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庄苓意外发现小说里未列明的细枝末节,随着她的穿书起,正慢慢的向上伸展开去。那些也没逻辑的剧情,也渐渐变的合乎人性情理,不全是作者君曲解的内容。原主爹见她只喝彩,也没话要说的样子,激得他怒火急怒地指指她的鼻子,怒骂道:“你这不忠不孝女!老子供你吃穿不愁,也供你那些没有逻辑的剧情,也逐渐变得合乎情理,不全是作者君歪曲的内容。。...

庄苓发现小说里未写明的细枝末节,随着她的穿书起,正慢慢伸展开来。

那些没有逻辑的剧情,也逐渐变得合乎情理,不全是作者君歪曲的内容。

原主爹见她只鼓掌,没有话要说的样子,激得他怒火攻心地指着她的鼻子,怒斥道:“你这不孝女!老子供你吃穿不愁,也供你要啥有啥,不是让你不学好,吃饱了撑着地顶撞老子!”

正在一旁观战的老村长,怕事态发展得越来越严峻,忙杵着拐杖走来。

“阿德啊,先消消火,苓苓也不小了,你领回家说说就好,别当众伤了孩子的脸面!”

庄明德想想也在理,强压下心里的怒气,黑着脸道:“今天你不用吃饭了,去跪你娘的牌位,什么时候想明白自己错在哪,什么时候再来吃饭!”

庄苓感觉心里针扎似的疼,她忍不住吼道:“如果我娘还在世,决不会让我受委屈!”

这句话脱口而出后,她感觉浑身变得轻盈,再无左右她话语权的怨念感。

庄明德脸色难看地抬起手,准备再甩她一耳光的时候,老村长忙拉住他的肥臂。

“哎呀,苓苓还小,又受了难,咱可不能再伤孩子的心了啊!”

庄苓不想再理会原主爹,佯装哭着跑开。

因为她自知多说无益。

在小说的剧情里,她感觉看上女主的男人都有毛病,脑子没有分辨对错的能力。

无论女主做什么都是对的,就算是有错,也不会是女主的错。

那些没有理智可言的男人,会拼命找原因证明女主做得对,她懒得对牛弹琴。

错了,是对顽石弹琴。

庄明德看着她跑远的背影,他无奈摇头,转而向曲瑶笑道:“今日之事,真是抱歉,我送你回家吧!”

曲瑶想婉拒,可对方当众为她保全名声,还动手打了他自己的女儿,她也不能不识好歹,只能强颜欢笑地应下。

……

晚霞弥漫,预示入夜。

村户外未燃灯的纸竹笼随风飘摇,有一孤单的小姑娘正没有方向地乱跑,似是找不到回家的路。

在小姑娘的身后,少年紧跟着她的脚步跑,不远不近地保护着她的安全。

庄苓跑到累,缓缓停下脚步,她扶着树身喘气,偶尔会看向城隍庙的位置。

虽然她有上帝视角,但看的角色不是原主,而是女主。

庄苓知道今晚女主安排好家里人的死期后,会借着夜色的掩护,偷偷跑到城隍庙,等待华清派的金长老亲自来接。

寻常情况下,修仙门派不会特意到指定地点去接人。

尤其是门派里的长老,更加不可能会屈尊降贵。

然而女主不同寻常,拥有绝佳的五行灵根,标准的大女主属性。

当时女主测试灵根所造成的轰动,怎么可能会不引起华清派的重视呢?

若非女主硬要回家告别亲人,不然女主都脱不开身,她记得华清派可是恨不得绑着女主走呢。

华清派之所以那么急切,是因为女主的天赋确实牛,非常牛。

在她所看过的这本修仙文里,以灵根的纯净度,属性的多与少,来决定修仙者们天赋的优劣。

这灵根分为金、木、水、火、土、风、雷、冰等,属性拥有得越多越有潜力的同时,也意味着自己会少有受克制的属性。

庄苓正回忆着剧情,忽然想到女主离开前,曾端着下过蒙汗药的饭菜上桌时,意外看到女主哥端详着太极鱼木镯,嘀咕道:“那娘们穿那么好,怎么会戴着便宜货?”

当时她以为是剧情需要,作者君借描写女主哥的手脚不干净,还爱占女人便宜的泼皮人设,来减轻女主会心狠手辣的恶行。

后来她看到太极鱼木镯碰巧沾到女主的血,自动化作黑白太极鱼玉镯,内藏天池和地火时,才知道是作者君给女主送金手指。

若是不出意外,她觉得女主哥嘴里的娘们,应该是倒霉的原主。

这尼玛绝了,原主从头到尾都是女主的工具人啊靠!

庄苓哪甘心自己穿书后,也做女主的工具人,她要去拿回属于原主的太极鱼木镯,而且太极鱼木镯是原主娘的遗物。

那会女主契约太极鱼木镯成黑白太极鱼玉镯后,意外看到手镯变化的霄霆,误以为女主和失踪在外的庄氏六小姐庄钥有关系,便硬拉着女主去认祖归宗。

那太极鱼木镯的背后,代表着修仙界里,世家财力最盛的庄氏。

庄氏之所以最有钱,是靠着家族传承下来的地火和大量上了年份的高级药材,拿走了丹药生意的大头,不少世家对此都嫉恨在心。

自从拥有精纯地火,能练出极品丹药的天才炼丹师庄钥失踪后,庄氏再无地火传承者出现,高级药材的产出也逐渐供应不上丹行内炼丹师的需求。

各大世家察觉到时机,开始明里暗里地打压庄氏,出高价拉走庄氏丹行里的炼丹师,强行分走庄氏的丹药生意,一点点吞噬庄氏的底蕴。

女主被迫随着霄霆回庄氏时,庄氏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气到犯病的庄老太拉着女主的手,卧在床边叹气。

“家族的未来,本不该由你一个孩子去承受,偏偏太极鱼选中的人是你,祖母希望你能像你娘亲一样勇敢,帮助家里度过难关!”

这波临危受命的剧情走下来,女主也不算出师无名,她记得小说里描写过女主内心的独白。

【那眉眼慈爱的庄老太看着她时,满怀期待的目光令她说不出真相。

许是天意,独属家族传承的神器,之所以会选中自己,是为了帮助庄氏度过危机!

既然如此,她也不能白拿人家的神器,有恩必还,有仇必报是她的行事准则。】

庄苓想到女主在小说里正义凛然的心理描写时,简直无法直视她所看到的市侩女主!

如果她没有穿进书里,也没有过目不忘的记忆力,看到女主本人就不会觉得剧情割裂。

虽然小说里没写明女主早就认识原主,但她穿进书里后,她知道女主的心里肯定清楚太极鱼木镯的来历。

偏偏女主清楚,还能坦然接受下来,委实是心理素质过硬啊!

庄苓不可能顺应剧情的走势,她穿进书里就是为了改变原主悲惨的命运。

现在快到吃晚饭的时间,她得赶在女主之前拿回太极鱼木镯,免得又来按部就班的原剧情。

当她转过身,准备往回走时,突然看到长身直立的路非雪,不由地愣了愣。

路大神怎么会跟着她?

庄苓尴尬地不知道说什么好,她想咧嘴笑地打招呼,却忽然感觉脸动一下就疼得不行!

当她想抬起手挡脸,遮掩自己的丑态时,他走到她的面前,抓住她的手腕后,猛地将大掌内看不出颜色的黑团,快准狠地按在她的侧脸!

“啊啊啊疼…”

庄苓忍不住发出杀猪般地嚎叫声,眼泪花子不受控制地往外窜!

路非雪蹙眉,只道:“知道疼,怎么才哭?”

庄苓茫然地微歪着头,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他。

路大神这话…是指她挨了原主爹的巴掌后,却没有哭的意思吗?

嘁,这有什么好哭的呢?

庄苓从小就知道一个道理,那就是没有人宠的孩子,哭得再大声也得不到帮助,只会令大人们更加心烦。

若不是原主所经历的屈辱,需要靠哭来抓住围观群众的同情心,不然她才不屑于哭呢。

那原主爹之所以会打她,是为了替女主出气,她对三观不正的原主爹去哭,又能得到什么回报?

庄苓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漠然道:“他又不在乎我的委屈,我哭了给人看笑话吗”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