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这宫中人,和外头的人,一向是看他们东厂不不顺眼,忆起出时督主的吩咐,周言硬生生的忍了下去。他随便的指了两个人,“你们两个,跟公主殿下走。”“是。”沈千昭却装出蛮不讲理,“这两人我瞧着不不喜欢,倒不如就你身后这两个,我瞧着,倒还不顺眼些。”周言拳头攥了他随意的指了两个人,“你们两个,跟公主殿下走。”。...

这宫中人,和外头的人,向来是看他们东厂不顺眼,想起出来时督主的吩咐,周言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他随意的指了两个人,“你们两个,跟公主殿下走。”

“是。”

沈千昭却故作蛮横,“这两人我瞧着不喜欢,不如就你身后这两个,我瞧着,倒还顺眼些。”

周言拳头攥了攥,似隐忍,最后还是招了招手,“乘风,宋怀,你们两个跟着去。”

“是。”

看见熟悉的身影,沈千昭心情大好,一双桃花美眸动了动,带着几分狡黠。

她领着人,扬长而去,留下周言等人在原地。

周言身旁的厂卫咬牙切齿,“大人,这永乐殿下欺人太甚!”

竟让他们东厂的人去给她抓蚁虫!

周言面色凝重,目光落在沈千昭领走了的宋怀身上,虽也不悦,却到底不似手下的人这般沉不住气。

“陛下最宠爱的永乐公主,莫说是让你去抓两只蚁虫,便是将你当蚁虫抓了,又如何?”

惹急了这小殿下,东厂的人,怕是要从番子变成刷子。

...

回到永乐殿,乘风和宋怀站在长乐殿门口,受这暑气蒸腾。

乘风擦了擦额角细密的汗珠,低声道,“宋怀,这永乐公主莫不是故意要刁难我们?”

宋怀默不作声,乘风觉得无趣,便没再继续同他搭话,心里暗自吐槽了一句:闷葫芦。

殿中,沈千昭掀开帘子,将桌上的果盘丢到那些个宫女手中,又亲力亲为的将椅子上的毯子扯下来让人赶紧送新的来,又命人换个模样新一些的冰盆,这茶盏也赶紧换套新的来。

采秋懵懵,“殿下,您这是闹得哪出啊?”

又是将那东厂的番子带回来让人站殿外晒太阳,又是在殿里头收拾...着实让人想不透。

沈千昭此刻的心情,是采秋无法理解的。

等到一切收拾妥当,她换了一身舒爽的衣裳,躺在贵妃椅上,示意采秋将人带进来。

采秋嘟了嘟嘴,“殿下,您还是再收拾收拾吧,让旁人瞧了去,着实不好...”

这外衫着实透了些,白皙如凝雪的肤质都若隐若现的,这东厂的番子虽不是正常男人,可到底还是应该避讳着些...

沈千昭默了默,思付片刻,觉得采秋说的确实有道理。

“那就只将那宋怀带进来,让那乘风留在外殿除蚁虫,给人送杯茶水糕点,莫要怠慢了。”

采秋:“...”那宋怀就不是外人了?

采秋更是不明,永乐殿,什么时候有蚁虫可除了?

可这会儿却还是听话,到外头去领人了。

乘风同情的看了宋怀一眼,这种闷葫芦到了那永乐公主面前,定然是要遭到责难了。

宋怀跟着采秋进了内殿,清凉之气袭来,却半分没有异样。

采秋走后,隔着珠帘,沈千昭紧紧的按着贵妃椅上的把手,强迫着让自己冷静下来,朱唇微启,“你,上前来。”

宋怀不明,眸光微沉,从到这永乐殿,他便发觉,这永乐殿同其它处不同,坐落的位置,以及各样的装潢,夏凉冬暖,洒扫的宫人更是精细,殿中又怎么会有蚁虫。

这永乐公主,有何目的?

难道就只是心血来潮单纯刁难东厂?

宋怀走近,按照沈千昭的吩咐,走进了珠帘...这已是逾矩。

“抬起头来。”

没有珠帘的遮挡,沈千昭终于能够很好的,清楚的看到面前人的宋怀。

十七八岁的模样,不喜不忧,清清冷冷,眉宇面貌间透着一股子难掩的清高傲岸,薄唇比寻常人少了些血色,显得整个人冰凉淡漠,不易亲近。

被迫抬眸,宋怀看见,那贵妃椅上躺着的女子,已不是方才的装扮,一袭水青色的纱裙掩盖不住曼妙的身姿,如雪般的肤质若隐若心,一袭墨发披散,美得令人惊心动魄。

暼见这般出格的一幕,宋怀慌忙垂下眸眼,跪于地下,“属下逾矩,请殿下责罚。”

嗓音低沉,不似一般的宫中太监那般明亮尖锐。

沈千昭见他反应,就如上辈子撞见自己时那般...她勾唇,嘴角边挂着得逞后的笑。

沈千昭从贵妃椅上起身,走了下来,脚步不急不缓,行至宋怀面前,微微蹲下身,修长白皙的手指勾着宋怀的下巴,抬起他低垂的脸,“逾矩...你何处逾矩了?”

嗓音微轻,带着一种欲语还休的女儿家语气,勾人无声。

“素闻东厂的大人们,一个比一个神武,今日得见宋大人,才觉传言果真不假。”

冰凉的触感袭上宋怀的下巴,他微微一惊,被迫与之对视...

“宋大人,你们东厂的人,都似你这般生了一副好容貌吗?”

一股子淡淡的女儿家的幽香萦绕鼻尖,那双桃花眸水光山色,似能蛊惑人一般,一瞬间,宋怀竟有些失了神。

待回过神后,他维持着恭敬的跪姿,一动也不动,眸光平静,“殿下千金之躯,属下身份卑微,不应冒犯殿下,窥视殿下面容。”

“我的面容有何不能直视?”

“宋怀,本宫许你冒犯。”

沈千昭嘴角微微上扬,另一只手执着绣帕,抚上宋怀额角处的脸颊,将零散几滴的汗珠擦拭而去,动作轻慢,像是在对待什么珍惜之人或是物件,目光中有缱绻...

可心里有别的事的宋怀却察觉不出来。

往日里,这些个贵人,连见着他们都觉得晦气,更因为他们身子残败,向来又是一边看不起他们这等阉人...

而眼前,这永乐公主的言行举止,着实令人又惊又怕!

幽香逼近,那只软白的小手隔着绣帕抚上他的脸颊,宋怀心中异动,脸色却“刷”的一下惨白,他跪着后退了两步避开。

“殿下,您不该如此!”

这等子逾矩之事,若是让旁人见了,自己如此冒犯陛下恩宠的永乐公主,九条命都不够他偿还。

于这永乐公主,名声更是不好。

被这样视若蛇蝎般的避开,沈千昭也不恼,只是将手中的绣帕叠成方块,素指勾动宋怀东厂服的领口,将那方绣帕塞了进去,贴在宋怀心口。

那只香软的小手,无声在宋怀心口轻轻的划动,写下一个字...

身份悬殊,宋怀不敢伸手将面前的人推开,那方绣帕像是发烫一般,隔着里衣,烧灼着他的心口。

直到他脚步有些飘浮的离开永乐殿时,耳畔似还回响起那道温软的女声...

“宋怀,这是我的闺名...”

“昭昭。”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