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这场宴席但是散得早,楚霁喝多了,只好借宿在陈家。“娘娘,殿下了入寝,婢子等就告辞了。”侍女们估么着是授了长孙氏的意,走之后还随手灭了几盏火烛。屋内也不知道何时点上了熏香,几股子轻烟袅绕。满满心机。夜深人静人静。陈南风迫不及待再打开了奖励。【恭喜恭喜宿“娘娘,殿下已经就寝,奴婢等就告退了。”。...

这场宴席还是散得早,楚霁喝醉了,只得留宿在陈家。

“娘娘,殿下已经就寝,奴婢等就告退了。”

侍女们估摸着是授了长孙氏的意,走之前还顺手灭了几盏火烛。

屋内也不知何时点上了熏香,几股子轻烟缭绕。

满满心机。

夜深人静。

陈南风迫不及待打开了奖励。

【恭喜宿主个人魅力值提升10%,恭喜宿主荣获解毒丹和止血丹各一颗。】

系统声音刚落,手心就出现了两颗红蓝药丸。

散发出浅浅的药香。

在医学不发达的古代,这两颗药丸很实用。

陈南风将药丸贴身放好,才想起睡觉的事。

屋里只有一张床,外室又有侍女守着,想出去怕是不可能的。

只能打地铺,陈南风倒也不娇气,睡哪里不是睡。

楚霁双目紧闭,脸颊微微泛红,呼吸一深一浅,睡得挺沉。

陈南风脑中忽然就生出“公子如玉”四个字来。

陈南风怕惊醒了他,只能缓缓的拉扯床榻靠里的棉被。

“你不要碰本宫!”

楚霁醒了。

眼眶里浮现了几根血丝,语气着实可恶。

陈南风起了心思逗弄,勾了勾嘴角,“隔墙有耳。”

“你……”

楚霁见她的脸庞出奇的温和,似笼罩了一层淡淡的金辉,不觉压低了声,“休想……”

“碰你是吧?”陈南风自觉接过话,“您放心,我发誓不会碰您。”

原主是饥渴成什么样了!

可怜的太子,光是看见她这张脸都有心理阴影了。

“您放心睡,我去睡地上。”

当即抱走一个软枕和一床被子,往地上一铺,立刻躺平。

也不知是饮酒的缘故,陈南风入睡很快。

这一觉睡得很安稳,直至听到敲门声,陈南风从梦中惊醒,下意识将被子枕头通通扔上了床。

“进来吧。”

楚霁也不知何时起了床,衣服都自个儿穿好了。

“翠芝,我们吃了早膳就回府。”

陈南风瞥了一眼坐得远远的楚霁,说道。

翠芝应声来到陈南风的身边,悄声道,“昨夜娘娘与殿下睡得可还好?没听到府中的响动吧?”

“什么响动?”

陈南风问道。

“说是半夜进了小贼,幸亏发现得及时,府里也没有什么损失,只是让那贼跑了。”翠芝接着道,“老爷夫人怕惊动了殿下与娘娘,早上还特意着人来问了话。”

“我与殿下都喝多了,睡得熟,既然没什么损失,这件事就别在殿下跟前提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草草吃了早膳。

陈南风与楚霁一同拜别了长孙氏。

幸亏她没有与长孙氏单独相处的机会,怕长孙氏问起同房的事,不好糊弄。

两人又在长孙氏关切的目光下上了马车,陈南风才觉得这一趟……累呀。

上了马车,陈南风与楚霁各坐一边。

没走几步,马车一个颠簸,楚霁的胸膛上就猛然撞来一个软物。

一股子清甜的果香擅闯入鼻,随之就是胸口一阵剧痛,感觉一股子温热在迅速流失。

楚霁竭力克制住即将出口的呻吟。

“殿下,娘娘,请恕罪,奴才御马不力,没看到地上的碎石,还请稍等片刻,侍卫们正在清道。”

马车终是稳了下来。

陈南风揉了揉脑袋,赶紧坐回了原处。

觑了一眼,楚霁的脸色果然不好,生闷气可会短命的,这样可不行,她还得靠着他做任务活下来呢!

可方才真是意外呀。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陈南风明智选择道歉。

又见楚霁紧紧抿着唇不说话,只得心中吐槽。

不就是轻轻撞了他一下,如此心胸狭窄也太没有男主的风范了吧!

马车又动了。

下一瞬,楚霁无声无息的倒在了座位上。

胸前的披风也趁机滑落,暗红的血迹从胸前点点渗透了出来。

陈南风眼皮一跳。

伸手扯开对方的领口,却见里面裹有一层雪白的绷带,血还在不断涌出。

陈南风后脊一凉。

万一他死了,她的任务肯定就失败了!

喊人是万万不可。

眼下必须止血,否则他这样流下去必死无疑。

“你,你别……”

昏迷的人冒出几句呓语。

陈南风适时捂住他的嘴。

【系统检测到太子气息微弱,请宿主立刻施救。】

感情她的止血丹是给太子准备的!

虽然陈南风舍不得,可是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

果断将红色的药丸给他服下了。

血很快就止住了。

陈南风见他脸色苍白,唇色全无,下车的时候容易惹人怀疑,手指沾了点血涂抹上去。

又将车帘扯下,将他的胸口细密的缠了好几道,重新系好披风……

“娘娘,殿下酒醉一直未醒,要不要宣太医来瞧瞧?”

翠芝看着昏睡的太子,不放心问道。

她记得太子上马车的时候明明气色还好,下车的时候居然睡着了,还是由娘娘亲自护送回来的,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

“不用太医,酒醉了不都是这样吗?”

找太医来?那不是穿帮了。

“娘娘要留下来照看殿下吗?”

张南风当然拒绝,回去歇着不香吗?

她又不是舔狗。

想起陈府昨夜的小贼?

怕是就是眼前的太子吧!

至于他为何装醉夜探陈府,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系统提示:太子受伤,宿主亲自照顾很容易触发任务哦。】

这是周扒皮,不是系统。

能不能让她愉快的长长身体。

“娘娘,奴才唤了婢女服侍殿下更衣,您就放心歇一歇吧。”说话的是从小服侍太子的太监徐东海。

更衣?

陈南风立刻醒了神,“不必了,将衣衫留下,本宫亲自为殿下更换。你们都下去。”

“是。”

徐东海可不敢得罪眼前这位太子妃。

她虽然不得太子宠爱,可是皇后娘娘看重,家世又好,前段时日伤了皇嗣,还不照样不了了之。

待所有人退下后,陈南风一把掀开楚霁的被子,解开他的披风,褐色的血迹已经凝固了……

麻利的将换下的血衣通通打包,压在了楚霁的脚下,才为他妥帖的盖好了被子。

原主的身躯太过瘦小,体能不佳,这一翻动作下来,陈南风累到不想动弹。

用锦帕擦了额头细密的一层汗,才出了寝殿。

功成身退。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