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从前生到现在的,秦离还也没看见过眼前这么很好看的男人,就连始终位居一中校草的叶澜初都比眼前人毫不逊色很多。虽然秦离而已礼貌地的对他笑容点了下头,然后扭头回家去再次看起了书。虽然她很不喜欢去欣赏美人,虽然当她沉侵在书的海洋里的时候,是会因为任何诱惑而被被打断不过秦离只是礼貌的对他微笑点了下头,接着转头回去继续看起了书。。...

从前世到现在,秦离还没有见到过眼前这么好看的男人,就连一直位列一中校草的叶澜初都比眼前人逊色很多。

不过秦离只是礼貌的对他微笑点了下头,接着转头回去继续看起了书。

虽然她很喜欢欣赏美人,但是当她沉浸在书的海洋里的时候,是不会因为任何诱惑而被打断的。

包括这么绝美的美人。

封北辞看着这位不为所动的小男生,颇为意外的挑了下眉头,难得的好心情问道:“看得懂?”

听到这好听到让人耳朵怀孕的磁性音,秦离颤抖了下,淡定的转头看着他,不过却是用看白痴的眼神,微微沙哑的回答道:“嗯。”

看不懂为什么还要看,自然是看得懂才看。

长得挺好看,可惜是个傻子。

秦离在可惜帅哥是个傻子的遗憾中,默默放下了手中看完的书,转身去了另一边,继续看了起来。

今天得把这一架的书看完,再不快点,怕是完成不了任务了。

封北辞自然也看出了秦离眼里的遗憾,突得感觉有口气掐在了喉咙里,不上不下的。

换做是平常,哪个人有胆子敢跟他对视,不被他的气场吓到就不错了。

而这少年居然还敢把他看成白痴还一点都不惧怕他身上强大的气场。

若是别人敢这么看他,那人的坟头草怕是都有两米多长了。

可是现在,封北辞只是想笑,特别是听到那声“嗯”,明明语调很平常,却真实的让他心头微微一颤,居然还有些莫名的喜欢。

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

大概是发现了好玩的东西,亦或者是遇到了莫名让他感到放松的人,封北辞拿起书,走向了秦离。

秦离并没有注意到男人的靠近,她看到了有关外婆病情类似的病例,此时正认真的在看着。

封北辞见她看得这么认真,没有出声打扰她,而是鬼使神差的走到她的旁边,微微侧过头,看了看她手上的书籍。

可是他却没办法集中注意力看书上的内容。

因为他发现,这少年身上的味道很好闻,让他闻着有些爱不释手,想靠的更近点。

淡淡的橘子甜,其中还夹带着点点奶味,很是好闻,一点都没有男孩子的汗臭味。

原来奶味也可以这么好闻,一点都不像他家小侄子,让人闻着腻得慌。

封北辞就这么闻着,身体不由自主地慢慢靠近少年,可他像是没发觉一样,在快要碰到她耳朵一厘米的地方才停下来。

闻了好一会儿,心满意足了,封北辞才终于转移了注意力,看向了书,也渐渐被书上的内容吸引了。

虽然少年翻页的速度很快,但好歹他还是跟上了。

就着这个姿势一直保持到了整本书结束。

合上书,秦离才发现旁边似乎有什么不对的。

下意识的,脑子跟不上动作,秦离直接一个侧头狠狠的用坚硬的脑袋砸了过去。

直接把措不及防的封北辞撞倒靠在书架上才稳定下来。

书架上的书也掉了一地。

秦离捂着发颤的脑袋转头看向旁边闹出的动静。

封北辞正捂着被撞的发麻的鼻子,眼神埋怨的看着眼前这个抱着头一脸警惕看着他的罪魁祸首。

他完全没想到秦离会突然动作,而且他也还没从书中回过神来。

如果是平常,即使是零距离,也未必能伤到他。

这次是他大意了。

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从他的鼻子里流出来,封北辞拿开手,看到了手上滴落的红色,有些不敢置信的瞪了眼秦离。

居然流鼻血了。

此时秦离也看清了眼前人就是之前问她白痴问题的俊男子。

原本还想责怪他问什么要突然站在她身旁吓她,但是看到他血流不断的鼻子的时候,也顾不上责怪不责怪,连忙拉着他就往卫生间跑。

经过一番操作,总算是止住了血。

看着本来是贵公子爷,现在鼻子上却插着两团纸巾,整个鼻子都是红红的,眼神还有些幽怨的瞪着她,秦离觉得有些想笑。

但是看到俊男子那“要是她敢笑一声,他就直接处死她”的眼神,秦离硬生生憋着了。

这么久都没等到道歉,封北辞原本充满磁性的声音此时变得有些沙哑:“你是不是该跟我道个歉?”

但是依旧好听的让人耳朵怀孕。

“我还没说你突然靠这么近干嘛呢,要不是你吓到我,我也不会应激反应。”

“你警觉性差,与我无关。”

“你自我保护意识差,也与我无关。”

“法律上,吓人如果不造成实际伤害,不犯法,但是你的行为形成了故意伤人罪,伤人是犯法的。”

“……”扯这么远,是大佬没错了。

要说医术方面的,她自认为自己还不错,但是法律上面的,她可是一概不通。

总的来说,就是她吵不赢对方。

“对不起。”

她也觉得自己的确让人家流了鼻血,道个歉并不过分,反正又不会少块肉。

封北辞听到了道歉,满意的点点头道:“请我吃个饭吧,就当是赔罪了。”

“好啊。”

秦离很是干脆,反正现在到了饭点,她也没心思看书了。

而且跟美人共进晚餐,会让整一个晚餐都变得更加秀色可餐,她乐意至极。

没多久,秦离带着换好衣服,带好口罩的封北辞来到了图书馆隔壁商场的高级餐厅。

虽然餐厅不大,菜品也算不上多,但是胜在里面的东西味道都很不错。

前世秦离只吃过一两次,但足以让她回味无穷。

而且现在她不用担心钱的事,也不需要管束着自己来讨好别人,可以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好好的享受美食。

原本秦离是想直接在大厅用餐的,但是封北辞坚决不肯,没办法,最后只能定了个包间,并且点了三菜一汤。

包间不是很大,环境却很不错,秦离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封北辞也很自然的坐到了她的旁边。

等菜的时间很无聊,封北辞手中把玩着手机,让手机在自己手上流畅的转动着。

看了眼一旁四处张望的少年,主动做起了自我介绍:“我叫封北辞,你叫什么?”

“秦离。”

秦离小时候喜欢过一段时间的配音,所以现在对于各种声音也有些钻研,此时的少年版男声更是好听,也让人听不出一点瑕疵。

“心脏病并发案例可是当年最复杂的病例之一,并发症多达六十多种,涉及的医疗知识也多达六百多条,可不是草草看一下就能掌握的。”

封北辞回想着自己看到的案例,原本对这方面的案例没兴趣,倒是没想到跟着少年看,居然还把自己看入迷了,而且还深深的吸引了他。

秦离倒也不奇怪封北辞的话,毕竟能静下心来看古医书的,就足以证明他的学识渊博。

不过她并没有回答他的问话,反而道:“《针灸法》第五章讲述的脑部针灸也不简单,没有对脑部结构足够了解,是不能轻易下针的。”

这下倒是惹得封北辞更加惊讶了。

没想到她就这么在远处看了一眼,就知道他看的内容是哪里的?

这说明她要么是以前就开始精读古医书,并且还读过了《针灸法》。

要么……就是她在他来之前,就把一切都调查好了,为的就是跟他来一次完美的遇见。

不过……

看着正在期待等着上菜,还时不时看向门口,一脸饥渴的秦离,封北辞觉得她更倾向于前者。

没有人能够逃过他的眼睛,真看还是装模作样,他还是看得出来的。

而实际上,秦离也的确是曾经读过。

当时让她特别感叹的是古人们对大脑的读法跟现在的概念不是完全一样的,但是却更加精细了。

她记得当时为了研读透这本书,她随身带着从网上巨资买的头颅模型,泡了一个星期的图书馆。

恰巧封北辞读到了这本书,倒也是一种巧合。

“你是医学生?”

“不是,只是对古医学有点兴趣而已。”

“所以你会古文字?”

“……”

秦离再一次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眼封北辞,有些可惜的摇了摇头,转身热情的帮忙刚进来的服务员把美食都放到餐桌上。

学识渊博的确学识渊博,可惜脑子会偶尔犯傻。

封北辞看着对方又一次把他看成脑子有问题的人,太阳穴有些微痛,脸颊也有些微红,好看的眼眸直勾勾盯着秦离。

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因为自己问出的“弱智“问题而害羞。

毕竟要是不会古文字,怎么可能这么准确的说出他在看的是什么书籍。

沉迷于知识的样子是骗不了人的,就是影帝也演不出来。

秦离没理会封北辞的注视,夹起一块爆炒蒜香龙虾肉就吃了起来。

入口就是浓浓的蒜香味,龙虾肉微辣,很有嚼劲,配合着洋葱和青椒,更是把龙虾的味道提升了好几个档次,实在是太美味了。

由于中午没有去吃午餐,秦离很快就尝遍了所有菜式,蒜香龙虾,甜酸猪肘子,松鼠鱼和老鸭汤,都让她无比喜爱,特别是蒜香龙虾和猪肘子,软糯香甜,满满的胶原蛋白质,女生们的最爱。

大概是看着秦离吃得太香了,封北辞感觉自己的肚子好像也饿了,拿起筷子夹了块龙虾肉放到嘴里仔细品尝。

唔,肉有点老了,蒜味太浓,洋葱放多了,没有五星级酒店的标准。

但是却意外的觉得味道还不错。

很快封北辞也加入了刮搜美食行列,和秦离无声的干起了饭。

一顿饭下来,基本没有什么浪费的,两人都很认真的例行了光盘行动。

吃饱的两人都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相看了一眼,显然对这次的饭局很是满意。

付完帐出来,已经是晚上八点,封北辞带着口罩看着眼前正在发消息的少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要是以前有人跟他说,以后会跟一个只见过一面,甚至还把他撞的流了鼻血的人一起用餐。

不用公筷,甚至有时候还触碰到筷子的那种吃饭,他是万万不可能相信的。

但现在,真的跟这么一个人吃了一顿饭,而且这顿饭吃得还意外的和谐。

他还挺喜欢的。

甚至觉得这顿饭比之前参加大聚餐吃到的七星级美食都还要美味。

封北辞主动问了少年微信,希望下次还能请对方出来吃饭。

而且以后有时间也可以一起探讨古医学。

秦离自然不会拒绝,爽快的加了微信,还交换了联系方式。

虽然这人有时候傻傻的,但是跟这个人相处还是挺舒服的。

重生以来交的第一个朋友,算是跟以前的自己正式告别,从今往后,她要为了自己而活。

而且现在钻研古医学的人少之又少,能交流的更是没有,如今难得碰到了一个同领域的,还是一位帅哥,她自然是愿意交这个朋友的。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