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义庄,客厅。“慢点儿吃,别心急,锅里除了!”望着狼吞虎咽吃着面条的李文,九叔怕他呛到,急忙让他慢点儿。“咕咚,咕咚!”举起来碗,喝下了汤底,李文这才能满足的擦了擦嘴。这两天他被怪异折磨的寝食难安,别说短暂休息了,连象样的饭都没吃过一顿,终日里都是神魂恍“慢点吃,别着急,锅里还有!”。...

义庄,客厅。

“慢点吃,别着急,锅里还有!”

看着狼吞虎咽吃着面条的李文,九叔怕他呛到,连忙让他慢点。

“咕咚,咕咚!”

举起碗,喝下了汤底,李文这才满足的擦了擦嘴。

这两天他被诡异折磨的寝食难安,别说休息了,连像样的饭都没吃过一顿,整日里都是神魂恍惚的。

如今到了九叔这里,李文彻底的安稳了下来。

毕竟有九叔在,再厉害的鬼也不怕。

九叔就是那种,能给人能给人安全感的人。

“阿文你不是在老家跟你父母做生意吗?怎么到我这里来了?还有你来的时候怎么不先送封信过来,我好去接你啊。”

见到李文放下碗筷,九叔帮其倒了杯茶递了过去好奇的问道。

双手接过九叔递过来的茶碗,李文捧在手中,回想了一下脑海中的记忆,脸露悲伤的回道:

“舅舅,我已经无家可归了,这个世界上除了你之外,我已经没有任何亲人。”

“怎么回事?你快说说,还有你娘和你父亲怎么样了?”

见到李文脸上的悲伤,九叔一下子急了。

要知道,在这个世界,除了秋生和文才之外,他剩下的血脉亲人就是李文的母亲和李文了。

如今见到李文这悲伤的样子,很明显是发生了什么事,想到自己姐姐可能遇到了不测,九叔内心顿时焦急不已。

听到九叔焦急的询问,李文强行让自己流出眼泪,然后站起来“扑通”一下,跪到了九叔面前,伸手搂住他的大腿,抽泣的说道:

“舅舅,我母亲和父亲,她们已经逝世了。”

听到这个晴天霹雳,哪怕镇定如九叔,身体也一个踉跄。

随后,他强压住心中的悲意,伸手将还在抽泣的李文扶起,重重的将他揽入怀中。

“好孩子,别哭,还有舅舅在,有什么事,一切有舅舅为你做主。”

李文努力装出一副被安抚的样子,随后,在九叔的询问下,说出了事情的原因。

原来,这个时空李文的家人在半年前遇到了鬼魅作祟,整个村子里的人全部死于非命,这个世界上的李文,当时在省城上学,才躲过了一劫。

随后再安葬完亲人后,这个时空的李文举目无亲之下,决定投靠这个出家为道的舅舅。

听完李文诉说,九叔叹了一口气,眼中闪过怀念和恨意。

怀念着当年姐姐把他拉扯大的日子,恨那些诡异,夺走了自己如母亲的姐姐。

不过九叔到底是道心坚定,很快内心就平复了下,他不想在自己的后辈面前,露出自己软弱的一面。

伸手拍了拍李文的后背,九叔声音坚定的道:“阿文,从今天起你就在舅舅这里住下,至于你父母的仇,等你在这边安顿好,我就亲自前往你老家,剿灭这些邪祟,为你父母报仇。”

听到九叔的话,李文先是点了点,随后又摇了摇头。

看到李文又点头又摇头,九叔疑惑道:“怎么?你不愿意呆在我这里?”

九叔以为李文摇头,是不打算在他这里安顿下来。

“舅舅,我决定跟你学道,至于我父母的仇,我打算亲自去报。”

听到李文要学道,九叔先是沉默了片刻,随后看着李文严肃道:“阿文,你可要想清楚了,一旦入了道门,那以后就没有后悔的路了。”

听到九叔如此严肃的语气,李文心中一个突突,他这才想起来,好像九叔那些师兄弟,没有一个成家立业的。

难道茅山派,是禁止弟子娶亲生子的吗?

不过他想想又不对,在新僵尸先生当中,蔗姑好像一直在追求九叔,如果茅山派是禁止弟子成婚,那后面他们二人根本就不可能成了。

其实这是李文误会九叔了,九叔之所以这么严肃的询问他,是因为踏上了修行之路,就要与普通人的生活做告别。

修道难,难于上青天。

先不说天赋资质的问题,光这行的危险,就不是普通人能想象的。

踏入了这一行,以后就要经常面对各种诡异,随时都可能丢掉自己的性命。

李文是他的亲外甥,说实话,在内心当中,九叔还是希望他做个普通人。

毕竟他们两家血脉,只剩下了李文这一支了,他还指望着李文娶媳妇,为两家传宗接代呢,万一将来李文死在了除魔卫道上,那他百年以后,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姐姐。

听完了九叔的话,李文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九叔担心的是这个。

“舅舅,父母之仇摆在眼前,相比于做个普通人,每日陷入仇恨的煎熬当中,我更想手刃仇敌。

再说了,就算不成为道士,难道就安全了吗?难道您希望我以后碰到诡异的时候,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吗?

更何况,现在军阀混战,就算我想当个普通人,恐怕也很难有出路,说不准哪天就被人抓了壮丁,就死在了战场上了。

所以与其这样,还不如成为世外之人,活个逍遥洒脱,哪怕我资质平庸,无法入道,但成为了道士,那些军阀之人多多少少也会给点面子,不会加害于我。”

听到李文的解释,九叔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也罢,既然你下了决定,那我就答应你。”

听到九叔答应了自己,李文当场就要跪地磕头,可却被九叔拦了下来。

“拜师的事情先等一等,咱们这一门办事讲究黄道吉日,等我算好了日子,我在正式收你为徒。”

说看着李文一身狼狈的样,脸上露出笑容,拍了拍李文的肩膀。

“赶了一天的路,又碰上了那些诡异,我想你也该累了,先回去洗漱休息一下,明天我先教你一些入门的法门。”

李文闻言,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狼狈的样,用力的点了点头。

随后,便在九叔的安排下,去了一间房间休息。

去房间的时候,李文还好奇,怎么没有看到文才。

后来九叔解释了李文才知道,原来昨天秋生姑妈家进货了,秋生把文才喊过去帮忙搬东西了。

洗去身上的狼狈,换上九叔准备的衣服,累了一天的李文,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看着睡着的李文,九叔眼中闪过一丝疼惜,伸手帮李文掖掖的被子,转身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

来到院中,看着天空中的明月,九叔声音郑重道:“姐姐你安心的去吧!阿文在这里我会照顾好他,有我在,没人再会伤害到他。”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