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半山腰处,一个山洞外。一名相貌清秀的青年,正和一头身高两米多,浑身长满黑毛,肌肉虬结的大猩猩对持着。青年身着一身黑色长袍,双手不敌身后,一脸戏虐的望着对面正大口大口大口喘气的大猩猩。“猴子,咱们了打了足足四天了,我的实力你也看见了,你需要考虑的怎么一名相貌秀气的青年,正和一头身高两米多,浑身长满黑毛,肌肉虬结的大猩猩对持着。。...

半山腰处,一个山洞外。

一名相貌秀气的青年,正和一头身高两米多,浑身长满黑毛,肌肉虬结的大猩猩对持着。

青年身穿一身黑色长袍,双手负于身后,一脸戏谑的看着对面正在大口喘气的大猩猩。

“猴子,咱们已经打了将近五天了,我的实力你也见到了,你考虑的怎么样,愿意不愿意成为我的守护灵兽!”

“吼!”

听到对面的青年把自己称为身体弱小的猴子,大猩猩不爽的怒吼一声,习惯性的想捶胸口。

可拳头刚碰到胸口,顿时一阵疼痛。

它低头看了看胸口被烧得卷曲的黑毛,以及那伤口旁边还结着白霜的毛发,顿时一阵烦躁。

事情是发生在五天前。

当时大猩猩正在洞里悠闲的睡觉,结果被门口的一阵吵闹声给吵醒。

人有起床气,大猩猩也是有的,被吵醒的大猩猩,当时就烦躁的冲了出来,想要把吵醒自己的家伙给狠狠的锤一顿。

然后它出了洞以后,就看到了一个黑衣青年,拿着一个铁桶卷成的喇叭,对着洞里大声喊。

看到吵醒自己的罪魁祸首,大猩猩当时就怒了,直接嚎叫一声就冲了上去。

随后迎接他的就是一阵狂轰乱炸。

什么,火焰,闪电,仿佛不要钱一般,迎面的砸了过来。

一场大战从中午持续到了傍晚,这个青年把自己给砸了一顿后,就悠哉悠哉的转身走了。

然后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一直到今天。

这个青年每天早上过来,再虐了自己一顿以后,便转身就走。

从头到尾是一句话不说,这让大猩猩非常烦闷。

虽然这些小法术对它的伤害不大,但也烦人呀!哦,不对,是烦猩猩啊!

就在今天,这个青年果然一如既往的大清早的就赶了过,然后跟自己打了声招呼,就开始继续狂轰乱炸。

刚开始的时候,大猩猩还非常愤怒,到后来它也放弃抵抗。

没办法,这青年不但法术施展的速度非常快,跑的也不慢。

它想追追不上,打又打不着,所以与其徒劳无功的反抗,还不如直接坐在那里,任凭对方打个痛快。

在大猩猩想来,这个青年估计还会跟前几天一样,打到天黑就会走了。

可结果没想到,今天这个青年,再打完以后不但没走,反而想收自己作为宠物。

对此,大猩猩内心是拒绝的。

它在山上,每天睡觉睡到自然醒,饿了就去找点吃的,除了没有母猩猩之外,它的小日子过的还是不错的。

有这样不错的生活,谁会愿意给人家当牛做马,所以对于这个要求,大猩猩是拒绝的。

站在一个石头上面的李文,见到在自己说完要求,大猩猩就连连摇头,顿时不爽的皱起了眉头。

“猴子,你别不识好歹啊!我可是未来的天师,成为我的守护灵兽,可是多有面子的事情,将来除了让你能吃香的喝辣的之外,说不准我还会给你找个七个八个母猩猩,让你好传宗接代。”

大猩猩刚开始听到李文自傲的说将来他能成为天师,不屑的撇了撇嘴。

它虽然是大猩猩,但并不是傻子。

现在这个世界灵气匮乏,还天师,你在想屁吃!

不过在听到对方愿意让自己吃香的喝辣,而且还会给自己找七个八个母猩猩的时候,大猩猩有些心动了。

毕竟任家镇这个地方,方圆上百里就它这一只猩猩,周围除了人和猴子之外,就没有看到跟它类似的生物,让它在面对生理上的需求的时候十分烦恼。

大猩猩内心不止一次的怀疑,它的母亲是怎么找到它的父亲生下自己的。

见到大猩猩对自己的条件有些异动,李文嘴角露出了笑。

果然,任何生物,在孤独寂寞一段时间,都会对异性产生需求。

“考虑的怎么样了?如果你愿意跟着我,我就答应你,在一年之内帮你找一个媳妇。”

“吼吼!”

对李文提出来的条件,大猩猩看了看身上的伤口,又看了看毫无疲态的李文,犹豫了一下,吼叫了两声,对着李文伸出了两根手指。

李文:……

好家伙,这还是头色猩猩,竟然开口就要两个。

不过对此,李文也没在意。

没办法,有钱任性。

这个时空李文的家庭,是从事商业的。

虽然资产没有任家镇首富任老爷多,估计也有一半了。

在李家满门被灵异杀害以后,李文作为唯一继承人,便继承了李家的财产。

房产家业虽然是好东西,可惜父母都不在了,平行时空的的李文又要投靠远方的舅舅,这些东西又不能扔在这里,毕竟鬼知道将来他回来的时候,这些东西还属不属于他。

所以便把所有的财产全部变卖掉,换成了容易携带的银票,轻装简行的前往任家镇,投靠九叔这个舅舅。

俗话说得好,无论在哪个时代只要你有钱,就没有办不到的事情。

而且在这个时代,大猩猩又不是什么保护动物,想买几只,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所以对于大猩猩提出的一年要给它两个媳妇的要求,李文是十分轻松的点头,答应了下来。

随后,一人一猩猩,就在归属的条件上,进行了友好的谈判,每当大猩猩提出苛刻的条件的时候,李文都会慢慢悠悠的施展出几个法术,在大猩猩面前晃悠晃悠。

看着这家伙用武力威胁自己,大猩猩犹豫了一下,看了看自己的伤口,只能硬着头皮换一个比较好完成的条件。

比如说每顿饭有多少食物。

每天多少水果等一类的条件。

站在远处的九叔,看着跟大猩猩嘀嘀咕咕商量个没完的李文,满意的点了点头。

终于,经过十多分钟的谈判,一人一猩猩定下了一系列的条约。

“好了,既然条件咱们都商量好了,那咱们就开始吧!”

商量完投靠的条件后,李文看着盘膝坐在地上的大猩猩。

大猩猩点了点头,双手摊开表示自己没有什么意见。

随后,李文走上前,咬破自己的手指,在大猩猩眉心胸口的位置各画了一个符号,然后,快速的结印,嘴里嘀嘀咕咕的念着咒语。

“敕!”

当最后一段咒语以及复杂的手势结完后,李文嘴中一声低喝。

就见大猩猩的眉心和胸口上的印记,开始散发出紫色的光,然后慢慢的融进了大猩猩的脑中和胸膛里。

同时,一人一大猩猩,脑海中也有了相连的感应。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