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沈姝看了几眼周围,见院里房内被撞得乱七八糟,她看向沈文栋,“大哥不准备好将陆家完全恢复原状再走?”沈文栋抽回自己迈回去的腿,扭头朝自己妹妹赔笑,“妹妹说什么呢。”沈姝板着脸盯了他老半天,他只好认怂,谁让他爹就怕,后娘管忍不住,怕是他这唯一的妹子不高兴呢沈姝板着脸盯了他半天,他只得认怂,谁让他爹不怕,后娘管不住,只怕他这唯一的妹子生气呢。。...

沈姝看了一眼四周,见院里房内被砸得乱七八糟,她看向沈文栋,“大哥不准备将陆家恢复原状再走?”

沈文栋收回自己迈出去的腿,转头朝自己妹妹陪笑,“妹妹说什么呢。”

沈姝板着脸盯了他半天,他只得认怂,谁让他爹不怕,后娘管不住,只怕他这唯一的妹子生气呢。

沈文栋忍痛从怀里掏出荷包,恋恋不舍的丢在桌上,朝陆景成喊道,“这算是我赔给你砸坏东西的钱。”

又小心翼翼地看着沈姝笑,“妹妹,这样可以了吧?”

沈姝挑眉,指挥沈文栋,“大哥还是将院子里里外外打扫干净了再走吧。”

沈文栋谄媚的朝沈姝点头,转身又板着脸指挥众家丁,“你们,还有你们留下来将院子打扫干净。”

众奴仆收起刚刚欺负人的阵仗,点头哈腰,在陆家院子里找了清扫工具,将刚刚被他们打乱的物件收拾干净。

陆景成随意的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血渍,满脸担忧的将王氏和陆宜欢扶进院子,整个过程都不曾看过一眼众人。

沈文栋见人都进了屋子,这才不解的问沈姝,“妹妹之前不是很讨厌他吗?现在怎么还帮他呀!”

沈姝白了一眼沈文栋,“哥哥明知道是我要退婚,为何又因为沈妍的几句话跑来人家家里欺负人?”

沈文栋还是一脸疑惑。

沈姝叹了一口气,这纨绔哥哥人虽傻了些,被继母捧杀成了这模样,到底还是心疼她这个妹妹,决定还是提点他几句,“哥哥以后做任何事情前先动动脑子,切莫再被别人当枪使。”

“你我在沈家本就处境艰难,若是哥哥和我都惹了父亲厌烦,那还有谁能帮你我兄妹二人呢。”

沈文栋听得一知半解,自得的朝沈姝点头,“妹妹放心,爹不疼我还有太太给我钱花呀。”

沈姝见他不明白,现在也人多眼杂,不再说什么。

想起陆景成的伤,沈姝又让碧落去请大夫来为陆景成检查伤势。

没一会,众人收拾得差不多,沈姝这才放了沈文栋,让他带人离去。

沈姝自己则带了碧落走进屋内,才到门口就闻得一股浓浓的中药味,因房间较暗,屋里点了蜡烛,房间显得阴沉昏黄。

看着地上的药罐破称碎片,沈姝朝王氏和陆景成真心诚意道歉,“陆伯母抱歉了,都是我哥哥耳根子软,听人挑拨才干下如此混账之事,我代他向你们道歉,真是对不住了。”

陆景成冷冷地扫了她一眼,嗤笑道,“不用沈姑娘在这惺惺作态。”

王氏胸闷咳了起来,陆景成和陆宜欢忙帮着她顺气,待咳嗽完后,王氏朝沈姝柔柔的笑道,“景成这孩子说话冲了一些,还望沈姑娘不要生气。”

沈姝淡笑,“本就是我哥哥做错了,伯娘不怪罪,沈姝就已经感激不尽了。”

借着烛光,沈姝仔细观察了王氏的面色,又将刚刚沈文栋给的银袋子塞到王氏的手里,“这个是我哥哥赔刚刚砸坏家里物件的银钱,还望伯母一定收下。”

王氏推脱不要,沈姝又塞回去,两人你来我往之间,沈姝不动声色的把了把王氏的脉搏,心里有了底。

气血虚,积劳成疾,还有轻微的痨病。

王氏的病只要吃上五颗她之前练的回元丹,就可以半月内恢复如常了,她得想个法子名正言顺的将药拿给王氏服用。

最终还是陆景成朝王氏劝慰道,“阿娘,本就是沈文栋砸坏我们家的东西,又打伤了我,依大魏的律例砸坏物件和打伤他人也该赔偿的,阿娘就安心收下吧。”

沈姝听得他话眼皮一跳,如若她今天没来,看样子陆景成是准备将这事闹到官府。

唉,陆景成对沈家的厌恶和仇恨只怕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化解的了。

沈姝忙点头笑着让王氏收下。

待王氏收下后,陆景成示意沈姝到一旁,随后转过头来神色冰冷地望着沈姝,“如今赔偿的钱已经收下了,沈大姑娘没什么事情就先回去吧,我家院小地脏,怕脏了沈姑娘的衣裙。”

王氏欲开口说陆景成,沈姝忙笑着打断,“伯娘好好养身体,那沈姝便先回去了,改日再来叨扰伯母了。”

出了王氏的房间,沈姝松了一口气。

沈姝见陆景成头也不回的往堂屋走了,她出声叫住了他。

“陆四郎。”

陆景成回头冷冷的盯着她。

沈姝笑着开口,“我若能想办法治好你阿娘的病,我们之前的事情能不能一笔勾销?”

陆景成皱眉盯着她看了许久没回应,就在沈姝仰得脖子都快断了的时候,听得他冷笑,“那也要看沈大姑娘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王氏这病请了很多大夫,就连县里回春堂的坐堂大夫都说了这病拖不了几年了,她沈姝一个胸无点墨的女子竟然说她能想办法治好阿娘,陆景成自然是不信的。

沈姝点头,自信一笑,“我会尽力的。”

王氏这个症状,她就算没有回元丹,也能配出药方让王氏药到病,更何况回元丹就在乾坤袋里装着。

她现在要是直接拿出来给王氏,只怕以陆景成对沈家的厌恨和防备,他万不会让这药给王氏吃下的。

而且她现在只是一个商人家的千金小姐,突然会医术也会惹人怀疑。看来她只能去拜一位这个世界的神医才行,既能名正言顺的行医,也能救了陆景成的母亲让他记住这恩情,化了他对沈家的仇恨。

陆景成扫了她一眼,也不再说话,转身出门去替王氏买新的药罐。

看着陆景成一瘸一拐,满脸青一块紫一块的,沈姝忙上前拦住他,“我已经让人去请大夫了。”

两人还站在门口时,碧落已经带着大夫进来了。

沈姝又吩咐碧落去买药罐子。

沈姝将大夫引进房内,检查了一下王氏的情况,听得大夫说王氏没事,陆景成这才松了一口气。

大夫又为王氏开了药,嘱咐她多多休息,切勿忧思过甚。

给王氏检查完后,沈姝又将大夫引到另外房间,让大夫替陆景成检查一下全身的伤势,自己又避嫌的在院子里等。

碧落将药罐子买回来时,陆景成也包扎好刚出了房来,见沈姝还在院子里,眼皮抬了抬。

今日沈姝倒是有些同平日里不一样了,以往别说拦着他大哥打他,只怕就是她大哥把他打死了她眼皮也不眨一下,更别说给他请大夫和致歉了,他不明白沈姝究竟要玩什么花样。

沈姝见大夫说陆景成伤势不严重,这才放心了下来,给了诊费,这才放心回了沈府。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