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引子武朝女帝寒冷的冬日酒醉,下旨百花怒放,众花仙敢违逆圣命,承旨开花后,严重违反天条。天帝怒,曰:“众花仙逞艳于非时之候,谄媚于世主之后,致令时序错乱,谪贬凡间,历尽劫难,方能花开为仙。”因而,贬降武朝境内的众花妖本体皆难以开花后,去迎接着自己命中注定之天帝怒,曰:“众花仙逞艳于非时之候,献媚于世主之前,致令时序颠倒,谪贬凡间,历经劫难,方能花开为仙。”。...

谪花娇

推荐指数:10分

《谪花娇》在线阅读

引子

武朝女帝冬日酒醉,下诏百花盛开,众花仙不敢违抗圣命,承旨开花,违反天条。

天帝怒,曰:“众花仙逞艳于非时之候,献媚于世主之前,致令时序颠倒,谪贬凡间,历经劫难,方能花开为仙。”

因此,贬降武朝境内的众花妖本体皆无法开花,迎接着自己命中注定之劫数。

--------------------------------------

兰叶春葳蕤的三月。

武朝,白玉城宗主府。

曛晦潮湿没有窗的地牢内,猎妖师常明手中鞭子在空中翻出个凌厉弧度,“啪”的一声,落在被铁链捆缚的女子身上。

“花妖白希,说出进入云霞谷的方法,饶你不死。”

花妖白希脚下,鲜血盛开如彼岸花;头上,乌发飞扬似瀑;眉间,妖纹赤色若染血。

忽的,她身上涌出潮水般磅礴白色妖气,照得牢房内朗若张烛。

妖气触发铁链上朱砂黄符,发出道道金光,灼烧白希妖身,摧毁内力,蒸腾起袅袅白烟,转瞬成黑。

寻常妖类,十张三清镇妖符便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哭喊求饶。

捆缚花妖白希的铁链之上符咒整整百张,灼灼其光,似一轮耀阳,而她却似天生不会说话的哑巴般不发一声。

兴许,她真是一个哑巴!

面色阴沉的白玉城猎妖宗师元沉毅,双手掐诀挥开身前雪白妖气,闪电出手,掐住白希洁白天鹅颈,声音沙哑低沉:“十三年前,上元节甘露寺山下,可是你杀了......”

话问道一半儿,元沉毅忽的瞥见白希眼底闪过一道光芒,忙大喝一声:“快出去。”

“咔嚓”一声,捆缚花妖白希的铁链被挣断,地牢内一众猎妖师来不及反应,全都被雪白如鞭的妖气瞬间抽飞出去,倒地不起。

向后飞退的元沉毅只护住了身侧弟子常明,但二人也都受到了极大震荡,胸口气闷得十分厉害。

浑身是血的白希,手上挂着半截铁链,低垂眸,身子歪斜,额间妖纹已不见,如顽石般木然而立。

鲜血滑过她藕白手腕,顺着漆黑铁链“滴答”坠落,砸在地上,碎又圆。

“爹。”

跨过门槛儿的元君行进牢内,浓烈的花香横冲直撞的攻占他的鼻腔,女子隐在乌发下的半张冶艳面容映入他的眼眸,心脏似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是她......

所有的怦然心动,皆有前因!

“君儿,不要进来。”

元沉毅的警告刚一出口,被门槛绊了一跤的元君就跌到花妖白希身前。

“挟持我。”

他声音极轻,风一吹就散了。

神智有些恍惚的白希微微一怔,垂眸时,一张白净单纯的少年面孔,像是奔出密林的欢快小鹿,撞进她的瞳孔。

“君儿。”

惊呼出声的元沉毅欲上前,白希已手臂一震,铁链如毒蛇般缠住元君的脖子,瞬间将其扯到近前。

二人近在咫尺,呼吸可闻,她在他湖水般双眸深处看到一片澄净,他在她漆黑眼眸中看到磐石般的坚毅。

白希手勾鹰爪,一把掐住元君的脖子。

“让开,否则我掐死他。”

她声音冰寒响亮,他松了一口气儿。

面色晦暗的元沉毅见爱子被掳,寒声警告:“卑鄙花妖,你若敢伤吾儿半分,本座定将你挖心扒皮。”

伤重的白希紧咬牙关,控制身体的颤抖,但眼前阵阵发黑,意志力已经濒临极限,她掐着元君脖子的手因无力而松开。

有所察的元君忙抬起手,不着痕迹的将白希的手按回到自己脖子上,并做出挣扎状。

“爹,救我。”

面容惊惶的元君一边喊着“救命”,一边半背着白希行出牢房,表情故作痛苦。

闻声蜂拥而至的数十名白玉城猎妖师,提着剑,围堵住大门口。

元沉毅眼神阴鸷:“花妖白希,快放了吾儿,你逃不掉的。”

弟子常明也高声提醒众师兄弟:“今日已是春月岁杪,‘锦衣圣者’来了若是见不到‘妖材’,咱们都将大祸临头,绝不能放跑此花妖。”

武朝女帝求长生不老之术,命猎妖师诛杀草木之妖,以妖之本体入药炼丹。

一年四季,每季岁杪之时,各城宗主需上供一草木之妖,作为药引,称为“妖材”,由女帝坐下锦衣圣者亲自登门,统一收走。

若有城池宗主未能完成进贡,轻者受蛊虫撕咬之刑,重者当场砍了脑袋,全凭锦衣圣者当日心情。

这厢猎妖师剑拔弩张,那厢元君倏然喊了一声“爹,有鲜血从他脖子上面流下。

眼见爱子性命受到威胁,一向杀伐果决的元沉毅犹豫了。

“师父,决不能放跑她。”

常明敢拿性命打赌,少宗主绝然是故意为之!

孩子傻,当爹的也没办法,元沉毅又怎会看不出这拙劣把戏儿。

好好的猎妖师竟然同情妖,唉!

“君儿,你好生糊涂,你可知,就是她杀了......”

“你娘”二字儿,被元沉毅硬生生吞了下去。

十三年前的上元节,元沉毅夫人带着五岁的儿子元君去甘露寺进香,下山途中被恶妖袭击。

元沉毅赶到时,夫人身死,儿子昏迷,匆匆逃离现场的恶妖正是眼前的花妖白希。

事后,受到过度惊吓的爱子元君精神崩溃,得了狂疾,大喊大叫不止,甚至做出自残的过激行为。

在一次撞墙后,头破血流的元君彻底遗忘了那段儿恐怖经历,以为自己母亲死于难产。

当年儿子发狂时的一幕幕浮现在元沉毅眼前,他不愿儿子记起那个恐怖经历,再次狂疾发作,伤害自己。

咬了咬牙,元沉毅做出一个极可能会后悔的决定:“都给我让开。”

常明不肯轻易退让,但被双眼赤红的元沉毅瞪了一眼,不禁心头一颤,忙同师兄弟一同后退,让开一条路。

“花妖白希,若你敢伤吾儿半分,吾定追你至天涯海角,剜出你的心。”

元沉毅的威胁警告传进白希耳中,好似蜜蜂的“嗡嗡”叫声,轰炸得她头脑越加混沌沉重,渐渐失去意识。

空中,梅风任意的摆弄着云朵,独独有一片云朵任凭风吹岿然不动。

云之上,端坐两位仙君,一白头,一短髯。

白头仙翁盯着行出白玉城的白希与元君,笑问身侧短髯仙君。

“这一世,危宿星君赌是她杀了他,还是他杀了她?”

“花妖可活。”

白头仙翁哈哈大笑:“天帝谪贬百花,降凡历劫受罚,她命数难逃,已被他杀了六世。危宿星君输了六回,还要继续固执下去吗?”

面无表情的危宿星君不言,点了点头。

“好。本仙翁便等着赢走星君的第七根‘金燕翎’。走吧!上面的人还在等消息。”

钉在空中的云,倏然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不见!

神在云端高坐,俯瞰蝼蚁众生,对赌这一世,是他会杀了她,还是她杀了他?

宿命,早已皆有安排,挣脱不得!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