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单人病床的床头位置突然间冒出一个电子屏,上面的荧光红字体信息显示出基础修复好功能的种类,可分外伤和内伤两种,所需要修复好时间各不完全相同。轻度外伤病人修复好时长为1至8小时、中度外伤病人修复好时长为10至12小时、重度外伤病人修复好时长为24至48小时,内伤下方有一行小小的灰体字:其它疾病治疗方案尚未解锁。。...

单人病床的床头位置忽然冒出一个电子屏,上面的荧光红字体显示出基础修复功能的种类,分为外伤和内伤两种,所需要修复时间各不相同。轻度外伤病人修复时长为1至10小时、中度外伤病人修复时长为10至24小时、重度外伤病人修复时长为24至72小时,内伤修复时间翻倍,具体情况需后续诊断。

下方有一行小小的灰体字:其它疾病治疗方案尚未解锁。

小女孩完全忽略了突兀出现的屏幕和文字,见环境安静整洁,对沈洛禾感激的笑了笑。

病床上的电子屏幕叮的提示——【经诊断,此病人为中度外伤、中度内伤叠加,痊愈所需时间:120小时。】

‘五天?躺五天就能好?’沈洛禾不敢置信的暗自问医馆系统,她瞥了眼病床上人事不知、脸色惨白的男人,心情复杂。任谁都不能看出他还有不轻的内伤,古人的武功这么厉害的吗?把肉体凡胎打造成了铁人?牛X!

怨不得之前他会毫无防备的被防御系统直接击晕了过去,恐怕早就支撑不住了。

【是的,病人身体素质判定为优秀,只是伤势反反复复导致治愈时间拖延。五天完全能够痊愈,二十四小时内将会苏醒。】

沈洛禾转身,现学现卖的把医嘱说给眼巴巴望着自己的女孩听,随之淡淡的嘱咐,“这五天尽量让他卧床休息,否则会减缓痊愈的速度,甚至留下隐患就不好了。”

临时发挥的加了一句话,是提防这男人伤势一有起色便准备摸清她的底细,古人的智慧不容小觑,沈洛禾可不敢大意。

老宅管家说明了,防御体系是防止客人打斗,却不代表会负责掀翻因人而产生的阴谋阳谋。

作为单身女性,谨慎些没什么不好。

五天?小女孩满眼困惑。

这么重的伤,五天就能好?

至于隐患,这孩子到不在意,只要度过危机,武功高强的人自己就会用内力辅助修复身体,不会有什么大碍。

不说外伤,单说内伤,因这一年来敌人如阴冷的毒蛇穷追猛打,俞叔根本没机会治疗,生生拖延耽误着,可谓旧伤未愈又添新伤,若非凭借着毅力支撑,怕是早就命丧黄泉。

想起曾经经历的过往,小女孩的眸光闪闪烁烁,又是激动又是喜悦,倒是有点稚子的天真味道了。

看着仰眸望向自己的这张如玉桃花面,沈洛禾抿抿嘴,多少心软了些,提醒道,“旁边有卫生间,就是茅厕,里面可以简单的洗漱,你晚上可以在问诊室休息!”

如今天气寒凉,院落空旷,仅有一盏充能小夜灯会开启,到了夜里势必又黑又冷,一个孩子孤零零的待在外面,别在被吓出毛病来。

小女孩闻言,眼又亮了几分,如星辰般眨巴眨巴的注视着沈洛禾,再也没有什么矜持傲娇,满是感激。

沈洛禾不自在的摸摸鼻子,冷冰冰的叮嘱,“把折叠床搬进来睡觉用,注意室内卫生。”待小女孩脆生生的应下,她便扭头走了出去。

饭吃个半饱,沈洛禾早已失去了吃东西的心情,锅里自然不会继续煮面,之前不过是她找机会避开剑锋的说辞,倒是有不少热乎乎的面汤。

进了屋子,满目都是熟悉的家具摆设,透过南向大玻璃窗,可见大门外偶尔穿梭的车辆,她所熟知的一切又恢复正常。

蜷着身体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沈洛禾久久不能平静,她想了想,冲到厨房盛出一碗面汤咕噜咕噜喝了下去,解渴暖身又能在瞬间将她彻底拉回现实,冷静下来。

有了老宅管家带着她穿梭位面,操作妥当的情况下,是不是欠的钱也能很快的还给债主们了?

她不能仗着这些父母曾经的合作伙伴一时好心,放缓收债的速度就懈怠起来,生存不易,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况且她以前虽然不知道父母欠了这么多债务,但她也确实因为钱而享受了很多人享受不到的好处,她应该承担一部分责任,这是做人的基本态度。

所以她要把握一切赚钱的机会,争取早日还清债务,升职加薪迎娶金钱这个小妖精终生为伴。

当突如其来的变故而引发的恐慌过去后,便是面对机遇的激动。

沈洛禾吐出一口浊气,把锅里剩下的倒进保温壶又拿了个干净的空碗,来到医馆。

带着倦意的小女孩正神色呆滞的坐在折叠床上,眼中充斥着对未来的迷茫,等听见开门声,立刻精神绷紧,如只惶惶不安的幼兽,戒备的看了过来。

沈洛禾这张漂亮清纯的脸庞,足以令任何审美正常的人回过神。

面对缓缓进屋的芙蓉面美人,小女孩恍然记起自己已暂时脱离险境,方才微微松弛,但依旧身姿笔挺,轻轻颔首致意。

沈洛禾微微叹口气,都是可怜人。

她将保温壶放到地上,把碗递了过去,简单交代着,“壶里是面汤,你喝一碗解解渴。他受伤一时半会儿醒不来,要是嘴干了,沾沾汤水抹在嘴上也可以缓解。”

小女孩马上缓和了表情,双手拘谨的接过空碗,柔声道了谢。

沈洛禾其实没什么伺候病人的经验,祖爷年岁太大,没有经历过多的病痛便去世了。而爷爷当年是出车祸,根本没能从手术台下来。

如今她不过是看他们挺惨的,加上良知上过不去……毕竟马上就要狮子大张口了,权当是对金主的一丝尊重吧!

她亲自演示了一遍保暖壶的用法,往空碗里倒上面汤,“趁热喝!”

这三个字不知为何点燃了小女孩真实的情绪,让这个孩子一直伪装着天真淡然的眼神里流露出最恳切的感恩,规规矩矩的举碗鞠躬,眼眶发红的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沈洛禾抿抿唇,从兜里掏出一次性吸管,放在折叠床上,不去看用碗遮住脸的小女孩眼角滑落的泪水。

静谧的问诊室只能听到呼噜呼噜的喝汤声,还有她微不可查的叹息……

翌日清晨,天蒙蒙亮。

沈洛禾是被冻醒的。

她起床打开窗帘看见一片片雪花铺满了整个前院,河面上已经结了冰,田地白茫茫的很是好看,远远望去,连平时喧闹的村落都染上了白雪的安宁。

主路上的车辆因为大雪覆盖了道路,变得慢吞吞起来,一辆接着一辆,很多是周围村子里往城里赶路上班的打工人。

她伸了个懒腰,把窗户推开通通风,扑面而来的凉气瞬间将最后一丝睡意扫去,人也一个激灵。

等等!

好像忘了什么!

药丸!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