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宋怀脚步飘浮,出永乐殿时,汗流浃背,这三伏天天,也真是热。他心口处的那抹绣帕更是灼烧得很厉害。乘风见他出,两人相携离开了时,乘风一劲儿的在宋怀身边道,“这更本没什么虫子,天这么热,让咱来受罪,这永乐公主果真就像那些宫人传言的那样,蛮不讲情不讲情!”他心口处的那抹绣帕更是烧灼得厉害。。...

宋怀脚步漂浮,出永乐殿时,汗流浃背,这三伏天,着实是热。

他心口处的那抹绣帕更是烧灼得厉害。

乘风见他出来,两人相携离开时,乘风一个劲的在宋怀身边道,“这根本没什么虫子,天这么热,让咱来遭罪,这永乐公主果然就像那些宫人传言的那样,蛮横不讲理!”

宋怀一怔,两片薄唇紧抿,“乘风,慎言。”

这天家的人如何,是天家人的事,岂是他们可以妄议。

自知失言的乘风闭上了嘴,沉默的跟在宋怀旁边,离开了这永乐宫。

在永乐殿门口站了许久的沈千昭,嘴角弯弯,直到那道身影在视线中消失了,都没有要回殿内的打算。

宋怀...

好久不见。

采秋额角冒着细密的汗,一边拿着扇子给沈千昭扇风,见这天着实热,生怕沈千昭中暑,“殿下,这天实在热,您当心热着,还是回殿里吧。”

沈千昭转身回殿中,勾唇道,“从明日起,让底下的人每日都备着冰镇过的甜羹。”

采秋愣,“可殿下,您不是不喜欢喝这些个甜腻的吗?”

殿下喜酸咸,不喜甜腻,那些甜甜的糕点羹汤之类的,向来是很少碰。

沈千昭眸中似有笑意,“换换口味。”

自己不喜欢不要紧,有人会喜欢。

...

上阳殿

“啪”的一声,是瓷碗摔在地上碎裂的声音,滚烫的药汁四溅!

下方的伺候的宫女太监跪了一地。

躺在床上的齐妃冷着脸,丝毫看不出这是那位险些小产了的娘娘。

旁边的贴身大宫女小叶连忙将内殿里的宫人使唤到了外头去。

齐妃手紧紧的攥着盖在腿上的锦被,险些将锦被扯烂,怒瞪的眸眼蕴着狠意,“沈,千,昭!”

小叶低声道,“娘娘,公子那边传来消息,宫外一切已按计划进行。”

齐妃冷眼看向小叶,“告诉他,今后若是再这般擅自作主危害我腹中孩儿,休怪我翻脸无情。”

小叶垂着脸,眸色微沉,“是。”

若非被齐妃发现公子的计划换了药,现在宫中定然因为齐妃小产乱了套,他们的人也可以顺利借着这次机会安插进来...

此事不成,齐妃更是生了异心...公子的计划,到底是失败了。

齐妃冷哼一声,休想借着她腹中的胎儿生事,如今太子病弱,二皇子母妃早逝,花天酒地不是个成事的,三皇子的母妃是异族人,无缘帝位。

自己这一胎若能出个龙子,这大晋的后位,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岂不是唾手可得?

本以为换了药,收买了太医,此事万无一失,一方面可以整垮容妃,一方面可以挫挫这沈千昭,进而影响太子沈千暮,却没想到,竟然让这沈千昭三言两语给蒙过去了。

齐妃气得牙痒痒,自己原本万无一失的计划,竟然被沈千昭这种徒有其表的草包给破坏了!

...

街道繁华,换了一身方便行动的束袖裙,沈千昭带着采秋出了宫,往京中客流最盛的如意酒楼而去。

还没到如意楼,采秋就仿佛已经能闻到了美味佳肴的香味,她馋得虚抹了一把口水,“小姐,咱这次能吃久点不?”

沈千昭勾唇笑,“怕是不能...”

“啊?”采秋失望。

见采秋失望,沈千昭抬手勾了勾她的鼻尖,“但你可以点两个吃的,走的时候带走。”

采秋一听,眼睛都亮了,脸上挂着甜甜的笑,“谢谢小姐!”

如意楼表面上是一家酒楼,暗则是做消息买卖的生意,一个有价值的消息可卖出一个不错的价格,同样,想要什么消息,也需要重金求换取。

沈千昭带着采秋上了楼,进了二楼雅间,倚窗而坐,一楼堂上,歌舞正热闹着,人声更是鼎沸。

不一会,如意楼里进来了位身穿紫袍的男子,眉目修长,生了一副比女子还要魅惑三分的容颜,手执纸扇,一副纨绔浮夸的模样,步履间更是懒散肆意。

男子一看就是熟客,很快就有人迎了上去,点头哈腰,将人迎上二楼雅间,坐到了沈千昭旁边的雅间。

雅间中间有扇门窗,若是打开时,有珠帘挡着。

沈千昭并未关上门窗,进来的男子一看沈千昭,纸扇挑起了珠帘,笑得轻佻,“哟,这不是咱倾城又倾国的永乐小殿下嘛,怎么孤身一人在这呢?”

采秋咬着糕点的动作一顿,看向男子,是殿下的狐朋狗友,镇远将军府的二公子,谢临。

沈千昭对上男子轻佻的笑容,似笑非笑,“几日不见,谢二公子倒是风姿依旧绰约。”

“还是小殿下貌美如花些,这京中哪家公子不是对小殿下念念不忘呢。”

谢临接过一旁服侍的小二倒的美酒,抿了一口,面上浮现出一丝满意。

沈千昭瞥了一眼,端起桌上的茶盏,执起茶盖,轻轻拨动着茶末,面上平静,动作矜雅,“不及谢二公子天姿绝色,含苞待放,不仅女子喜欢,这男子见了,都要心绪躁动,欲火焚身...”

“噗...”谢临一口酒喷了出来,指着沈千昭就是破口大骂,“好你个沈千昭!找事是吧!”

他一把推开了小二出去,就要去找沈千昭算账,一副干一架的模样,吓得小二连连跑了,忙去找掌柜的。

“掌柜的不好了!二楼雅间,谢二公子又要和人打起来了!”

掌柜的瞥了眼雅间一眼,门窗已经被拉上,能听见了一些砸东西的响动,“记得清点损坏的东西,走的时候让谢二公子赔上。”

小二:“...”

...

“沈千昭你个泼妇,别拽爷头发!”谢临恼羞成怒的声音。

“谢二你不要脸,你打女人!”沈千昭毫无仪态的声音。

“爷打的是泼妇,你算哪门子女人!”

“谢二!”

“别打了别打了...”采秋慌乱的声音。

拨开声音,雅间里,门窗已被拉上,沈千昭抿了一口清茶,谢临大大咧咧的坐在一边,拿起筷子就是吃。

沈千昭放下了茶盏,看向谢临,嘴角一抽,这镇远将军府是没给他这个谢二公子吃的吗?

“先别吃了,说正事。”

谢临吃得太快,刚想说话,一不小心就噎了,旁边的采秋见怪不怪,倒了杯茶递过去,谢临拿起茶杯一口饮下,这才好受些。

“你前几日子让我去筹粮,太急了,我只能是找了认识的一些南方粮商,你也知道,现在北边闹饥荒,这粮价高...”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