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陈南风的泪及时收住了。【系统要相关检测到太子真心实意信赖,才能判断任务失败!宿主下一次努力。】原来是如此!默默的擦干净眼泪。害,白刻苦用功了。太子虽更年轻,但是当然出生于帝王家,自小刀光剑影,阴谋诡计早已百毒不侵,凭她三言两语怕是唬弄不过去的。但是她前生的【系统必须检测到太子真心信任,才能判定任务成功!宿主下次努力。】。...

“……”

陈南风的泪及时止住了。

【系统必须检测到太子真心信任,才能判定任务成功!宿主下次努力。】

原来如此!

默默擦干眼泪。

害,白用功了。

太子虽年轻,可是毕竟出生帝王家,从小刀光剑影,阴谋诡计早就百毒不侵,凭她三言两语怕是糊弄不过去。

虽然她前世的职业是私家侦探,为了取证也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充当过各种角色,可是面对楚霁这样身份的人物,就没有了优势。

“系统,太子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

幸亏她有系统,还不至于瞎子摸黑,而且省时省力。

要获取太子的信任,可以投其所好,让他暂且放下戒心。

【系统检测到太子喜欢女人的类型是空白。】

不会是不喜欢女人吧?

张良娣不是流产了吗?不近女色又怎么会有孩子?

可是作为太子,府中的女人除了张良娣还是太子妃,也着实少得可疑。

也许有什么秘事?

她也许可以从这一方面入手查查……

“那他的爱好是什么?”

这个总不至于没有答案。

【系统检测到太子的爱好广泛,琴棋书画诗酒花……】

呵,难缠的对手。

“你怎么还在这?”

楚霁瞧她刚还哭的伤心,泪痕未干,此时又公然走神,许是在谋求什么?语气就有不愉快了。

“啊?”

陈南风思绪被打断,才想起告辞的事,“臣妾告退。”

殿中终于静谧下来,尤显空旷清冷。

楚霁唇边缓缓有了一丝浅浅的弧度,转瞬即逝……

翌日。

“娘娘,夫人病了,派人传了话来,您是否要回府瞧瞧?”

别人瞧不出陈南风换了个人,原主的亲娘能瞧不出?

陈南风根本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去见原主的亲娘。

可是亲娘生病了,她作为女儿没有理由不回去。

陈南风被迫同意,“那就回吧。”

路上系统就告知了陈南风原主的母亲是长孙氏。

原主是嫡女,有个亲弟弟陈墨,还没有成年,是当朝尚书令陈阜的老来子,除了休沐日都在太学读书。

其他妾室的儿女都不受陈阜重视,早早成了家,或是走马上任,离家远远的,庶出的女儿们也都嫁了人。

“娘。”

知晓长孙氏一向疼爱原主,陈南风也得亲亲热热的演出戏。

“我的儿啊。”

长孙氏生得白净,又会保养,风韵犹存,只是狭长的眼眸下暗藏股凌厉之势,可知平日里也是外柔内刚之人。

“娘,您不是病了吗?”陈南风也不客气,出于职业习惯,她很注重微末细节,拉着长孙氏的手就紧挨着坐了下来。

“我的傻儿,娘不这样说,你有借口回家?”

长孙氏嗔怪一声。

吩咐下人上了陈南风最爱吃的糕点,才屏退了一干人等。

“儿啊,你受委屈了。出嫁前为娘嘱咐你弹压妾室,不能由那些妾室越过你去。可是你是正妻,面上的功夫也不能忘了,以免落人口实。”

长孙氏摸了摸陈南风的手背,一副慈母心肠。

“张良娣的孩子没了就没了,那是她命不好,不能怪你。只是你中毒的事……她未必不敢做,等日后寻机料理她便是。”

陈南风心中一凛,长孙氏讨论杀人害命就像讨论天气一样自然。

屋内浓烈的熏香下隐隐有股苦意……

“至于晋翁县主,你昨日得罪了就罢了,日后可不许了。太后虽然与陛下不是亲母子,可是总归是太后,你要顾忌些。”

昨日才发生的事,长孙氏这么快就知道了?

看来她的身边还安插着眼线。

除了翠芝,她一时想不到别人。

若是长孙氏察觉她女儿换了人……陈南风的脖子冷嗖嗖的。

活着真不易。

“儿啊,你还是要想法子与太子圆房,早日生下皇嗣。女人有了子嗣就有了依靠,你又是正妻,地位就稳固了。”

长孙氏苦口婆心的说道,细长的眉逐渐结了一层寒霜。

“太子冷落你,就是冷落我们陈家。可他就算当了皇帝……也要靠着我们陈家呢!你中毒的事我和你爹不会轻易松口。”

陈阜是皇帝的左膀右臂,大权在握。

要想改变大晋在楚霁继位后覆灭的结局,这根刺不拔,终究是大患。

今日不反,明日反。

断不会因为失去一个女儿,就生了造反之心,怕狼子野心,早就蠢蠢欲动了。

即使是亲女,不过也是颗棋子,日后生下的皇嗣就是他们手中的傀儡!

“女儿记住了。”陈南风此时很顺从。

一时背靠大树好乘凉。

“从前你就被太子迷得五迷三道的,娘的话也不听,娘都是为了你好。”

陈南风认同的点头,可不是为你洗脑,为你好吗!

长孙氏又道,“你且安心在府上住着,等着太子亲自来接你,我们陈家就当给他一个台阶下了。”

“他怎么肯来?”陈南风脱口而出。

“他不想来也得来!”长孙氏从容道,“皇后可不会允许你们夫妻二人离心。”

陈南风一时想不出对策,只得应了。

红霞刚染红了天际。

楚霁就来了。

束发金冠,锦衣华服,身后浩浩荡荡跟着一群侍卫奴仆,排场……十足。

深怕旁人不知道他是太子似的。

如此隆重,想必是负荆请罪给陈家看的。

楚霁无可挑剔的眉扬了扬,柔声对着长孙氏道,“天色已晚,本宫来接太子妃回府,想来岳母不会见怪吧?”

“殿下亲自来接娘娘,真是体贴入微。妾身身子偶感不适,娘娘孝心,才留了下来。”

长孙氏神色很恭谨,说话也很谦和。

什么是演技?

连陈南风都自愧不如。

“本宫听闻岳母身体不适,特意送来了百年雪莲,还请岳母笑纳。”

楚霁一脸关怀,温润如玉。

身边的宫人立刻奉上了满是宝石镶嵌的礼盒,高高跪举到了长孙氏的跟前,闪瞎眼呀。

远远望去,当真一副母慈子孝的美画。

“多谢殿下。还请殿下与娘娘不嫌弃饭菜粗鄙,用了晚膳再走。”长孙氏含笑道。

太子欣然允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