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秦离又怎么看不出秦楚楚想什么,面上整体表现出恰到好处的开心,眼里除了一些激动和斗志,也激动地对秦楚楚地说:“好的妹妹,四哥肯定会好好的去努力,拿个好成绩回去给妹妹做榜样的。”秦楚楚会觉得此时的秦离真的是疯了,一个乡下来的竟然说要做她的榜样,谁给她的秦娇娇觉得此时的秦离真的是疯了,一个乡下来的居然说要做她的榜样,谁给她的勇气。。...

秦离又怎么看不出来秦娇娇想什么,面上表现出恰到好处的高兴,眼里还有一些激动和斗志,也兴奋地对秦娇娇说道:“好的妹妹,四哥一定会好好努力,拿个好成绩回来给妹妹做榜样的。”

秦娇娇觉得此时的秦离真的是疯了,一个乡下来的居然说要做她的榜样,谁给她的勇气。

不过这样也好,现在把话说的这么满,到时候打脸就更疼,她现在感觉已经预测到知道成绩之后秦离丢脸的场景了。

秦娇娇笑得更欢了:“那四哥加油哦,我出国这么久,对国内的高中也不熟悉,考试的地点也不同,可能得麻烦爸妈送一下,四哥一个人应该没问题的吧!”

秦离自然没意见,点了点头。

目送完三人离开,秦离也坐上了林芸儿给她安排的车上。

看着穿得一丝不苟,脸上还有一道不淡刀疤,面无表情等着她上车的司机,秦离有些深思。

等车开到一半,发现他都只是静静的执行任务,并没有多余的话语或者表情,秦离没忍住,问了句:“司机大哥还是单身吗?”

司机并没有回答,像是没有听到的一样,依旧淡定的开着车。

秦离耸了耸肩,也没再多问。

二中依旧是熟悉的二中,秦离刚下车,刀疤司机就启动车子离开。

只是让秦离没想到的是,居然看到了一个向她走近的熟悉身影。

西装的男人看起来更禁欲,打着发胶竖起的头发让人看起来更加的成熟,脸上微微带了点笑意,让人看一眼都忍不住腿软,还好现在临近考试时间,学生都基本进去了,不然可得引起一阵小恐慌。

封北辞走过来打了个招呼:“来参加入学考试?”

顺便还抬头看了下二中的校牌。

他约了人在这边谈事,刚走到酒店门口,没想到居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下车,他基本没想就走了过来,他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秦离,看样子还是来参加入学考试的。

少年穿着简单的白衬衫,宽松款的蓝色牛仔,把衬衫一个角夹在裤子里,搭配着蓬松柔软的头发,此时正单手插兜,眼睛直直看着他,让他有些移不开眼。

大概是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少年,即使夹带着柔软感觉,却丝毫没有违和感。

唯一的缺点就是太瘦了,感觉就像只剩下骨头,以后一定要喂多点,吃得肉肉的更可爱。

秦离自然也是没想到能在这遇到封北辞,不过看着他走过来方向的酒店门口有几个同样穿着西装拿着公文包等待类似于助理的人,想到他大概是来这边谈事情的。

“嗯。”听得封北辞心头微颤,秦离接着道:“考试时间快到了。”

封北辞点了点头,知道快要考试了,也没多话,只是沉思了一下,并且邀请了秦离吃午饭:“那等你考完试,我们一起吃午饭,我请客。”

“好。”有人请客,秦离自然不会拒绝,拿出手机挥了下道:“到时候手机联系,先走了。”

“好。”大概是没说过,封北辞还是有些僵硬的对秦离说道:“加油。”

秦离点了点头,在校门关闭的前一秒走了进去,轻车熟路的走到了自己的考场。

虽然是同一套卷子,但是考场不一样,各大中学都可以随机分配,除了一中。

要想考取一中,就必须来到一中的考场考试,才有资格成为一中的学生。

毕竟能得到一中入学考试资格,也是不简单的,必须得有人介绍,并且还是要有地位的人推荐才行,不然并不能得到入学考试资格。

除非是考满分,才能够破格进入一中。当然,考满分的案例只有在一中出现过,毕竟都是各大世家的才子,一中入学考试资格自然是不在话下,也有能力拿满分。

但是在其他中学就从来没有出现过满分的,毕竟没有人真的会为了进入一中而选择要考满分,大部分都是搞关系,拿到一中入学考试名额,达到分数线就行了。

但是秦离就是想靠考满分来进入一中,毕竟这是她现在唯一进入一中的途径。

入学考试与平常的考试不同,它是一套试题里包含了所有基本科目的内容,每部分分值都占了五十,高三早就分好了文理科,每科都有六门,也就是说总分是三百分。

考试时间为三个小时,可以一个提前交卷,但是不能中途离开或者上厕所。

秦离很认真的做完所有题目,然后还附带检查了一遍,时间才过去一个半小时。

秦离伸了个懒腰,转头看着周围的考生都在懒散地做题,有些才做到一半,有些才做了三分之一,甚至有几名同学已经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根本没有把这次地入学考试放在眼里。

还有半个小时才能交卷,秦离也没有闲着,把之前看到的那个案例地细节都演练出来,把复杂的每个病例都串在一起。

半个小时后,考场里大部分都交了卷离开,秦离并不知道,她已经在知识的海洋里遨着游。

她外婆是由心脏病激发的一系列疾病,其中现在发现的就有心肌埂塞,肾衰竭和血凝固困难。

这些本身就不是些简单的病例,基本上是很难治愈的,更何况她外婆年纪大了,抵抗力下降,现在都是依靠医院的仪器和药物维持生命。

而秦离之前看到的那本与她外婆病例很像的《难疾册》,上面讲述的也同样是由心脏疾病引起的五十几种大大小小的并发症,其中也包括了有她外婆的那几个。

虽然年龄是四十几岁,但是他从小缺乏抵抗力,基本跟她外婆很像。

这本病例是由当时民间各个地方的神医集合起来一起医治,并详细记录下来的资料,上面把病人的症状细节都写的很详细,基本上从望闻听且等方面都涉及了。

其中讲述了可以通过针灸法,对心肌埂塞和肾衰竭有缓解效果,但是这些并发症都是相关联的,也就是相当于各自克制,哪一边失衡都会导致另一边的恶化,所以现在秦离演推的就是如何能在稳定心脏病的条件下,通过针灸延缓心肌埂塞和肾衰竭,并且能够不让血凝固困难加重。

其实要说血凝固困难是疾病,其实如果没有受伤的话,基本不会对生活造成什么影响。

但不好的是外婆本身心脏病很多年了,是在一次发传单工作中,路过路口时被突然跌落的广告牌砸中,导致手部骨折,刚好地上有一个比较尖锐的栏杆,当时直穿外婆后背,直接深入到心脏一厘米。

不过还好医院就在隔壁,抢救及时,捡回了一条命,经过半年的修养,基本恢复了正常,只是留下了后遗症,心脏受不了刺激,也不能做剧烈运动。

这心脏病平常没什么问题,但是每当下雨或者受了凉,都会持续微微刺痛,很是不好受,更重要的是很多时候会导致血液不循环,皮肤脆弱的地方很多时候会出现溢血,比如会流鼻血,有时严重了还会出现耳膜出血。

如今有血凝固困难,稍微不注意,流个鼻血,都有可能会导致掉半条命。

也是从几年前受过伤开始,外婆的身体越来越差,明明才六十三岁的年纪,身体却连八十岁的老太太都不如。

她才刚刚长大,还没好好孝敬外婆,怎么能让她在最美好的时光里病死医院呢。

当务之急是秦离强大起来,越早治好越好。

这大概就是秦离近期最重要的目标了。

大抵是太过认真,直到最后监考员来告诉她考试时间到了,她才停下思路,把试卷和答题卡都交给了监考老师,因为考试有规定,不能把试卷答题卡草稿纸带离考场,那张满是古文字的草稿纸也交了上去,只是里面的推论都被秦离记在了脑子里,那张纸对她已经用处不大了。

而等监考老师看到秦离写着满是古文字的草稿纸时,只是觉得她不想写试卷,转而在画画,还画入了迷。

整个考场的学生,都在能交卷之后的十五分钟内,纷纷交了卷离开,来二中考试得很大一部分都是富二代,都是来走个形式,他们得志向从来都是享受生活,而不是为了考试,毕竟他们很大一部分人以后都是要继承家业得。

整个考场只有秦离一直在那里写写画画,认真得连他们都没好意思上去打扰,一直等到考试结束铃声响起。

秦离走到校门口外,考生基本走光了,她拿手机给封北辞发了个消息,说她考试已经结束,很快对面回复,说他现在还不行,让她先来他那里坐坐,等晚点再带她去吃好吃的。

秦离回复好,就按照封北辞发的位置走了过去。

龙华酒店十二楼,封北辞的助理陆南一早就接到他家老板的指示,来接待一位名叫秦离的少年。

秦离他只见过一次,就是今天早上在酒店门口,他家老板主动上前打招呼的的时候,当时陆南差点没认出来是秦离。

起初因为保镖的疏忽,导致封北辞在楼顶遇到秦离,还撞了他一脸流鼻血之后,他家老板就让他去查这位少年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