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小元宝靠在她的胸前摇摇头:“娘亲不论做什么,元宝都会怪娘亲的,娘亲是天底下最好是的娘亲!”这么可爱的的孩子……这略微对他好一点儿,他就深深的感动的嚎啕大哭,忘了了她之后的狠毒,这原主居然之后究竟是怎么不舍得被虐待他的啊!真的是作孽。啊你活该被自己娘亲人被虐待!真是活该被自己娘亲人虐待!。...

小元宝靠在她的胸前摇头:“娘亲无论做什么,元宝都不会怪娘亲的,娘亲就是天底下最好的娘亲!”

这么可爱的孩子……

这稍稍对他好一点,他就感动的大哭,忘记了她之前的恶毒,这原主竟然之前到底是怎么舍得虐待他的啊!

真的是造孽。

真是活该被自己娘亲人虐待!

乔安好一笑,捏了捏他的鼻子说:“我们家小元宝也是天底下最可爱最乖巧最聪明的小朋友啦!”

一大一小商业互吹着,直到是小元宝开心的笑了起来,乔安好这才是抱着他坐到了旁边的木板凳上喘着气,真的太特么胖了。

动一下就喘的不行,这再不减肥,迟早自己就把自己胖死。

她刚想要倒一杯水,突然之间,查觉到身一股浓郁森冷的杀气从背后席卷而来,那股杀气铺天盖地而来,这种感觉让她本能的心底一沉,下意识的把小元宝给拉到了面前,护在了身前。

她正准备扭过头来时,一把锋利冷寒的剑直直的抵向她的后背,随后一个冰冷入骨的声音在身后低哑冷沉地响起:“说,你是什么人?”

卧槽,好强大的气场啊,这大哥谁啊?

原主怎么着这还是有仇人呢?

本着对这个世界还不了解,原主又这么招人嫌,还胖成这样没有任何反击之举,立马认怂的举着双手求饶:“大哥,有话好好说啊!”

“我做过什么得罪你的事情,你好好说,说开了,我该给您道歉道歉,该给您赔偿赔偿,这刀剑无眼的,咱都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您可不能乱来啊!”

“您……”

那声音冷冷的打断了她的话:“你到底是什么人?”

乔好安有些欲哭无泪,什么什么人,她实在是不明白:“我是乔安好啊,我还能是什么人,我……”

这一次,她话还没有说完,她徒然之间就感觉到背后那剑朝她直直的刺了过来,带着森冷的杀气,吓得她脸色一变,刚想要尖叫,突然,旁边坐着的的小元宝一下子就跳了下来,欢喜不已的叫了起来:“爹,你回来了?”

随后,直接就是朝身后的男人身上扑了过来。

瞬间,那一股杀气远离。

乔安好松了一口气,立马吓得后退了两步,再想到小元宝的叫声,她愣了一下,哈?爹??

什么爹?

难不成是她的便宜老公?

她立马抬头,只见她的身后屋内门口站着一个身穿着灰色粗制布衣的男子,目测是身高一米九左右,头上戴着斗笠,看不清楚模样,但那浑身上下透着的森寒杀气显然是从他的身上传过来的。

只是,在小元宝扑过来后,那一股杀气敛收了起来,取下来了斗笠,顺便一把抱起来了小元宝,与刚刚杀气十足的模样不同,温和地道:“嗯,爹爹回来了。”

而此时,乔安好也是这才看清楚他的五官模样,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惊呼了一声,卧槽,这个男人也未免是太好看了吧??

瞧那张脸上,虽然皮肤如同乡下男人一样粗糙,但眉眼之间风情潋滟,一双剑气逼人的眉骨下是一双潋滟风情的桃花眼,笔挺的鼻子,细薄的唇,无一不透着勾人之势,只是抿唇不笑的时候,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

这原主的男人竟然这么好看,她还要去勾引地主家的傻儿子??

她是不是脑壳有毛病啊???

小元宝被他抱着,也伸手抱着他的脖子,欢喜地道:“爹,我可想死你了,你这一次怎么出门这么久呀?”

男人嗓间低敛地说:“爹有点事。”

说完,抬起头来,眼神锐利的对面的乔安好,并揉了揉他的脑袋,将他放下:“元宝,你先进房间,爹跟你娘说点事。”

小元宝没有多想:“好咧。”

说完,还嘿嘿一笑,顺手把门给关上。

乔安好:“………”

等下,小元宝,别走!!

他爹明显不对劲!

可她还没有伸手,男人声音冷冷响起:“你到底是谁?”

乔安好:“???”

哈,啥她是谁?

她看着他,没好气地说:“什么我是谁?”

“我不就是你娘子吗?”

咳咳,娘子,这么说没错吧,古代都这么说!

男人抬起头来,那双潋滟的桃花眼此时如鹰般朝她看了过来,仿佛是透过她这一张脸看到了她的内里:“你不是乔安好,你到底是谁?”

乔安好:“???”

哈,她不是乔安好?

虽然,她现在内核确实不是乔安好了,但身体还是同一个人啊,她脸也没有变化,怎么就不是乔安好了?

她拧着眉头:“我不是乔安好我是谁?”

男人盯着她,目光冷如冰刀:“乔安好又蠢又坏又胆小,怎么可能敢动乔秋月,你还敢跟我说你是乔安好?”

乔安好:“???”

她很快就代入了角色:“我又蠢又坏又胆小,那你娶我干什么?”

“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娶了我,你还骂我?”

男人:“………”

他目光森森的看了她一眼,那一张脸上看不出来任何变化,完全就是同一个人,可行为处事,却仿佛彻底的变了一个人似的。

但他却是找不出来一丝变化。

也罢。

他敛着眼眸:“你说的没错。”

“既然如此,那我们和离吧。”

乔安好:“???”

哈,咋就又和离了?

她愣了一下:“等等,怎么就和离了?”

男人声音敛收起来所有的情绪,声音清冷地道:“你本就不甘愿嫁与我,如今我还你自由身,我们和离。”

乔安好:“???”

是原主不愿意嫁给他,可不是她啊!

男人干脆利落的样子道:“你收拾一下你的东西就回去,彩礼钱也不必你家还我了,和离书晚点我会送到!”

乔安好一听说都要把她送回去了,再想着她刚刚把乔秋月打成了那猪头的样子,脸色变了变,忙道:“没有,我没有不愿意嫁给你。”

不能和离,绝对不能现在和离。

当然,她也不是非要嫁给他,她也不是不想和离,而是,就现在这种情况,她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