘急冲冲地跑来拉着她出门。

还不等她问话,她娘急赤白脸地求她去找庄家丫头为她哥哥开脱罪责,就说她哥哥和庄家丫头只是在闹着玩,她哥哥并没有真欺负了庄家丫头!

曲瑶默不作声地听,不发表任何意见。

不管有没有真欺负到谁,她都不想再管她哥哥的烂事。

其实曲瑶挺讨厌她娘,讨厌到连笑都不愿意伪装。

因为她娘重男轻女,还想为了一头牛就把她卖给村里的老汉。

得亏她阿爷拼死阻止,才保住了年纪尚轻的她,不然她娘哪会有事事找她出面解决问题的机会呢?

因为长得好,村里人都不会太为难她,可她不想继续再和老男人周旋。

许是她娘看出了她的不情愿,也不低声下气了,直接威胁道:“你哥哥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

曲瑶皱紧眉头,她寒着脸看向她娘时,却听得她娘意味深长地说道:“那些仙人可重脸面了,你哥哥能干出有辱斯文的破事来,你也不会是什么好鸟!”

亏她娘还识过字,却吐不出象牙来。

曲瑶气得握紧拳头,冷道:“知道了,你最好收紧嘴巴,别毁了你好儿子一个不够,还要毁了我!”

见她答应下来,她娘虽想骂她目无尊长,但还是忙不迭地点头道好。

曲瑶不信,也懒得拆穿。

今日过后,她会告别她阿爷,离开压榨她的家,去往仙人们所在的修真界,再也不回来了。

曲瑶收拢思绪,她目光温柔地看着庄苓,温声细语道:“苓苓,瑶姐姐可以拜托你帮帮忙嘛?”

庄苓缓过神后微挑起眉,她看着近在咫尺的曲瑶,特想说不可以该怎么办呢?

小说中并没有提到过,女主有求原主的剧情。

准确地说,身为修仙文里能开后宫的大女主,女主不需要向任何女配低头,也没有向女配低头的机会。

因为女主看中的男人都非富即贵,是一方权势的代表,谁又能有资格让他们的女人去低头呢?

现在剧情的发展有些出入,她可不想强行加戏,招惹不知名的祸端。

庄苓沉默地避开曲瑶伸向她的白玉手,转而躲到少年的身后,小胖手攥紧少年的衣袖,像只担惊受怕的小兽。

庄苓没有伪装,她是真的怕剧情杀,而且曲瑶不是善类,她不能冒冒失失地说出答案。

曲瑶看着庄苓对她的回避,伸出去的手不由地僵在半空中,她不悦地抿起红唇。

眼见路非雪闭目站得像树桩,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时,她也不好透露太多话,只能假笑道:“苓苓啊,你身子弱还淋了雨,先和姐姐回家换衣服去去寒吧!”

庄苓没有动,她哪敢跟曲瑶独处?

因为她太清楚在小说里,女主和女配无法共存,双方之间必有一死。

当然,死的那方,永远是女配啊!

这好死不死的,她还穿成了小说里死得最惨的女配。

庄苓不敢轻举妄动,她在脑海里疯狂回忆剧情,想知道曲瑶遇到了什么事,又为什么会来求原主帮忙。

不等她翻到答案,她再次听到少年低沉的嗓音传入耳。

“雨停了”

庄苓思绪中断地愣住,雨停了就停了,有什么问题吗?

等她看到少年转身离开时,她就知道是她有问题了!

麻蛋…真是要命!

庄苓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她不想单独面对曲瑶,更不想真帮曲瑶的忙。

所幸曲瑶也像她一样,没想到他会走得那么干脆,神情呆愣地看着他离开时,刚好给了她开溜的机会!

庄苓屁颠屁颠地跟在少年的身旁时,曲瑶赶忙追了出来。

“苓苓,你走反了,你家不在那边!”

庄苓深感心累,她不去招惹女主,女主反而要上杆子来招惹她!

这剧情推得真强硬!

万般不耐下,她脑热道:“我嫁到他家去,那不就在了嘛!”

一语出,三人惊,齐刷刷地停下脚步。

庄苓尴尬地不敢去看少年,怕他用能冻死人的眼神来射杀她,也不敢去看曲瑶,怕曲瑶以为她想抢男人。

等等…男人?

对了,现在大家都还小,等少年长大后,那不就是男人了嘛!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