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张眉寿终于等到张嘴说了第一句话。却望着张义龄问:“开元寺禅房着火之时,二哥跟二姐在何处?”那日大伯母也带着一双儿女去了,小孩子都由丫鬟照望着在禅房玩耍嬉戏安歇。“二姐睡沉了!”张义龄张嘴就答,脸色却有些异样。张眉寿见此不给他反应时的机会,又问:“那却是看着张义龄问:“开元寺禅房起火之时,二哥跟二姐在何处?”。...

喜上眉头

推荐指数:10分

《喜上眉头》在线阅读

张眉寿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却是看着张义龄问:“开元寺禅房起火之时,二哥跟二姐在何处?”

那日大伯母也带着一双儿女去了,小孩子都由丫鬟照看着在禅房玩耍歇息。

“二姐睡熟了!”张义龄张口就答,脸色却有些异样。

张眉寿见状不给他反应的机会,又问:“那二哥你呢?”

小孩子再如何,也只是小孩子,若是说谎,哪怕他自认为掩饰得再好,身为大人却几乎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我……当然也睡了啊。”张义龄根本想不到张眉寿会问这个,当下立即岔开话题:“邓大哥让你下来,你没听见么?阿蜜姐姐都快要被你压死了!”

邓誉在一旁脸色十分不好看。

他没听懂什么开元寺什么起火,但很明显,张眉寿根本没有将他的话放在眼里,仿佛他整个人的存在对她而言就是一个大写的“无聊”,根本不足以耽搁她谈‘正事’。

“阿蜜,告诉二公子,你是不是快被我压死了?”张眉寿顺着张义龄的话问。

阿蜜当然否认。

“二公子,三姑娘腿脚不便,奴婢只是尽本分而已,姑娘轻地很,一点儿也不沉。”

张义龄还没来得及再开口,张眉寿便道:“二哥听到了吗?阿蜜嫌你多管闲事呢。”

阿蜜脸色一白,却无法开口。

她哪里是这个意思……

怎么觉得三姑娘言语间总在将麻烦都丢给她?

“走吧。”张眉寿适时地道。

待她走得远了些,邓誉才压着不悦,问张义龄:“她的腿怎么了?”

“好好的!”张义龄边走边说道:“成日喊着腿痛,可让大夫来看过了,什么毛病都没有,分明是装得。”

邓誉闻言皱眉。

“真是矫揉做作。”

二人来到了大房,张眉妍早等在了那里。

刚过九岁的女孩子,脸上仍有些圆润,但身条已经开始变得细长,逐渐有了少女的曼妙感。

她穿着浅水红对襟双织轻纱裳,下面一条水波裙,端得是娇美恬静。

“誉哥哥。”她轻笑着迎上来,将手中的一方锦盒递向邓誉:“给——上回你看中的那方歙砚,我跟父亲讨来了。”

“我当时只是顺口一提……怎好夺人所爱?”邓誉连忙推拒,内心却十分触动张眉妍竟将他的话如此放在心上。

如此对比之下,张眉寿方才的表现简直无礼极了。

“这有什么关系?父亲说了,誉哥哥好学进取,这砚台送给你,他半点不心疼。”张眉妍又将锦盒递近了些,直触到了邓誉身前。

张义龄也在一旁游说道:“是啊,邓大哥就收下吧,二姐昨日求了父亲许久呢!”

张眉妍低下头,有些害羞地抿了唇。

邓誉见状,终究收了下来。

他身旁跟着的小厮范九却暗暗啧舌。

什么呀,这姐弟俩一唱一和的,姐姐说父亲送的半点不心疼,可见是十分爽快的,既是如此,那弟弟口中的求了许久又是怎么回事?

这不是自相矛盾嘛。

他眼瞅着这张家二姑娘小小年纪就有些婊里婊气的,怎么偏偏少爷还尤其欣赏呢?

少爷方才说得矫揉做作,根本就是她本人嘛!

还好府里的姨娘们天天唱大戏,让他得以见多识广。

张二小姐的这些小伎俩在他这儿根本就是毛毛雨而已,呵呵,嫩,太嫩了。

现在的官家子女,心里头摆着的想法是一道又一道,可不能拿他们当普通孩子看,谁知道算计什么呢?

他得找个机会提醒少爷一下才行。

“二姐,方才我们碰见三妹了。”张义龄忽然道。

张眉妍关切地问:“三妹精神可好些?我正想着晚间去看看她呢。”

“她精神好着呢,只是不愿走路。”张义龄撇着嘴道:“她院子里的丫鬟可真可怜,走哪儿背哪儿。说出去,都丢咱们张家书香世家的脸面。”

“这也不能怪三妹,她腿脚不舒服,自然比往日更娇气一些。”张眉妍柔声说道:“说来也真怪,好好地一个人,去了一趟开元寺,竟忽然走不成路了……”

张义龄余光瞥了一眼邓誉,见他听得专心,就小声接话道:“我觉得她肯定是装得……不想出门去私塾念书,她往常也贯爱装病的。要不然就是她做了坏事,开元寺里的佛祖菩萨看不过眼,才施了法术惩戒她!”

总而言之,不管哪一种可能,都是张眉寿的不是。

“二弟,你乱说什么!”张眉妍在他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嗔怪道。

邓誉的眉头越皱越紧。

“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他不想再听了。

张眉寿跟他有婚约,每次别人谈论起她的不是,他连带着也感觉面上无光,丢人极了。

他必须回去找父亲谈谈……他根本不想娶张眉寿!

……

张眉寿来到宋氏的海棠居时,丫鬟婆子都守在外面,气氛低沉。

“三姑娘怎么来了?”赵姑姑迎上来,与她悄声说道:“二太太这会子正烦着呢,不愿见人,您听话,快回去吧。”

张眉寿看向里间。

“我陪陪母亲。”她轻声说。

赵姑姑有些讶异平时躲都躲不及的姑娘这回是怎么了?

但劝也劝了,她作为下人没有阻拦的权力。

而且这是做女儿的一番孝心。

她将张眉寿自阿蜜背上接过来,亲自将人抱了进去。

被人这么抱在怀中,张眉寿有些不自在,可转念间想到母亲去世后,赵姑姑一直尽力护着她的种种过往,她心下稍软,便没了排斥的心思。

宋氏倚在软榻里,单手拄着太阳穴,出气声尤为地重,显然很焦躁。

“太太,姑娘来看您了。”赵姑姑轻声说道。

宋氏睁开眼睛,眼中的红血丝显得她疲惫又尖锐。

她看着张眉寿,没有说话。

赵姑姑将张眉寿放到软榻边坐好。

“母亲,您别不开心。”小孩子的声音软糯糯的,还带着些这个年纪不易有的心疼。

宋氏闻言一怔。

这是她第一次从长女口中听到这样懂事暖心的话。

蓁蓁以往要么是惧怕地看着她,要么是哭闹着说“讨厌母亲”……她知道这是她咎由自取,可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她的心也被戳得流血不止。

她并非那等铁石心肠的人,以往她心情不好时斥责孩子,是因不想在孩子面前失态,可有了第一回,第二回……孩子渐渐地跟她不亲近了,她心中懊悔,却正因懊悔,倍感焦虑,如此之下,越发怎么做都不是,待脾气上来的时候,常常更是控制不了。

慢慢地,一切都成了无法扭转的死循环。

看着面前娇俏的女儿,巴掌大小的脸上竟全是关心,宋氏的眼泪一下子就淌了下来。

张眉寿拿帕子给她擦眼泪,又倾身抱住她的脖子,贴在她身上。

“母亲哭吧,蓁蓁不怕,也不走。”

她幼时不懂母亲心中的节,也不懂有的人哭着训斥所有的人离开,实则心里想的却是能有人陪着。

亲人的陪伴,是一剂良药。

焦虑与难过,需要正确的宣泄。

宋氏抱着女儿哭了许久,一旁的赵姑姑也红了眼睛。

张眉寿知道自己现在能做的事情有限,真正出言开导,母亲也未必能听得进去。

所以,她必须说些事情来转移母亲的注意力,狠狠地刺激一下母亲这个只装着情情爱爱的脑袋。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