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姑娘?我的姑娘哎,您怎么这个时候睡着了了!”听得声音,沈姝猛然的睁开眼睛了双眼,只会觉得头疼欲裂。平静下去下去后,沈姝有些迷惘的上下打量着重新布置得极尽极致奢华房间。“这是哪里?”她上次也不是在飞升仙界渡雷劫的时候被劈死了吗?流云见自家姑娘好像睡得魔怔了,见状为她穿好平复下来后,沈姝有些迷茫的打量着布置得极尽奢华房间。。...

“姑娘?我的姑娘哎,您怎么这个时候睡着了!”

听得声音,沈姝猛地的睁开了双眼,只觉得头痛欲裂。

平复下来后,沈姝有些迷茫的打量着布置得极尽奢华房间。

“这是哪里?”

她刚才不是在飞升渡雷劫的时候被劈死了吗?

碧落见自家姑娘似乎睡得魔怔了,上前为她穿好衣裙,忍不住邀功道,“姑娘怕不是睡昏了吧,今日陆公子上门和老爷商定和您的婚事,您不是让奴婢盯着清荷在陆公子和三姑娘的茶水下合欢散吗,奴婢已经办妥了。”

“现在就等姑娘和二姑娘带人去抓奸了。”

沈姝眼皮一跳,下药抓奸?

随着一些不是她的记忆涌入脑中,沈姝心中狂跳。

不是吧,不是吧!她夺舍进一本她随意翻了几页的话本里了。

而且还是个恶毒女配!

眼前的碧落是她的贴身丫鬟,就在一刻钟前,原来的沈姝为了不嫁给自己那落魄的未婚夫陆景成,派碧落在陆景成和她的庶妹陆婉的茶里下了合欢散,将她们一同药晕了放在同一张床上,然后她好一会带着人去抓奸。

这样既能让她摆脱落魄的未婚夫从而攀上县令家的公子,也能让她看不惯的庶妹沈婉身败名裂,落得一个和自己嫡姐未婚夫通奸的罪名。

只是原来的沈姝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看不起的这个落魄未婚夫以后会高中状元,最后成为权倾朝野的首辅大人,而她那个被她多番刁难陷害的庶妹以后也会利用她的聪明才智将她们这些恶毒的嫡姐,继母徐氏,以及不管世事的父亲通通斗败,最后诰命加身儿女双全,享尽荣华富贵。

而她现在夺舍的这具身体,以后会被陆景成害得夫家满门抄斩,她也被卖入勾栏院受尽凌辱而亡。

而她现在刚好夺舍在原来的沈姝给沈婉和陆景成下完药后。

碧落见自家姑娘许久不说话,以为沈姝怀疑自己说的,信誓旦旦的打包票,“姑娘你放心,我亲自让人将陆公子和三姑娘药晕了扒了衣裳放在同一床上的,保准您能将她二人捉奸在床。”

沈姝:“……”

她感觉自己的后背凉凉的。

想到书中描写沈姝死的惨状,她忍不住打了个激灵,赶忙问碧落,“陆公子和三姑娘现在在何处?”

她上一世好歹是个救苦济世的医修,这一世她才活过来怎么可能就当个恶毒女配凄惨身亡。

她不能让女主和男主被抓到,只要没有陷害沈婉失了清白,男女主不会那么恨沈家和她,她们的命运都还有机会改变!

碧落以为沈姝要去抓奸了,两眼放光,笑得得意,“陆公子和三姑娘现在在三姑娘的闺房里。”

沈姝点头,示意碧落不要惊动所有人,先带她去秋水居。

沈姝和碧落到秋水居时,整个院子都是静悄悄的,也没有丫鬟婆子守在门口。

沈姝走近主屋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撕衣服的声音。

难道陆景成和沈婉已经……

不行!

她们不可以!

沈姝脑子充血,急得身体发抖,一脚踹开了紧闭的房门。

想象中香艳的画面没有看到,只见沈婉面色潮红的晕着倒在床上。

此时陆景成正坐在桌子旁用撕碎了衣服碎条绑住自己的小腿,被包裹处不断有鲜血冒出。

看得出他是真的忍得辛苦,为了恢复点理智不惜捅伤自己的腿。

沈姝心砰砰直跳,示意碧落去门口守着,自己则快步走到陆景成身前,帮他把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捡起来递给他。

愧疚加紧张,沈姝拿衣服的手都有些哆嗦。

陆景成见到来人是沈姝时,眼中闪过一丝慌张随即又变成了嘲讽,他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这下如你所愿了。”

沈姝心跳如鼓,看来陆景成知晓这是她设局陷害他和沈婉了。

此时陆景成呼吸沉重,眼尾通红,额头满是汗水,整个人像一个熟透的水蜜桃让人垂涎欲滴。

她咽了下口水,有些心虚的开口,“那个……陆景成,你还好吧?”

“不用你假好心。”陆景成闻到沈姝身上的香味,身上更燥热了,强撑着站了起来,哪知眼前一黑,脚不稳踉跄一倒。

沈姝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扶住。

“别碰我!”

陆景成眼里闪过一丝厌恶,想要推开沈姝,哪知药效发作,让他浑身根本没力,只能靠在沈姝的身上。

触碰到沈姝柔软的身体,陆景成像触电一般,呼吸越来越急促,最后只能干涩着喉咙嘶哑道,“别……别扶我,我自己能走。”

沈姝扫了他一眼,叫他满脸痛苦又虚弱的样子,制止了他的挣扎,“别动,我带你走,再不走一会被人发现了就说不清了。”

沈姝看了一眼天色有些担忧,下药这么久了,只怕沈妍这时已经带人来抓奸了,要是真如话本那般被抓住,沈婉和陆景成只怕都要记恨死她和沈家了。

陆景成瘫软无力靠在沈姝身上,两人的身体贴在一块,陆景成俊朗的脸上汗如雨下,理智越来越模糊。

沈姝见他没再说什么,便哆哆嗦嗦的将他手臂抗在自己肩上,步履蹒跚的扶着他往外走。

碧落见自家姑娘将陆景成扶了出来,有些惊讶,她们不是要等人来抓奸吗?姑娘这是舍不得陆公子了?

沈姝见碧落傻愣愣地站着,没好气的吩咐她,“进去将三姑娘衣服整理好,伺候她好好休息。”

碧落还没反应过来,“姑娘,那这样我们不是白忙活了吗?”

沈姝看了一眼面如寒铁的陆景城,又瞪了一眼碧落,“本姑娘说什么便是什么,快按我说的去做。”

碧落低头应是,忙进房内收拾。

沈姝才将陆景成扶出秋水居,就见远处一个鹅黄色长裙的女子带着一众举着火把的奴仆朝她们这个方向走来,还好她反应快,一把搂着陆景成的腰拖他进了旁边的假山里。

陆景成刚要张口说什么,沈姝赶紧捂住了他的嘴巴。

假山内空隙狭小,两人身体紧贴着躲在里面,彼此都能听到对方的心跳,两人都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

没一会,沈妍便带着一众丫鬟婆子从假山旁经过,待人走完后,沈姝这才松了一口气,将自己捂着陆景城的手拿开。

沈姝的手不经意间划过陆景成的嘴唇,轰的一声,陆景成脑中一片空白,一股酥麻触电的感觉传遍他的全身。

陆景成身体一僵,满脸通红,故作镇定的别过头不去看沈姝。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