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沈洛禾按开以前祖爷为了吓吓山里野物而装置的扩音话筒,发出警告道,“你们带着那些尸体快点儿离开了,否者我立马报案。”目下的情况非常怪异,报案什么的真看不见得能问题,反倒容易被人一场误会是神经病。因为她是半骗半诈,希望能那条本不应该会出现的小巷和那一大一小加一堆尸现下的情况十分诡异,报警什么的真不见得能解决,反而容易被人误会是神经病。所以她是半骗半诈,希望那条本不该出现的小巷和那一大一小加一堆尸体能赶紧回到属于他们的世界,两不相干最省事。。...

沈洛禾按开从前祖爷为了吓唬山里野物而装置的扩音话筒,警告道,“你们带着那些尸体快点离开,否则我立刻报警。”

现下的情况十分诡异,报警什么的真不见得能解决,反而容易被人误会是神经病。所以她是半骗半诈,希望那条本不该出现的小巷和那一大一小加一堆尸体能赶紧回到属于他们的世界,两不相干最省事。

声音像是在空气中炸开,无孔不入。

屏幕中,面露震惊的小女孩,慌乱的左右好一阵查看,见四下无人,这才掩饰住眼底的审视,可怜兮兮的望向了铁门。

在逃亡时,就是这扇奇怪的铁门从天而降,强势的堵住了死胡同里唯一的出口……他们的身后潜藏着数不清的追兵,等待着猎物自投罗网,所以无路可走的情况下,俞叔才会以最大的恶意针对未知的一切。

显然,他们又得罪了或许能真正帮助他们的人……

小女孩心事重重的蹲下身查看了一下男人的伤势,一直监视两人一举一动的沈洛禾这才发现晕厥过去的男人身上已经千疮百孔,布满了深浅不一的伤口,最大的一处在肋下,稍一碰触,翻飞的皮肉中似乎可见白骨。

血色被黑衣掩盖,让人无法窥探出端倪,满巷子中的尸体,遮住了浑身的血腥气。

沈洛禾简直不敢相信,一个正常人伤到这样的地步,居然还能心不慌手不颤的持剑威胁别人,是个狼人!

男人惨白的脸和冰凉僵直的身体,无一不显示出情况的紧急,女孩眼眶发红神色焦恐,回身噗通跪倒在地,大声求救。

沈洛禾沉默了片刻,仍是铁石心肠的拒绝,“你们走吧!我不会救他,也不愿意冒险救他!”如果没有之前剑指心口的危机,她或许会心软,毕竟是一条人命,可对方明显是个对人狠对自己更狠的硬茬,吃力不讨好实在不是上策。

不要怪沈洛禾冷血,世上唯一的亲人都能为了钱财抛弃她逃走,欠下的亿元债务全部压在她这个刚成年的女儿身上,她真的已经没有多余的同情心去关爱别人了,更何况还是身份不明的凶恶之徒。

小女孩不知想到什么,费劲的把男人的衣服拔掉,透着恐怖血痕的浅色里衣湿漉漉的裹紧健硕的身姿,那柄沾满血的剑则被丢到远远的。随后动作不停,很快把自己脏兮兮的短襦长裙也甩到一旁,留下一身柔软轻透的丝绸短褂小裤,在外的修长四肢是和灰扑扑的脸庞截然不同的白嫩细腻。

可以看出,现在两个人手无寸铁毫无危险。

见紧闭的铁门仍无反应,小女孩有几分绝望和无助,打开从男人怀里取出的荷包,露出里面黄橙橙、几根手指长短的金条。

沈洛禾呼吸一重,闭了闭眼。

半个月前得知父母的公司破产倒闭,她被债主堵在了家门口,要不是看她刚二十出头,那些愤怒的债主肯定不会轻饶了她。

为了还债,她把家里的固定资产全卖了,只留有村里的这栋老宅傍身。

老宅是祖爷留给她的唯一遗产,地处京都郊区的山间村落,不管是从感情、地理位置还是产权上,老宅都不适合卖出去。

她祖上是京都的农民,但在爷爷那一辈就搬到城里工作定居。后来家里富贵起来,祖爷却不愿放弃村中田业,为了让老人住的踏实舒服,几年前爷爷回村把祖宅翻新重建。

当时村里流行规格统一的小别墅,为了显示阔绰,爷爷把祖宅改造成一栋带地下室的四层别墅,远比其他人家的三层小楼气派,前后院尤为的宽阔通亮,小时候她总是追着两条看门的大狗满院子的跑。

老宅三面被山野树木拢抱,前门紧挨主路,隔路相望是一条小河,小河畔则是村里大片的田地,之后才是村落人家。

宅子的位置有点远避人群的架势,在一栋栋带着土味的小别墅群里更加显得特立独行了。

因为爷爷出钱修了路,所以村委会对老宅的不合群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祖爷看似带有老人的固执,却对她这个唯一的重孙女特别好,父母工作繁忙的寒暑假,在祖宅撒欢跑着玩成了一老一小最开心的回忆。

祖爷会带她去地里挖花生,在墙角逮蚂蟑,进山里采蘑菇抓野兔,只要她想要的祖爷都会尽全力的满足。

后来她家的田地卖给了国家扩大公路,老宅圈起的前后院则被祖爷种满了水果蔬菜,放假回去她就能吃上最新鲜的时蔬,每次看着她埋头夸好吃,祖爷都会乐呵好几天。

而现在这栋承载了祖爷一生的房子成了沈洛禾最后的栖身之所。

就算能卖出去,她也不愿意打老宅的主意。

只有在这里她还能感受到亲人的呵护和属于家的温暖。

但是缺钱也是现实。

沈洛禾不希望那些债权人追到老宅打破这里的安宁,赚钱的事情成了重中之重。

偏偏她大四还有半年才毕业,就算找到实习的工作,微薄的工资也不可能供以她月月还款似的还债,况且她还需要生活。

沈洛禾透过储物室的窗户看向后院荒废的半亩菜园,心里一片沉重。

监视器里的小女孩像是开窍般抓住了她的命脉,不知从哪儿又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真皮卷纸,桃花眸看向虚空,无声又坚定的说了几个字……

‘旧唐遗库’!

什么旧唐遗库沈洛禾不知道,可听这名称和观其外观她便眼一亮。

说不准是个古董。

对了,古董!

她的视线穿过门口的两人,落在那两身看似普通的黑衣和襦裙上,思索片刻,鼓弄玄虚的沉声开口,“交易达成。”

沈洛禾压抑着兴奋,从角落里翻出祖爷进山的打猎工具,吹吹土扛了起来。当然这把搶早就老旧的不能用了,只是个吓唬人的花架子。

她想了想觉得还不够稳妥,抄起了废弃多年的镰刀别到腰间,这才信心满满的出了储藏室走到后门处,打开门的同时抬起搶对准门外的两人,像模像样的冷声道,“别耍花样,拿着衣裙,再把人拖进来。”

听到开门声,这孩子乍然惊喜的抬起头,桃花眸在触及到近在咫尺的长管武器时,微微怔愣。因为对未知事物的敬畏,那双又黑又大的瞳孔泛着水润无害的涟漪,在心中强压下去所有潜藏的小心思。

莫非是唐门暗器?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