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草长莺飞,曲径通幽。远处峰峦叠嶂,近处树杪百重。白希悠悠转醒之时,趴在元君的背上,不知道身在何处。“放我下去。”她声音虚弱无力飘缈,透着丝丝寒意。“你醒了。”两个笑涡在元君面颊上绚烂盛开,似非常高兴。“放我下去。”白希拧眉,声音轻轻拨高,冰冷冷的远处峰峦叠嶂,近处树杪百重。。...

谪花娇

推荐指数:10分

《谪花娇》在线阅读

草长莺飞,曲径通幽。

远处峰峦叠嶂,近处树杪百重。

白希悠悠转醒之时,趴在元君的背上,不知身在何处。

“放我下来。”

她声音虚弱缥缈,透着丝丝寒意。

“你醒了。”

两个笑涡在元君面颊上绚烂绽放,似十分开心。

“放我下来。”

白希蹙眉,声音微微拔高,冰冷冷的灌进元君耳中。

元君停下脚步,关切问道:“是身上痛吗?”

三清镇妖符损伤妖族元神,白希硬生生抗下百道符咒,元神受损严重,唇白如覆雪。

“趁我没力气杀你,滚。”

猎妖师多诡诈,绝对不会好心救妖。

他救她,只不过是在玩一出欲擒故纵的戏码。

想要通过她进入到云霞谷,猎捕到更多的妖材。

“把你丢在路边,你会死。”

元君十分诚实的阐述事实。

“不放我下来,你会死。”

白希手臂无声的勒住元君的脖子,只是她语未悬口,手便无力的滑落。

“噗嗤。”

他笑出声,极轻。

但她听见了,微窘迫。

这猎妖师少年,着实可恨!

“对不起。”

他声音很柔、很软,有些许不自在。

她不知,他这是在抱歉笑她,还是抱歉她所遭遇?

妖材在猎妖师眼中,就是地里面的萝卜,想拔就拔、想砍就砍、想埋就埋,从不会感到抱歉。

天边晚霞胜火,白希眸光转寒。

火光伴着喊杀声,挥舞着利刃的猎妖师像是地狱钻出的恶鬼,飞溅到白希脸上的鲜血犹如滚烫的热油。

她也曾,相信过一个猎妖师,结果害死了云霞谷的上一任老谷主。

而今,她还恬占了谷主之位。

“吾独来独往,没有同伴儿,你不必在吾身上浪费时间和心思儿,直接动手杀了我吧!”

白希高高的仰起头,奋力挣脱。

看似柔弱的少年双臂十分有力,将白希牢牢的固定在自己背上。

“我从未杀过人,妖也没有。”

猎妖师的谎言一向张口就来,白希并不在意,她故作挣扎,只是为了试探。

他行在坑洼不平的土路之上,脚步稳健,甚至听不到喘息声。

这是内力深厚,还是体力好?

逃,还是杀了他?

白希在心中左右衡量,偷偷运转妖力,身上被三清镇妖符灼伤的伤口一下子裂开,不禁“嘶”了一声,身子一颤。

元君兀的停下脚步,白希眯起眼睛,知晓他应是察觉到她在偷偷运转妖力。

白希垂着的手悄悄往上移,一点点儿逼近元君的脖子。

似完全未有察觉的元君,只是将白希往上颠了一下,防止其滑落,并无其他动作,接着继续往前赶路。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他语气很轻,带着一丝好奇,倏然开口。

“不行。”

白希冷声断然拒绝,他竟只是乖顺的“哦”了一声。

寂静阡陌,回荡着林中飞鸟、叶上夏虫、田畴青蛙的合奏曲。

日光转微,余霞散成绮。

他背着她,沿着清幽曲径,不知行了多久,不知行了多远。

当白希再次尝试运转妖力时,元君忽又开口:“可以问你,是如何被抓到的吗?”

似乎觉得话题敏感,他忙又补充了一句:“因为你很厉害。”

他这是真心话,没有妖,在受了百道三清镇妖符后还能活下来!

白希是云霞谷谷主,不仅妖力深厚且聪慧。

她自己也想要知道,白玉城的猎妖师是如何知晓她在寻花开之法?

武朝境内的花妖似受到诅咒,修行数百年,甚至上千年,本体皆未能花开。

而白希,不仅不能开花成仙,还不晓得自己本体为何种花。

这世间有傲寒梅花、妖冶刺玫、清雅黄菊、并蒂莲花,争奇斗艳,姹紫嫣红。

云霞谷内,就连狗尾草小妖都知自己本体为何,独独她本体花苞雪白似个大馒头,看不出是何花!

外传,先知“白泽”知晓花妖一族花开之法。

寻得花开之法,花妖一族便可增进修为,拥有与猎妖师对抗中自保的能力。

未曾想,白玉城猎妖师竟知晓她所求,假冒白泽设下圈套儿。

看来,她身边出了叛徒!

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在白希脑中飞速闪过。

会是谁?

“是身上又痛了吗?”

未听到回答的元君,又关心了一句。

“不关你的事儿。”

白希冷声,像是教训不听话小孩的严厉家长。

元君又十分乖顺的“哦”了一声,竟似没有一丁点儿的脾气。

沉默是信风吹过后静止的柳梢儿、是蜜蜂离开后粘着晶莹花汁的蕊萼、是溪上情侣离别时的寂寞康桥。

猎妖师少年元君很听话,但也很喜欢打破沉默。

“你还记得三......”

“你哪来这么多问题!”

她不耐烦的打断他。

他却没有一如既往乖顺的“嗯”一声后沉默,而是兀的停下脚步。

这是终于安耐不住要露出本来面目,不再陪她继续演下去了吗?

呵出一口妖气,白希再次缓缓抬起手,勾呈爪。

“那个......他们是你的朋友吗?”

路前方,影影绰绰可见数条人影闪动,皆手提宝剑,腰挂银牌,衣绣仙鹤云纹,猎妖师之行头打扮。

是白玉城的猎妖师追过来了吗?

白希垂下手,掩藏眼中锋芒。

青阳城的猎妖师出来寻妖材,没想到,运气还不错!

面颊黑瘦,双眸精光湛湛的猎妖师胡召,瞥见元君腰间悬挂的猎妖师银牌,不屑的撇撇嘴。

元君头未束冠,系了一条薄荷绿的发带,似柳叶般随风飘荡。身上没有一丝猎妖师的杀伐气息儿,倒像是富贵人家只知读书,不知人间疾苦险恶的小少爷。

胡召怀疑,其腰间挂着的猎妖师银牌是捡来的。

还有他背上受伤严重的花妖,也是运气好捡来的。

“小兄弟,把那小妞儿留下。她,你承受不住。”

扛着大砍刀,不似猎妖师,更像是地痞流氓的胡召咧嘴嘿嘿笑着,露出两排森白大板牙儿。

进贡给女帝的妖材上不会写名字,谁交到锦衣圣者手中就算谁的。

他这个青阳城副宗主,没少干黑吃黑的事情。

今日,不妨再多来一次!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