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沈姝也没特别注意到陆景成的异样,见人都进了秋水居,正准备好扶陆景成黑灯瞎火往自己的院子走,却被陆景成出声拦下了。“她们一会在房里也没抓到人,怕是会从这条路折回去。”沈姝暗道也是,便松了口气,蹲下身揉了揉自己累得酸疼的小腿。这具身体太娇生惯养了,也就“她们一会在房里没有抓到人,只怕还会从这条路折回来。”。...

沈姝没有注意到陆景成的异样,见人都进了秋水居,正准备扶陆景成摸黑往自己的院子走,却被陆景成出声拦住了。

“她们一会在房里没有抓到人,只怕还会从这条路折回来。”

沈姝暗想也是,便松了口气,蹲下身揉了揉自己累得酸痛的小腿。

这具身体太娇生惯养了,也就扶了陆景成走了几十米,她已累的气喘吁吁了。

陆景成看着沈姝这般,满脸复杂。

迟疑半天,他开口问了出来,“沈姝,你为何要这么做?”

陆景成的声音嘶哑中带着疲惫,人有些无力的靠在假山上。

她为了退婚,竟然不惜毁掉自己和她庶妹的名声吗?

她既然已经成功陷害了他和沈婉,为何现在又半途跑回来带他离开,她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沈姝不知他是在责怪自己下药,还是在问她为何来救他。无论是哪个问题,她都不知自己该如何回答他。

陆景成见她沉默,觉得她是默认了。

沈姝见陆景成目光变得阴冷,忙把锅丢给了沈妍,“那个…我听丫鬟说你和三妹被沈妍灌醉了,怕你们名声受影响,这才急匆匆地赶来寻你。”

沈姝故作委屈道,“我好心来为你和三妹妹解围,没想到你还怀疑我,莫不是你怪我误了你和三妹妹的好事?”

沈姝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生生挤出两滴眼泪在眼眶打转。她一脸哀怨地望着陆景成,幽幽叹道,“难道,你一直喜欢的是三妹妹?”

陆景成低头凑到沈姝面前和她四目相对,他目光灼灼像是要将她看穿一般,温热的气息洒在沈姝的脸上,有些痒又有些让人心虚。

盯了半天,陆景成才慢慢吐出四个字。

“牙尖嘴利。”

随即冷笑,“你倒还是一如既往的会倒打一耙。”

陆景成眉头紧紧皱着,神色冷漠地和沈姝拉开了距离,闭眼靠在假山上喘息。

沈姝瞥了他一眼,也不自讨没趣。

两人都不再说话,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只听得黑夜里蛙声一片。

没一会,果然见沈妍一行人从秋水居又折了回来,待人都走远后,沈姝这才从假山里探出了身。

看到身后的陆景成满脸痛苦之色,眼睛湿漉漉的,腿上的血直接渗透到外袍上了。沈姝猜测,陆景成定是忍得辛苦。

若是她之前的药庐还在就好了,她就能从里面找出能解了这合欢散的药丸,也能将他腿上的伤包扎一番,将他赶紧带离这是非之地。

念头刚一闪过,沈姝忽然发现自己手中多了一个乾坤袋。

看着手里这个她用了几百年的乾坤袋,沈姝差点怀疑自己眼花了。

不是吧,夺舍就夺舍,这宝袋也跟着一块来了?

别看这乾坤袋在她手里小小的,打开内里空间可堪比一座小院,里面可收纳了她这几百年练了无数的丹药和收藏了许久的珍惜药材。

她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陆景成,见他还闭着眼没注意到她这情况,这才背对着他找了个角落打开了乾坤袋。

她药庐里的收藏的所有的药材,以及之前练好的丹药,还有她练丹的鼎炉精神都在乾坤袋里!

沈姝心砰砰直跳。

她欣喜的从里面取出两颗解合欢散的药丸,又取了包扎腿伤的药材放在袖子里。

拿完所需要的药物后,沈姝将乾坤袋收好放到自己的荷包里,随后转身走到陆景成跟前,将药丸送到他嘴边,“把这个服下,一会就能恢复了。”

陆景成皱眉,满脸戒备,“这是什么药丸?”

“能解合欢散的。”

沈姝也不管他的防备,直接捏开他的嘴将药丸塞了进去。

陆景成想要吐出药丸,却被沈姝再次捂住了嘴。

双唇贴着她柔软的小手,陆景成又羞又恼,冷冷的剜了沈姝一眼。

沈姝觉得好笑,见他现在一副虚弱任她糟蹋的模样,也就没有那么慌乱和害怕了。

沈姝站在假山外守了一阵,远远的看见碧落从秋水居里出来,她出声将碧落招了过来。

碧落见了自家姑娘,这才松了一口气。

“姑娘,刚刚二姑娘来抓奸,没见着人,又找了个由头罚了秋水居里的人呢。刚刚她又满脸不悦地朝咱们芙蕖院去了。”

沈姝挑眉,将另外一颗药丸给了碧落。

“把这个药丸拿去给三姑娘服下,然后马上回芙蕖院。”

碧落低头应是,匆匆离去。

过了一会,假山里的陆景成觉察到自己身体没那么燥热难受了,神智也恢复了不少,这才相信原来沈姝给他吃下的确实是解药。

看来果然是她派人下的药,除了下药之人有解药,他想不出第二种可能。

陆景成看向沈姝的神色多了一丝厌恶。

沈姝折回假山,见陆景成恢复的差不多了,知他身体还虚弱,伸手想扶他出来,却被陆景成躲开。

见他排斥,沈姝也不做勉强,背过身同他轻声道,“既然恢复了,一会我带你回客房,有什么事情到安全之地再说。”

陆景成嗯了一声,便瘸着腿沉默跟在沈姝身后。

沈姝依着记忆里的路,小心翼翼地将陆景成带到客房,见没有小厮婆子守着,忙打开门将陆景成拽了进去。

进了房内,沈姝示意陆景成将裤腿捞起来,陆景成半天没动,沈姝只得自己弯腰帮他卷裤脚。

陆景成以为她要脱自己裤子,满脸通红呵斥她,“不知羞耻!”

沈姝眨眼,“我好心帮你包扎,你这腿还要不要了?”她不明白陆景成为何这么羞恼。

陆景成这才想起自己的腿上还有伤,衣服也破了,明日还不知该如何见人。

沈姝见他目光所及之处,明白了他的顾虑,好声道,“放心吧,今晚之事我不会说出去的,晚点我让人给你送换洗的衣物。”

说罢她便解开了陆景成小腿上包扎的碎布条,又借着烛火查看了他的伤势。

索性只是皮外伤,沈姝简单处理了一番,又用纱布替他包扎好。

陆景成见她手法娴熟,有些奇怪她何时会做这些事情了。

沈姝见他打量自己,知道自己漏了马脚,解释道,“我为了以后嫁进陆家特意学的,没想到今晚倒是派上用场了。”

陆景成看了她一眼,自然是不信的。

她和赵县令家儿子那些事,他也见过两回,书院里甚至还有同窗耻笑他头戴绿帽,他也是不信沈姝会老老实实嫁到陆家。

“今夜之事,陆某多谢沈姑娘及时伸出援手。但若姑娘不愿意嫁我,可直接同陆某直说,陆某也不会勉强姑娘,沈姑娘大可不必使此下策害人名声。”

沈姝听得这话,一时间有些尴尬,看来原主的所作所为都被陆景成知晓了。

沈姝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朝陆景成真诚道,“不管陆公子信不信,沈姝确实知错了,往后沈姝一定痛改前非。”

陆景成望着她的脸沉默不语,他不知,他是否还能再信她一次。

沈姝看陆景成些意动,也知他们之间的隔阂并非一日就能打破,随即淡笑,“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陆公子以后就知我是否真的改过了。”

随后也不等陆景成回答,沈姝便告辞回芙蕖院,毕竟那里还有一个沈妍还等着她应付。

陆景成站在门口看着沈姝远去的背影,想着她今夜的所做所言,脸上神色晦暗不明。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