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不得已随行来接她回去的丫环离开了时,她突然间止步不前不走,哪个丫环拉她劝她都没有用。庄苓漠视村民们异样的眼光,她逼视站在人群外看热闹的曲瑶,浑身哆嗦着唇,受了委屈眼巴巴地哭道:“瑶姐姐你没事儿吧?”曲瑶冷不防地被点到名,还没反应时回来时,突然觉得到周围村民都齐刷刷地看庄苓无视村民们异样的眼光,她直视站在人群外看戏的曲瑶,哆嗦着唇,委屈巴巴地哭道:“瑶姐姐你没事吧?”。...

被迫随同来接她回家的丫鬟离开时,她忽然止步不走,哪个丫鬟拉她劝她都没用。

庄苓无视村民们异样的眼光,她直视站在人群外看戏的曲瑶,哆嗦着唇,委屈巴巴地哭道:“瑶姐姐你没事吧?”

曲瑶冷不丁地被点到名,还没反应过来时,突然感觉到周围村民都齐刷刷地看向她,便有些莫名其妙地回道:“怎么了?”

这好端端的,她能有什么事?

曲瑶被庄苓没头没尾的话,给问懵了。

“瑶姐姐没事就好”庄苓没有解释,她掩面而泣,哭得好不凄惨。

丫的,看她整不死你,她就不姓庄了!

这村子小,风言风语说多了,传来传去不就成真了嘛。

庄苓可是记得在小说中,女主害原主身败名裂的其中之一,就是村里曾有过的流言蛮语。

当初她看到小说的末尾时,还纳闷过,原主小小年纪怎么会想不开呢。

这世家小姐的门槛,不可能低到去勾引女主的哥哥吧?

即使门槛再低,原主的眼光怎么能差到人畜不分呢?

现在看来嘛,是作者君写文章太偏心,刻意回避小说剧情里正常的情况,故意虐原主留把柄来给女主送刀子。

如果剧情继续保持原状,那样只会越来越不合理,而她根本就不可能全身而退。

本来她还想着自己不去招惹女主,应该能与女主和平混到大结局吧。

然而想象和实际,始终存在脱节的问题。

倘若她现在不解决掉烂摊子,日后就有可能会重蹈原主的覆辙,再被女主拿来戳她的脊梁骨。

以前不久女主缠着她瞎折腾的情况来看,女主和原主怎么着都要硬撕来结怨。

行吧,她认命。

既然不能和平,那就核平!

庄苓挡在广袖下的唇角勾起又落下,她嚎啕大哭道:“之前你娘和我说,你被王伯伯带去了后山,求我找人去救你,结果才走到半路,你娘就领着你哥哥想绑架我,我真是天真,不相信你说过的话,你们家里没一个好东西呜呜呜…”

这番自白里透露出三个词,分别是意有所指、曲线救国、指桑骂槐。

其一意有所指,女主家泼给她的脏水,她直接扣在女主的头上;

其二曲线救国,她记得剧情曾粗略提过原主和女主哥哥有染,但她没觉得自己的身体有异样,那么她可以曲解成绑架,更何况原主家是真的有钱,信服力也大;

其三指桑骂愧嘛,她先提女主背后嚼舌根,暗喻其德行有亏,固定女主的坏印象,最后当众骂女主全家没一个好货,想必女主的脸色会很精彩吧?

事实确实如此,曲瑶的脸色瞬间变得五颜六色,村民们纷纷向她投去诡异的目光!

之前曲瑶在村里苦心经营多年的好名声,瞬间被庄苓的哭诉声敲得支离破碎!

其实村里的妇人们,都不喜欢曲瑶,特别反感自家男人看向曲瑶的眼神,经常在背地里喊曲瑶是小娼妇。

然而曲瑶成了庄小姐的好朋友后,村里的妇人们都收敛了不少。

那庄小姐的爹有本事,出去赚了大钱,也不忘回来接济乡邻,村里的妇人们也不好意思再说庄小姐朋友的坏话,一直憋着对曲瑶的怨气。

现在嘛,有了庄苓的哭诉,村里的妇人们兴奋得像是寻到花的蜜蜂,开始疯狂扎曲瑶的心!

此时村里到处都有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妇人们都在说老曲家不仅卖女儿,还妄想攀高枝,绑架人家的小姐就假传情投意合,怕是想先搞大人家小姐的肚子,再逼着庄老爷去嫁女儿吧?

庄苓听得满意,她捂脸哭泣的时候,忽然看到路非雪勾起唇角,似是在笑她人小鬼大,几句话就刷掉了不洁的谣传。

诶嘿…她给路大神留下了好印象!

那不妨再多点吧!

庄苓抽抽搭搭地拎袖擦眼泪,随后屈身朝村民们拜礼,糯着嗓音道:“各位婶婶伯伯,苓苓可以请大家给路少侠让个道嘛,我想请他去我家里坐客,让我爹爹感谢他救了我,免遭曲歹人的毒手!”

这一捧一贬令曲瑶紧咬下唇,气得浑身颤抖,她看着满身泥泞仍能仪态大方的庄苓,仅靠三言两语就将她打进深渊!

好恨,她好恨!

明明该受千夫所指的那个人是庄苓才对,怎么能是她?

怎么可以是她!

当庄苓察觉到女主对她的敌意时,她没有看向女主。

因为女主所经历的侮辱,远没有死在自己生辰那天的原主惨。

然而路非雪还未顺势走到她的面前时,人群中突然挤出一个身材臃肿的华服大叔。

那华服大叔疾步向她走来的瞬间,猛地扬起手甩了她一巴掌!

之前庄苓正看着路非雪,自以为有丫鬟和护院的防卫来作安全保障,便没留意到其他状况。

眼见他忽然朝她快步跑来,反被庄家护院拦住的时候,自己的脸却意想不到地挨了个巴掌!

刹那间,她愣愣地跌坐地上,耳朵里似有嗡嗡嗡的声音在响,本能地抬起手捂着红肿的侧脸,感觉自己看什么都有了重影!

庄苓缓缓抬起头看向华服大叔时,想不通对方为什么要打她?

“你这逆女,身为女儿家,怎能不知名节的重要性?”

庄苓疑惑地眨了眨羽睫,她知道啊!

正是因为知道,也是因为古代重视女子的名节,容不得女子受到半点玷污,所以她已经还了原主的清誉,那么对方是原主的爹吗?

如果是的话,为什么要打她?

许是为了验证她的猜测,她听到围观的大娘们在喊:“庄老爷,您先消消气,庄小姐什么事都没有,人好着呢!”

“是啊庄老爷,被绑架又不是庄小姐的错,人平安回来就好了,您有气也不该对庄小姐发火啊!”

“对啊庄老爷,老曲家做得不地道,您怪庄小姐一个孩子有什么用呀!”

庄明德没有理会村里妇人,他狠拽起瘫坐在地上不动的庄苓,强拉着她走向眼眶通红的曲瑶。

“小瑶呀,苓苓刚才说的气话,你别放在心上,你是个好姑娘,肯定能理解苓苓的委屈!”

庄苓冷着脸站在那,看着原主的爹亲自为女主洗地,心里真为原主感到悲哀。

难道小说里的剧情是不可逆的吗?

庄苓不信邪,也不信自己没有翻盘的能力。

当原主爹想要按下她的头,去向女主道歉的时候,她抬臂挡住对方挥来的肥手。

“你似乎有点本末倒置了”

庄明德不明所以,拧眉瞪着她道:“什么本末倒置,你做得不对,为父还说不得你?”

曲瑶适时出声:“庄叔叔,我没事,你不要责怪苓苓,我哥哥心悦苓苓已久,难免会情不自禁,是我哥哥做得不对,不是苓苓做得不对”

庄明德温柔地看向曲瑶,和善笑道:“如果我家苓苓能有小瑶一半懂事,我也就放心了啊!”

面对女儿所蒙受的屈辱,原主爹怎么能不先关心女儿,反而要去在意没有任何关系的女主呢?

庄苓笑着鼓起掌,她总算知道小说里的原主自杀未遂后,为什么会不回家,也没有在首章出现了。

原来呀,原主爹看向女主的眼神,可是男人看着心爱的女人时,才会有的眼神呢。

这一点,原主肯定清楚吧!

清楚到知道自己回家也没用,自己的爹不会为自己伸张正义,也不会心疼自己的遭遇。

因为曲瑶是女主,而原主是女配,所以原主注定悲剧收场。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