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沈姝狠狠地瞪了赵思遥几眼,后转身疾步朝侧门走去。昨日陆景成穿着沈文栋的锦袍,发如泼墨画,眸如寒星,面若皎月,浑身除了书生气质外还多了一份翩翩公子的模样。而已此刻他那双黑漆漆的眸子盯着沈姝,放佛望着一个很陌生人。是了,昨晚他就不应该对她心存一丝期望,以今日陆景成穿着沈文栋的锦袍,发如泼墨,眸如寒星,面若皎月,浑身除了书生气质外还多了一份翩翩公子的模样。。...

沈姝狠狠瞪了赵思遥一眼,转身快步朝侧门走去。

今日陆景成穿着沈文栋的锦袍,发如泼墨,眸如寒星,面若皎月,浑身除了书生气质外还多了一份翩翩公子的模样。

只是此刻他那双黑漆漆的眸子盯着沈姝,仿佛望着一个陌生人。

是了,昨夜他就不该对她抱有一丝期望,以为她真的会慢慢改,当真是可笑!

沈文栋见自家妹妹过来了,直接嫌弃的将陆景成丢给沈姝。

“妹妹来的正好,一会你让人送陆公子回陆家,我还要去天香楼找我的朋友喝酒,就先失陪了。”

陆景成点头,“沈兄慢走,陆某改日将洗好的衣服送回来。”

沈文栋摆手,“不必了。”忙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沈姝见陆景成面色不虞,朝他露出一个自认为友好的微笑,“陆公子,我们乘那辆马车,我送你回去罢。”

门口人多眼杂,她一会上车再和他解释吧。

沈姝这般想着,便走在前面带陆景成往沈府的马车方向走去。

陆景成站在原地叫住了她,疏离道,“多谢沈府好意,陆某可以自己回去,不必劳烦沈姑娘了。”

旁边赵司遥见两人气氛尴尬,笑得更得意了,朝沈姝笑得暧昧,“姝儿妹妹,你好了没有呀,我们可都还在等你呢。”

沈姝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冷声道,“方才想必我已经与赵公子说清楚了,还望赵公子自重。”

赵司遥却是笑得肆意,像是没听到一般答非所问,“那我们就先去翡翠山庄了,妹妹一会可要赶紧来寻我们,可别让我久等了。”

说罢转身上了马车,赵府的两辆马车绝尘而去。

陆景成冷着脸避嫌似的站得离沈姝远远的。

见他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沈姝有些心塞,昨夜她所做的一切努力都被赵司遥给搅和没了。

沈姝朝陆景成走近,耐心解释,“陆公子,不管你信与不信,刚刚我确实是来同赵公子来断绝往来的。”

陆景成满脸冷漠地望着沈姝,说出来的话不带一丝情感,“断绝关系需要搂搂抱抱吗?沈姑娘觉得陆某会信吗?”

沈姝颇为无奈地望着陆景成,“我知我以前做了一些事情着实过分,但是我现在真的在改了。”

陆景成冷笑,像听了什么笑话一般,勾唇将沈姝前些日子所做的事情一一罗列了出来。

“上月十六,你同县令家赵公子一同在城东的天香楼约会。”

“上月二十二,你诬陷你家庶妹偷了你的玉镯,让人罚她在院中跪了半日。”

“这月初九,你同县令家赵公子一同在翡翠斋互送定情信物。”

“昨夜,你为了保全自己的名声,在我和你庶妹的茶水中下药意图污蔑我们有染。”

陆景成明明浑身洋溢着一股书生的气质,脸上却是寒如冰霜。

“一个闺阁姑娘,欺压庶妹,私会外男,污蔑自己的未婚夫,沈姑娘就是敢嫁陆某也不敢娶。”

陆景成走到沈姝跟前,弯腰凑近打量沈姝,吐出来的话却是让沈姝尴尬不已,“沈姑娘不是铁了心要同我退婚吗,如今这番惺惺作态又是为何?”

沈姝欲张口解释,发现他细数的事情全部属实,她就算想帮原主狡辩几句都无话可说。

最后只得看着陆景成的背影欲言又止。

陆景成怅然苦笑,“齐大非偶,陆某不敢高攀。待陆某今日回了家便会将沈姑娘的庚贴送回,到时候还望姑娘派人同我一块去衙门消停销了婚书。陆某就不挡着沈姑娘的富贵路了。”

说罢陆景成大步离去。

沈姝望着陆景成决绝的背影,心知他确实气恼,她也挽回不了。

罢了,补救的方法也并不是一定要嫁他才行,如果她没记错,他应当还有一个卧病在床的母亲,等她找个合适的机会治好他母亲,他总不会那般记恨她了罢?

沈姝有些失落的带着碧落回了沈府,在经过荷花池时沈姝不期然与沈婉相遇了。

“见过大姐。”沈婉规规矩矩行礼,目光清冷的扫了一眼沈姝。

昨夜情况紧急,沈姝光顾着带陆景成走,倒是没怎么注意沈婉,今日一见,倒是眼前一亮。

沈婉的容貌继承了她娘的美貌,才十四岁不到,便已经是倾城之姿。也难怪沈妍嫉妒她了,沈妍站到她面前如一个粗使丫鬟一般平平无奇。

沈姝应了一声,回礼后便带着碧落回芙蕖院了。

她想着她都尽力改变了一些关键剧情,还是改不了男主和女配退婚之事,是不是根本改不了结局?沈姝一时间也没心思应付沈婉了。

沈婉身旁的丫鬟见沈姝头也不回的去了,有些愤愤不平,“大姑娘总是这般高高在上的样子,还好今日没有折腾姑娘。”

沈婉若有所思,淡淡道,“今日倒是奇了。”

往日沈姝见她一次总想法子刁难她一次,今日倒是有些失魂落魄。

她遣了人去打听,没一会就听丫鬟在看门小厮那里打听回来了消息。

陆景成要同长姐退婚了!

沈婉想起沈姝平日的嘴脸,又忆起昨日不经意间见到陆景成的脸,心中冷笑,沈姝这个恶毒的女人自然是配不上陆公子的。

她满心攀上赵县令家那纨绔公子,如今退婚了倒是如她的愿了。

申时,陆景成果然带着庚书上门退亲了。

没一会,便有丫鬟来通传沈姝去正厅。

沈姝听到是陆景成带着他娘一块来的,心中了然。

到了正厅,就见继母徐氏和便宜爹沈老爷正拉着脸和陆景成的母亲王氏讨论退亲的事情。

沈老爷见陆家孤儿寡母昨天还在高兴的商量婚期,今天一大早就巴巴的来退亲,脸上挂不住面子,故意坐在上坐晾了陆家这母子半晌。

想到这门亲事是沈姝母亲去世前为她定的,又慢慢让丫鬟传沈姝过来,问问她的意见。

沈姝进正厅时,就刚好瞄见陆景成的母亲王氏正望着她。

沈姝落落大方地朝众人见完礼后,这才故作不解的问沈定,“不知父亲唤我来所谓何事。”

沈老爷看着同他亡妻郑氏有五分相似的沈姝,心底到底有些不忍,便将陆景成退婚的事说了出来,“陆公子今日是来退亲的,因这婚事是你母亲帮你定的,为父想问问你的想法。”

沈姝点头,心中有数。

“沈姑娘,景成就是一时冲动,有什么你们两个好好沟通,不要一时意气……”王氏话还未说完,因身体虚弱,掩着帕子咳个不停。

王氏叹息,毕竟她同为女子,深知退亲了对女子的名声影响极大,而且沈姝的母亲也曾帮衬过陆家,她实在不愿这门亲事作废。

但她身边的陆景成看到沈姝就想起昨夜与今早所发生之事,他语气有些嘲讽,“沈大姑娘天人之姿,景成自知高攀不上,之前的婚约还是就此作罢吧。”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落在沈姝和陆景成身上。

徐氏面上担忧心里却是幸灾乐祸,当初郑氏临死前费尽心思为她女儿定的婚,现在还不是被她女儿自己作没了。

沈姝一脸平静的看了一眼陆景成,点头道:“婚姻本就是缔结两姓之好,既二心不同,难归一意,倒不如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沈姝转头朝沈老爷笑,“父亲,我同意退婚。”

听到沈姝这么干脆的同意了,陆景成在心中自嘲的笑了笑,看来沈姝还真的从未将他这个未婚夫放在心上。这么爽快地同意了退婚,她就这般急切的想与赵思遥双宿双飞?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