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华灯初上,陈府热闹的场面出来。陈阜与妻妾早就跪迎着太子设宴。楚霁与陈南风一入坐,流水的美味佳肴就摆上了桌。楚霁是贵客,他与陈南风坐了上位主桌,陈阜与一众妻妾坐在下方近侍。“闻听殿下亲手来迎娘娘回府,臣甚感为之动容,还望殿下不被人嫌弃鄙府的饭菜粗简,酒陈阜与妻妾早早就跪迎着太子赴宴。。...

华灯初上,陈府热闹起来。

陈阜与妻妾早早就跪迎着太子赴宴。

楚霁与陈南风一入座,流水的美味佳肴就摆上了桌。

楚霁是贵客,他与陈南风坐了上位主桌,陈阜与一众妻妾坐在下方随侍。

“听闻殿下亲自来迎娘娘回府,老臣深感动容,还望殿下不嫌弃鄙府的饭菜粗简,酒水不佳,随意食用些。老臣先干为敬。”

菜一上,陈阜就开始劝喝酒。

楚霁也不推辞,端起酒一饮而尽,“岳父见外了,本宫到了爱妃的家里犹如在自家,怎么会有嫌弃一说。大家就随意些!”

“谢殿下,谢娘娘恩典。”下面的应答像事先排练过似的整齐。

“承蒙皇后关怀,还望殿下与娘娘……”

陈南风无意于男人之间潜台词的较量,翻译过来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意思。

干脆打量下方的人来。

周围的姬妾大多年轻美貌,唯唯诺诺,看起来很惧怕长孙氏。

只是陈阜长得就有些对不住观众了,皮肤黝黑,嘴角还有颗黑痣,说话正气凛然,可感觉就是个反派。

陈南风收回目光,落在了琳琅满目的桌上。

摆在眼前的糖醋鱼散发着幽幽的醋香,勾起了肚里的馋意,筷子就落下了。

陈南风在太子府吃饭的时候用的是木筷,陈府则用的是银筷。

没想到银筷比木筷长一些,拿在手中重不提,又滑溜。

夹了好几次都落了空。

只是陈南风能为小小的一块鱼肉打了退堂鼓吗?

不能。

她加重了力气。

鱼肉不平何以平天下。

只听滋啦一声轻响,那鱼肉终于扒拉下来,岂料横飞了出去,在空中完美落下,不偏不倚就砸在了太子高挺的鼻梁上。

“啊!”

楚霁不备,惊呼一声。

欻欻!

顿时刀剑出鞘,齐刷刷的比划在陈南风周围。

领头侍卫沉喝一声,“谁敢谋害太子!护驾!”

肝胆一颤。

众人脸色大变,哪里见过此等场面,慌乱跪地。

“来人,派人封住陈府,不能让那刺客跑了!”楚霁果断下了令。

两队侍卫当即领命而去,而后整个陈府灯火通明。

事发突然。

一股冷意袭来。

陈南风吞了一口唾沫。

“殿下,方才是臣妾……”

楚霁眸色不明,他听到了身旁女人传来微弱的声音,可是他并未理会。

这是难得的好机会!

若是能趁机在陈府搜寻出什么重要的证据,那么提前布置,或许……

“殿下,方才是臣妾夹菜时不小心手滑,以致砸到了殿下,还请殿下恕罪。”

掷地有声。

连座下的人都听见了,陈阜稍稍抬了头。

楚霁不能再继续装聋作哑,只得顺势看向陈南风,“你说什么?”

陈南风正面迎上他极具压迫的视线,出手轻轻一点他的鼻尖。

大胆二字还未说出口。

陈南风就向他说明了指尖残留的红色汁水是糖醋鱼汁。

这个女人的眼睛透亮,清晰的映出他那稍显紧绷的下巴。

“哈哈。原来是场误会。”

楚霁笑了。

白玉般的鼻梁形成一道完美的弧线,很是勾魂。

“让殿下受惊了!”

陈阜松口气,笑容又堆上了脸,却未传达至眼底。

长孙氏也附和道,“想必娘娘也是无心之失,还望殿下恕罪!”

“岳父,岳母快请起,是本宫误会了。”楚霁语气很温和,仿佛方才剑拔弩张的气氛压根儿不存在。

还出手虚扶了陈南风一把,“爱妃快起。”

“宴会继续吧。”

楚霁开了口,众人也不敢说不好,一时又恢复了热闹。

【系统检测到太子情绪波动较大。宿主请随机抽取任务,完成与太子的互动。】

陈南风也没有迟疑,随机点了任务转盘。

第一次任务失败,她还没有任何系统奖励。

这次机会难得,太子心绪不宁,心智就薄弱些,可趁虚而入,完成任务!

【请宿主完成与太子亲密互动:当众牵手十秒。限时五分钟之内完成。】

夺笋啊。

反正就是霸王硬上弓呗。

“殿下,臣妾敬您一杯,就当给您压压惊。”这种时候,陈南风也顾不得流氓不流氓了,先完成任务紧要。

视线随之落在了那双纤长素净的手上,直至见那手缓缓靠近酒杯时,陈南风吞了一口唾沫。

“殿下您的手……”

还不等楚霁低头,手就被一片柔软握住了。

“您的手有些赃了,臣妾给您擦一擦。”

陈南风敏锐感觉到掌心的手想要迅速逃离她的掌控,暗中使了劲,紧紧不放,心中默默倒数,“五,四……”

另一只手则缓缓的抽出锦帕。

“宿主任务成功!奖励已经发放至宿主的个人账户中,请查收!”

陈南风心中一喜。

立刻丢开了楚霁的手,好险!

这十秒格外漫长呀。

幸亏当着众人的面,楚霁不好发作,否则肯定早就把她踢翻了……

“不是说本宫的手脏了?”楚霁的声音有些哑。

掌心的温度骤然失去,见陈南风若无其事的转开了脸,仿佛从没有擦手的事。

陈南风显然一愣,后知后觉递给他一条锦帕,“殿下快擦擦吧。”

锦帕上还残留她手心的温度,一股子淡淡的果香袭来。

楚霁从心底升起一丝烦躁,顺手将那锦帕扔了回去,“不用了。”

陈南风知晓他肯定是生气了。

被讨厌的女人摸了手,能开心吗?

她总不能得了便宜还卖乖。

否则她接下来的任务还怎么完成?她还得靠这副身体才能继续活下去呢!

所以陈南风保持微笑,自然而然的收回帕子,完全当做没事发生。

落在众人的眼中,那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听闻太子妃并不受宠,可看着两人大庭广众下手拉着手,还互相传递着锦帕……

“咳咳……”

年轻人就是不够沉稳。

陈阜轻咳几声,众人才恋恋不舍的收回了探究的目光。

“殿下,老臣再敬您一杯。”

陈阜目不斜视,想不到传言不实啊。

那方才的事……必是个误会。

太子并没有借题发挥,企图构陷他们陈家……。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