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的话也可以可以选择,大约秦离会可以选择在昨天复活。的话也可以可以选择,她宁可早两分钟,就早如果两分钟时间复活也好。只可惜也没的话。是的,秦离在上一世死了,死于非命,被自己的未婚夫和他的白月光谋害了,而帮凶是她简言之的亲人。而昨天,是她从外婆家被认回去的第三天如果可以选择,她宁愿早一分钟,就早那么一分钟时间重生也好。。...

如果可以选择,大概秦离不会选择在今天重生。

如果可以选择,她宁愿早一分钟,就早那么一分钟时间重生也好。

可惜没有如果。

没错,秦离在上一世死了,死于非命,被自己的未婚夫和他的白月光害死了,而帮凶是她所谓的亲人。

而今天,是她从外婆家被认回来的第一天。

就在前不久,她硬闯入了秦氏集团,逼使他认回自己,后来被带回了秦家别墅。

紧接着她就重生了。

秦离从记事时起就是在外婆家长大的,对于父母的记忆一点都没有,也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家庭情况,更不知道家里有什么人。

当然,外婆跟秦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她是当初收养自己的人。

当一个充满磁性,却也难免被时间留下痕迹的低沉嗓音问话的时候,秦离想转头就走:“你就是秦离?你一个大男人这么邋遢,担得起我们秦家人的面子吗?”

中年看着眼前穿着沾了不少灰尘的补丁衣服,畏畏缩缩站着的少年,皱起了眉头。

她的身材过于苗条,身上都没多少肉,这小码的衣服穿在她身上显得松松垮垮的。

她的头发过长,已经遮住了眼睛,只能看到挺立的鼻子和因为紧张微微抿起的嘴巴。

虽然看不清面部表情,却依然能看出来她在紧张。

从轮廓来看,不难看出收拾收拾,一定也是一位帅哥,而且不比他其它儿子逊色,就是太瘦了。

大概是不想把事情闹大,当时秦离硬闯进办公室,说了当时她出生的事情的时候,秦淮扬就相信了她就是当初他们抛弃的孩子。

因为当初的那件事,除了秦家和医院里的亲属之外,根本没人会知道。

虽然他有些奇怪她为什么也知道,不过这不重要。

秦离低着的头微微一颤,实际上是翻了个白眼。

您老要是不想看可以走,她绝不拦着。

还有,她才十七岁,并没有成年,您这样把人岁数说大,可是很容易被揍得哦。

更何况她还是个女孩子。

至于看不出来是女孩子……

那就要说说她那位至今未娶的舅舅了。

当初她来到外婆家的时候,舅舅还未大学毕业,除了上课时间,空余时间有很多。

但是又很懒散,依着自己还是学生,不愿意出去工作赚钱补贴家用。

所以就只得让当时还很健壮的外婆去工作了。

外婆拿舅舅没办法,只好把她交给经常在家里躺尸的舅舅来带,而自己的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农作上,以此养活一大家子人。

但是舅舅又贪玩又懒,心思根本就不在养孩子上,穿衣打扮都是能怎么简单就怎么简单,只要孩子活着就行。

所以从小她就被舅舅当男孩子来养,毕竟男孩穷养嘛。

而且他还告诉她,作为一个男孩子,一定要学会独立自主,不要遇到困难就来找舅舅。

可笑的是,秦离当时还真就信了。

她还是在初中来初潮了,外婆告诉她这是女孩子长大的标志,让她不要害怕,她才知道自己原来是女生。

当时她还因为这事,三个月没理舅舅。

后来她觉得这样的短头发也挺好的,她也习惯了当男生,所以一直到现在,都是男生怎么过,她就怎么来,活脱脱的一个男人婆。

但是因为她有实力又有颜,看着也很像是学校里的校霸,好不风光。

可能是由于她做男生做的太成功了,除了当时跟她玩的特别好的几个朋友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她其实是女生。

“长辈在问你话呢,你从小就是这么没有礼貌的吗?”

一道比刚才更高的声音响起,隐约还能听到里面的怒气。

整个别墅都回荡着回音,一位长相俊朗的中年人一脸威严的坐在主位上,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神微抬的盯着站在前面低头不说话的人儿,仔细看还能看到他眼眸里有些微的不耐烦。

“你这么大声干嘛,小离才刚从乡下回来,不懂豪门规矩也很正常,以后慢慢教就是了,小心吓到孩子了。”

说话的是坐在中年男子一旁的妇人,此时她正微微拍着一旁的中年男子的背给他顺顺气,眼里满是不同意。

转头来对着秦离的时候,眼神瞬间就变得温柔无比,只听她轻声说道:“小离啊,你别怪你爸,他就是这脾气。你刚回来家里,今天就先好好休息休息,等晚点管家会给你把衣服送过来,顺便给你收拾一下房间,你再去好好的洗个澡睡一觉,有什么事等明天再说。”

妇人身材极好,即使生了好几个孩子,但是依旧保持着年轻时候的身材,完美贴身的旗袍,更是让她看起来更动人,配合着脸上恰到好处的温柔,像极了美丽的天使。

如果不是经历过上一世,秦离可能还是会被眼前这人的演技再骗一次,像上一世的自己一样。

上一世她觉得她这亲妈,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总是无微不至的关心爱护着她。

即使每次被亲爹骂,她也能及时地出现解救她。

当时她可是感动的能为她去死,而事实上也的确为她死了。

她虽然不是主谋,但是作为帮凶,她也算是为了她死了吧。

秦离收回放散的记忆,抬头看了眼前世今生的父母,一个帝都五大世家之一的秦家主——秦淮扬,一个公关大使的女儿——林芸儿。

大概是想到现在想回去也是不可能的了,毕竟今天这件事情在帝都闹得沸沸扬扬的。

虽然当年说的是孩子在出生之后没多久就夭折了,所以他们才收养了另一个孩子——那个假千金白月光。

但是现在当时那个早夭折了的孩子回来了,当年那件事情难免会被人翻出来说。

而秦淮扬这么好面子的人,面对帝都的绯言绯语,他自然不可能再把孩子丢掉一次。

而如果她要想在秦家平静的生活,就要维持好这层表面关系。

秦离眼眸微微颤动,表现得有些感激的看了眼正在温柔看着她的林芸儿,然后又有些胆怯的看了眼秦淮扬。

触及到他严肃的眼神,秦离被“吓得”连忙低下了头,声音细微,略带沙哑的回答秦淮扬:“我,我今天出火车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以前不,不是这样的。”

说完,像是害怕被嫌弃,秦离微微颤抖的抬起手,竖起三根手指,小心翼翼地说道:“我,我保证,下次不会了。”

秦淮扬看着秦离这乡巴佬的样子,满脸的嫌弃,哼气了声,直接起身上楼。

路过秦离,连个眼神都不愿意施舍给她。

林芸儿看着秦淮扬的背影,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站起身让管家安排秦离的住处,就跟着秦淮扬上楼了。

路过秦离的时候,还温柔的揉了揉她的头,温柔的对她说:“你爸不喜欢吵闹,现在他还有点火气,你就先住在楼下,等你爸消气了,你再搬上来好吗?”

虽然是疑问句,但是林芸儿却直接给管家递了一个眼神,管家直接把秦离的行李拿上,给了她一个请的手势,示意她直接入住一楼。

秦离像没注意到这些细节,有些害羞,又有些激动的看着林芸儿,连连点头,还朝她鞠了个躬,然后小心翼翼地跟着管家去房间。

就在秦离转身的一瞬间,即使时间短,但是她还是捕捉到了林芸儿一抹不屑和讥笑的眼神。

秦离脸色不变,等管家带着她来到一楼最后面的那间小房间,道谢关上门之后,表情才淡下来。

秦离揉了揉笑得有些僵硬的脸,轻车熟路的走到书桌旁坐下。

一楼都是些佣人住的,而秦离住的是佣人房中最差的一间,这个房间以前基本都是用来放杂物的。

甚至这间房都不够楼上随便一间卧室的卫生间大。

这样的安排也就能欺负欺负前世自己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小孩子。

不过现在她一点都不在意这些,反正等找到合适的时机,她就会离开这里,住哪里对她来说都是一样的。

而且怎么说自己前世也在这里住了这么久,对这里还是有点感情的。

还是熟悉的环境,还是熟悉的家具。

不过不同的是,她不再是十七岁的她,而是拥有二十五岁灵魂的她。

而前世她的身份是女孩儿,现在,她的身份是男孩儿。

她可还记得,当时被林芸儿的母爱深深打动了,一时激动,直接就告诉对方她是女的。

老一辈早就有约定,让秦家大小姐与同为五大世家的叶家嫡子连结为娃娃亲。

而当时从农村被认回来的秦离作为秦家嫡女,毫无疑问的顶替了这个假千金白月光,与叶家嫡子有了名存实亡的婚约。

而这个白月光就是秦家的养女——秦娇娇。

要说秦家为什么要养女,那就得说到秦离被亲生父母连面都没见,就直接被抛弃来说了。

当年林芸儿怀上秦离之前,已经生了三个儿子。

秦老爷子和秦老夫人一直都想要一个孙女,秦淮扬也很想要个女儿,三个小少爷们看着别人都有小妹妹,很是羡慕,也很想要有一个妹妹。

后来一大家子都去求佛,找了位当时很出名的大师做法,希望能早日怀上孙女。

大师每天都做法,而林芸儿也每天都有按照那位大师的要求做。

果然没多久,林芸儿就怀上了孩子。

一家人都高兴坏了,很是相信这位大师的实力,坚信这个孩子绝对是女娃娃。

那段时间,一家人可谓是把林芸儿当祖宗供起来。

因为害怕辐射伤到孩子,甚至都没有去照过B超,同时也表现了对大师的绝对信任。

只是后来快到临产的时候,林芸儿身体变得越来越虚弱,秦淮扬很心疼妻子,连忙找到当时做法的那位大师,请求他帮帮自己的妻子。

大师再次来到秦家的时候,原本炯炯有神的眼睛变得空洞,而他身边还带着一个尼姑。

说自己最近身体抱恙,交由这位尼姑来做法,她一定可以保佑婴儿。

保护好女娃娃,大家当然很高兴,而且也很相信大师的话,所以他们都纷纷让尼姑施法。

只是等来的不是母女平安,而是剧烈的胎动。

尼姑当即就说当时这是不详之胎,在出生之前很会隐藏自己的恶性,等到快出生的时候,才察觉到她的原本面貌。

而如果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会给他们秦家带来很多的厄运。

而若是希望全家无事,就要放弃养育。

法制社会,谁还信这种封建思想,偏偏秦淮扬就信,林芸儿也信。

就因为尼姑施法,导致剧烈胎动,林芸儿提前早产,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然而恰巧就是因为这样,更是证实了尼姑的说法,觉得这就是个不详之胎,当即就进了医院妇产科。

后来自然是要弃胎的,秦淮扬夫妇连新出生的婴儿面都不看,直接让人处理掉这个孩子。

后来她被她舅舅截胡了。

可能是手下人觉得这孩子被人贩子带走,也没什么机会能活下来的,也就没有报告这件事。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