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沈姝回芙蕖院时,就见流云神色很紧张的在院子门口回去四处走动,看见沈姝回去后,这才慌忙迎了上去。见四下无人,流云在沈姝耳边呢喃,“二姑娘没抓到人发了好大的火,此时正前厅等姑娘呢。”沈姝眯了眯眼,边走边问,“她居然在我的院里发脾气?”流云放低了声音见四下无人,碧落在沈姝耳边低语,“二姑娘没抓到人发了好大的火,此时正在前厅等姑娘呢。”。...

沈姝回到芙蕖院时,就见碧落神色紧张的在院子门口回来走动,见到沈姝回来后,这才急急迎了上来。

见四下无人,碧落在沈姝耳边低语,“二姑娘没抓到人发了好大的火,此时正在前厅等姑娘呢。”

沈姝眯了眯眼,边走边问,“她竟然在我的院里发火?”

碧落压低了声音,“姑娘莫不是忘了,现在掌家的是您的继母,二姑娘才是太太的亲骨肉呀。”

沈姝嗯了一声,进前厅时果然见沈妍带着两个丫鬟在等她。

沈姝收起脸上的淡然之色,装作怒气冲冲地样子大步进了门,还没坐下就先抓起桌上的茶杯砸到了地上。

“可恨,明明给她们二人下了药,为何没有抓到她二苟且的证据。”

坐在一旁的沈妍见状忙收脚躲过碎片,收起脸上的不悦,笑意盈盈地走到沈姝面前握住沈姝的手。

“姐姐何故发这般大的脾气。”

沈姝不动声色的抽出手腕,顺势坐下怒拍桌面,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可不是陆四郎和沈婉,我刚刚带人碧落去秋水居抓人,没想到竟然只有沈三在!”

“姐姐方才也去秋水居了?妹妹怎么不曾见到姐姐呢。”

沈妍半信半疑地打量沈姝,见她是真的气红了眼,心底的怀疑这才消了一些。

毕竟她这个草包姐姐可是比她更想沈婉和那陆四郎出丑,好借此摆脱同陆景成的婚约然后和县令家公子双宿双飞呢。

沈姝握紧拳头,一脸愤恨,“我刚刚就是怕事情有变这才提前去了,没想到还是出了漏子。我让人搜遍了秋水居,都没见着陆景成躲在哪里,着实是可恨。”

沈姝像想起什么似的,转头盯着沈妍,“莫不是妹妹派去下药的人知会了沈三?”

沈妍端起茶轻抿,眼中一片清冷,却是掩嘴轻笑,“清荷是母亲给我的人,应当不会这般,姐姐还信不过我吗?”

沈姝点头,“我自然是信得过妹妹的。”

又故作纳闷,“那倒是奇了,也不知这人去哪里了。”

沈妍眼中戾气满满,手中的帕子被她捏得皱巴巴一片,“这沈三向来狡诈,之前我们设计她那么多次,被她躲了过去,只怕这次也是发现了我们的计划。”

沈姝做惊讶状,“那可怎么办?”她倒要看看这个妹妹还有什么阴招。

沈妍安抚性的朝沈姝柔柔笑道,“姐姐放心,妹妹一定会想办法帮姐姐同那落魄子退婚,然后早日嫁给赵公子成为官家太太的。”

见沈姝同往日一般无脑,沈妍心中嗤笑不已。她倒是要看看沈姝和陆景成退婚了还有谁愿意娶她,能不能嫁出去不说,还妄想嫁给县令家公子,当真是脑子不清楚。

沈姝面上喜笑颜开,内心早已不耐烦,正想打发了沈妍,忽见沈妍一脸担忧地看着她欲言又止。

沈姝还想派人给陆景成送换洗衣物,没心思再和她演戏,随即朝沈妍淡笑,“妹妹有话但说无妨。”

“姐姐今夜没捉奸成功,这婚一时半会也退不了,明日赏花宴遇到赵公子如何交待?”

赵公子?

沈姝眼皮一跳,这个让原主猪油蒙心了的罪魁祸首?

她明日倒是要去好好见见,顺便同他说清楚,做个了断。

“我明日会去和赵公子说明白的,妹妹不用担忧。”

沈妍掩嘴轻笑,“赵公子一表人材,家世也比陆景成显赫,自然是赵公子才能配得上姐姐这个容貌的,妹妹比任何人都希望姐姐能嫁给心上人。”

沈姝心中冷笑,只怕原主以前没少听这些话吧?这才被撺掇着想方设法退婚。

沈姝耐着性子同沈妍又虚与委蛇了半晌,终是将沈妍打发走了。

沈妍走后,沈姝忙吩咐碧落去她那纨绔大哥院里寻了两套干净的换洗衣物为陆景成送去。

梳洗折腾了一番后才躺下,一夜无梦。

第二日碧落为沈姝梳妆打扮时,沈姝这才在铜镜中看清楚了自己的容貌。

粉黛如柳,双目含情。娇小可人的脸上唇红齿白,明明才十五岁,浑身尽是顾盼生姿的风情。

嗯,倒是和她上一世的容颜有八分相似,就是没她自己容颜那般端庄。

临出门前,沈姝忽然想起一件事。

“碧落,之前赵公子送我的定情信物放在哪里了?”

她记忆里,两人私下换了定情信物的。

碧落闻言在床下翻出了一个匣子抱到沈姝身前,沈姝打开果然在里面翻出来一枚玉佩,仔细一看还有翡翠斋的印记,这可不就是原来的沈姝同那赵公子的定情信物吗!

沈姝将这块烫手山芋让碧落收好,准备一会见了那赵公子便将这玉佩还给他,同他断个干净,免得再惹祸上身。

一时间又好气,原来的沈姝怎么这么没有礼义廉耻,有了未婚夫还和别的男子私相授受。为了名声不受损,又栽赃嫁自己的庶妹和未婚夫有染。她都生气,也难怪陆景成暗恨她了,真的是一点都不冤。

沈妍见沈姝出来时着了一身半新不旧的衣裙,有些惊奇,她这没脑子的大姐平日里去见赵公子都打扮得花枝招展,今日怎么这般不上心。

她拉着沈姝在一旁低语,“姐姐今日怎么不穿前两日刚定做的那套粉色衣裙,穿这身去玩显得我们沈家没落了一般,赵公子只怕也不喜欢吧。”

沈姝笑得云淡风轻,“自己穿衣裳怎么舒服怎么来,况且我和赵公子也不太熟,为何要按照他的喜好来,这般巴巴地往上面凑,岂不是让人笑话吗。”

沈妍见沈姝不为所动,也不再多说,反正丢人的不是她,沈姝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两人和徐氏打了招呼这才带着丫鬟婆子乘了马车出了沈府。

沈府门前停了三辆马车,一辆沈府标志,两辆赵府的标志。

沈妍见赵家马车的标志,便在丫鬟的搀扶下朝最华丽的那辆走去。

沈姝见状也同碧落朝沈妍方向走去。

赵家驾马的车夫见和沈家两位小姐过来了,转头朝车里低语了几句,然后有些轻蔑的看向走过来的两人。

沈姝走到车前,听到车里一女子轻柔的娇唤,“沈家姐妹来了。”

沈妍轻笑,毫不犹豫地上了马车。

沈姝驻足停在另外马车前打量了一阵。

沈妍见沈姝半天没上马车,掀了车帘探头看她,“姐姐你在做什么呢,快上来走了。”

沈姝不理她,走到另一辆马车车厢后朝里面喊话,“赵公子,可否下车借一步说话。”

坐在马车里的赵司遥挑眉,今日沈姝引诱他的手段不一样了。

随即让丫鬟拉开了车厢门。

沈姝就见一个消瘦的身影故作潇洒地跃下了马车,此人一身宝蓝色锦袍,脸部凹陷,面色暗黄,眼神浑浊,一看就是富贵人纵欲过度的纨绔公子哥。

赵司遥信步走到沈姝面前,见了她这身打扮,噗嗤一下就笑了出来,“沈姝,今日你这身打扮,这是要扮作落魄小姐吗?一会进山庄前还是换身行头吧。”

沈姝对这人没什么好印象,从碧落手中接过锦盒掏出那枚玉佩放到赵思遥的手里,朝他疏离地说道,“沈姝今日来是要和赵公子一刀两断的,往后我与赵公子桥归桥路归路,以后再无半点瓜葛,还望赵公子将沈姝的帕子还来。”

赵司遥听到这话像是听了天大的笑话,上下打量沈姝,“怎么的,前些日子还和本公子郎情妾意非我不嫁,今日就这么着急撇清关系。”

他黏腻的目光让沈姝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见沈姝面露反感,赵司遥一下将她的下巴抬起,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从来只有小爷玩腻了丢掉的,还没有谁敢跟小爷我说一刀两断的!”

沈姝不动声色地躲过他的摄制,却被赵司遥一把握住了脖颈,喉间一紧。

就听得赵司遥不屑的轻嗤。

“沈姝,我堂堂县令之子岂是你一个小小商户之女能随意玩弄的。”

沈姝用力一脚踩到他脚趾处,疼得赵司遥龇牙咧嘴,他眼里全是阴鸷,“沈枝枝你今天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沈姝挣开他的钳制冷笑,“还望赵公子自重!”

幸亏她们走的侧门,比较隐蔽没什么行人。

赵司遥直起身来,用手准备再次勾沈姝的下巴,反被沈姝右手摘下头上的金钗直抵他的脖子。

“赵公子若再动手动脚,别怪沈姝不客气了。”

一旁车里的沈妍掀开车帘见状惊叫,“姐姐你疯了,怎么敢这样对赵公子。”

车里另外个明艳的女子也是惊呼,“沈姝,快放了我哥哥。”

沈姝不管她二人,只冷冷的盯着赵思遥。

“还望赵公子将小女子的手帕还回来。”

赵司遥见沈姝有些动怒,反而气得笑了,“今儿个泼辣的姝姝,更招小爷喜欢了。得了,你和小爷说说你昨天同陆四郎退婚了没,若是退了,改日我便找人上门来聘你做小爷的贵妾。”

赵司遥伸出右手想要摸一摸沈姝的小脸,被沈姝嫌恶的打掉了。

沈姝觉得这赵公子脑子有病,她好好的正房娘子不当,会稀罕做他的妾?沈姝收了金钗退后和他隔了远远的距离。

她再次和赵司遥正色道,“沈姝今日要说的话已经全部说完了,希望赵公子以后莫要再做纠缠,沈姝也绝不会嫁人做妾。”

赵司遥嗤笑一声,眼中全是阴狠,他面无表情地走到沈姝面前,嘴角勾出一抹冷笑,“沈姝你玩本公子是吧,之前求着巴着我,现在又给本公子玩欲擒故纵,这些日子不见,你越来越放肆了!”

赵司遥看着沈姝咬牙切齿,突然他瞥见沈府侧门那抹熟悉的身影,一把将沈姝搂进怀里。

他用他和沈姝两个才能听到的声音在沈姝耳旁低语,“玩弄本公子的感情,本公子就让你们沈家玩完。”

沈姝想要推开他,赵司遥却在她脑袋上亲昵的揉了揉,然后主动将她放开了,随即朝她得意一笑。

“沈姝,看看你身后。”

沈姝闻言转身,就见陆景成同她那纨绔大哥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侧门处冷眼瞧着。

看着面无表情的陆景成,沈姝脑子轰的一声,直呼完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