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没人问侯平安怎么有钱的人买XC60这种三四十万的车。老规矩,一人点一个菜,最后加个汤,最后端上桌是三个火锅八个盘。闲阁的菜品有点儿抽疯,有时候候非常好吃,有时候候凑活。饭桌上聊点儿学校里的趣事,主要原因是各个班上的学生。没人提出喝酒时,通常这种平伙的聚闲阁的菜品有点儿抽风,有时候好吃,有时候凑合。。...

没人问侯平安怎么有钱买XC60这种三四十万的车。老规矩,一人点一个菜,最后加个汤,最后端上桌就是三个火锅八个盘。

闲阁的菜品有点儿抽风,有时候好吃,有时候凑合。

饭桌上聊点儿学校里的趣事,主要是各个班上的学生。没人提出来喝酒,一般这种打平伙的聚餐,是没人主动提出来喝酒的,因为饭钱都是平摊,你喝酒了,就意味着你占了其他人的便宜。

都是年轻人,没有占小便宜的习惯。

“今天孙老师班上的周开喜和老覃吵起来了,老覃气得要死,坐办公室拉着孙老师机关枪一样的讲了一节多课。”数学组的杨月芬吐槽,年轻的姑娘才进学校一年就当了高一班班主任。

“我们这里有没有单身的,要不没女朋友男朋友的,现场凑对。”李文秀哈哈大笑。

“有对象的也不要紧,反正还没结婚。”何娟继续开车。

杨月芬就看了侯平安一眼。

玩笑归玩笑,吃饱喝足,年纪最大的侯平安去结账,去的时候说了一句:“今天我提新车,这顿算是我请,给我庆祝。”

等结完账回来,手机就受到他们的微信转账。平摊的。

“今天就算了,以后有时间了,请我们吃大餐!”坐副驾驶的李文秀给侯平安解释,这顿饭花费600多,老师的工资不高,所以没理由让一个人结账的。青年老师工资本来就不高。

侯平安点头:“省了一笔。”

一车人都笑,魏冉歆坐后排插嘴:“等改天一起去市里面吃大餐!”

“也行!”

开车回学校,车进了宿舍区,停下,纷纷下车,和侯平安再见之后,就各回各家了。侯平安停好车,手机震动了一下,有人发信息来了。

“晚上一起唱歌?”

发信息的是魏冉歆。

文科语文有早自习没有晚自习。理科有晚自习没有早自习。文科老师晚上时间自由支配。

侯平安没有多想,回复了一句:“几个人?”

“我、何娟、李文秀还有罗嘉薇。”

“我是花中的一片绿叶啊!”侯平安开玩笑。

“你是一片绿叶衬托四朵花。”

“走吧,我把车开到校门口等你们。”侯平安答应了,各种娱乐场所,他熟得很,前世浪的太多了。

四个女人嘻嘻哈哈的到了门口,还都打扮过。李文秀还是要坐副驾驶。结婚才两年的少妇,没有孩子,挺喜欢玩。

开了个中包,五个人进去嗨歌。

李文秀嗨得最厉害的时候,像极了抖音里的那种跳热舞的小姐姐们,她是音乐老师,唱歌真的很好听。

“倒酒倒酒!”谁歌唱完了,必定每个人都会举杯啤酒敬她。

侯平安开车,只喝饮料。

“唱一个,我给你点!”李文秀很活泼。

“我自己来!”侯平安也不客气,点了首《女人花》。男声唱出来,还挺有感觉。李文秀就拼命的鼓掌,自己还端着一杯酒找侯平安的饮料杯子碰。

“我们合唱一个!”罗嘉薇也凑热闹。

唱了一首《相思风雨中》。

几个人玩得很开心,最后12点半才散场。校门关了,侯平安就提议开房间。房间开在这栋大楼的六楼。三间房,侯平安付款。

侯平安自己一个人一间房,进去之后,洗澡,然后受到魏冉歆的短信。

“侯老师,一共多少钱?”

侯平安算了一下:“算1000吧。”

没过多久,陆续来了四条微信,四个人每人转款200元,躺下来睡觉。

第二天没早自习,侯平安睡了个早床,下去退房间,顺便路边吃了个早餐。到了学校的时候,已经是快九点钟了。

办公室里只有何娟在英语组那边坐着。看侯平安进来,挥手打了个招呼。

“报告!”

“进来!”

“侯老师,作文要不要誊写在作文本上?”语文课代表冉文淇很干练,很负责任。翘起来的马尾巴在她小跑进来的时候,还左右甩动。

“誊第一篇!”侯平安说。

“好嘞!”

脆生生的答应一声,又一蹦一跳,两手左右摆动,就像是跳着行军一样的活泼的出了办公室的门。

教室里闹哄哄的,冉文淇一进教室,蹦到讲台上,拿起尺子“啪”的一声拍在台上,教室里的目光都朝她看过来。

“把‘如果重活一次’这篇作文藤上作文本,字数800,明天早饭后,组长收起来交给我,听到没有!”又是“啪”的一声,尺子拍在讲台上,冉文淇趾高气扬的回到座位上。

侯老师和自己以往的语文老师有些不一样啊!

侯平安对上课还在适应期,他还在和学生进行试探的过程中。

针对性的对学生缺啥就讲啥!

象牙塔里的学生缺乏社会性。这个侯平安擅长啊!

“侯老师,要不要听课?”

黄胖子鬼鬼祟祟的过来,手里拿着听课本。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勤快了?侯平安看他,明白:“那个实习老师的课?”学校指定黄胖子当实习老师卓玲的指导老师。

“我接了个苦差事啊,每周起码听三节课,还要指导。我这是命苦!”黄胖子的嘴巴都笑得咧到后脑勺去了。

“滚,不去!”

正说话,卓玲老师进来了,很文静的坐在自己的办公桌边。她的办公桌和黄胖子的办公桌是面对面的。

“黄老师,我的教案待会儿发给你给我审核下!”卓玲说,“我发电子档给你还是打印出来?”

“发电子档吧!”

“麻烦了,黄老师!”卓玲挺懂礼貌的。

湘南省文理学院是常陵市唯一的一所一本学校,主要是以培养师范生为主。前身也是常陵市师范专科学校,全国扩招候,改成二本的文理学院,去年升了一本。

办公室里老师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然后十点下课做课间操的时候李文秀和罗嘉薇也回来了,魏冉歆也连上两节语文课也回到了办公室。

“没想到侯老师唱歌还蛮好听的。”魏冉歆坐侯平安斜对角。

“一般一般,办公室第三!”

“哈哈,真好听,我没拍马屁!”魏冉歆也笑了。

手机响了,接通,是装修公司。

“侯总,您的设计图我给你发微信上,您看看,有什么要修改的,再来公司确定下来。”设计师从售楼小姐姐那里拿到的微信号。

127平的房子,两梯三户,公摊面积大,实际内空面积不过是99平米。看过样板间,因为设计好,空间利用率高,其实也还行。按照侯平安的想法,那就是一个主卧,一个客房,一个电脑娱乐房。电脑娱乐房比客房的面积都大,有电脑桌和投影仪。还有芝华士的航空沙发双人座。

一张一张的看图片。

“这设计……挺好的啊。你装修啊?”旁边眼尖的李文秀发出惊讶的声音。

“看看!”

斜对角的魏冉歆上身趴过来,看侯平安的手机。

“现代简约的风格我挺喜欢的。”魏冉歆把侯平安的手机朝她那边摆正,很认真的点评,“这主卧的色调还不错,偏暖一点好。还有这个……主卫,应该有化妆架的位置……”

“我一个单身汉,要化妆架干嘛!”侯平安回一句。

“要不我给你介绍个?”魏冉歆似笑非笑。

“按揭怎么办的?怎么走流程?我想给我女儿在常陵市买一套。”郭亚娟是中年妇女,操心儿女的事情。更关心这个。

“没动公积金!”侯平安笑。

“商业贷啊?利息太高了,不划算啊,反正公积金放那里又没多少利息,怎么不用……”

“没贷款!”

办公室里顿时一静。

“好啊,富二代的身份暴露了是不是?”魏冉歆哈一笑,将手机还给侯平安,坐了回去,还开了个玩笑。

侯平安也笑:“我摊牌了,其实我是就传说中的隐形富豪。”

办公室里顿时一阵大笑,黄胖子也准备过来和侯平安闹一闹,但是上课铃响了,他对侯平安挤眉弄眼,跟在卓玲后面,走路都抖着肥肉。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