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苏辛夷游到岸边冒也才来,成功追上第一次下水救她的人,心里长长的松口气,好不容易彻底摆脱了因被救要定了的婚事,追上了商君衍这个混蛋,这才抬起头看向岸边众人,不由得面色一僵,心脏跳动如擂起。商君衍怎么在岸上?他也不是第一次下水救孩子了吗?这时商君衍是一阵透骨凉,苏辛夷会浮商君衍怎么在岸上?。...

苏辛夷游到岸边冒出头来,成功甩开下水救她的人,心里长长的松口气,总算摆脱了因被救必须定下的婚事,甩开了商君衍这个混蛋,这才抬头看向岸边众人,不由面色一僵,心跳如擂鼓。

商君衍怎么在岸上?

他不是下水救人了吗?

此时商君衍也是一阵透骨凉,苏辛夷会浮水?

不对,他记得很清楚,她不会,她学浮水还是嫁给他之后的事情!

苏辛夷自己游了回来!

苏辛夷会浮水了!

俩人四目相对脑子里火花四溅,宛若晴空霹雳,一时间脑子里都有些空白。

苏辛夷眼前一黑,心头发沉,她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商君衍同她一样也回来了!

商君衍只觉得头顶冒火,手脚发凉,他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苏辛夷与他一样也回来了!

湖边围着的人却没发现二人之间的异样,许玉容那边围着一群人嘘寒问暖,苏辛夷这边却是寥寥无几几个人,只有她的丫头连翘抱着披风跑过来给她们家爬上来的姑娘包起来。

“姑娘你别怕,奴婢已经让翠雀去请夫人来了,夫人一定会给姑娘主持公道。”连翘有些心疼的看着自家姑娘煞白的脸安抚道。

看着脸颊还带着婴儿肥的连翘,与后来护着她变得脾气如爆碳的人截然不同,苏辛夷眼眶微红,又听着她提及嫡母,苏辛夷的一颗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明明上一刻她才把嫡母与父亲合葬,棺椁中嫡母不到四十的人却因她婚事不睦操心太多一头黑发变的花白,枯瘦的面颊上细纹横生,临终前嫡母还握着她的手叮嘱,“一一,你性子太倔,姑爷秉性刚直,两个人过日子哪能硬碰硬,以后要软和一些,才是长久之道。”

嫡母临终前还担心她与商君衍夫妻不睦的事情,她答应了她以后会柔软些,她才肯闭上眼。

“辛夷,你没事吧?”

刻进骨子里熟悉的声音传来,苏辛夷猛地抬起头,就看到满面焦急之色的嫡母朝着她快速走来。

记忆中的嫡母苍老的不成样子,再看着眼前面容年轻,精神充沛的母亲,苏辛夷憋在心里很久很久的委屈一下子爆发了出来,扑进嫡母的怀中哽咽的喊了一声,“娘……”

苏四夫人浑身一僵,脸上焦急的神色这一瞬间都像是被冰冻住了,瞧把孩子给吓得,娘都叫出来了。

这孩子才接回来的时候像是带刺的刺猬一样,对着谁都十分防备,便是对她也一直生疏的称一声母亲。

苏四夫人的神色瞬间柔软下来,轻轻拍着辛夷的背柔声说道:“不怕,娘在这里。”

这孩子敏感多思,她既然叫了自己一声娘,苏四夫人自然顺着说下去。

苏辛夷却知道母亲误会了,但是这个误会太妙了,她就可以借这个机会跟嫡母变得亲近起来。

她这辈子要好好的孝顺嫡母,要好好的照顾她的身体,让她长命百岁,幸福安康。

让那些因为嫡母无子嘲笑她的人闭上嘴,她这辈子要成为嫡母的荣耀,让她挺直腰杆站在人前。

苏四夫人怀里揽着苏辛夷,抬头看到匆匆走过来的东黎王妃面色不善,她知道因为辛夷是从乡下接回来的孩子,这些人瞧不起她。

就算是乡下接回来的,也是她丈夫遗留的骨血,是齐国公府有名有姓的正经姑娘!

因此,苏四夫人瞧着东黎王妃语气冰冷的开口说道:“瞧着王妃对许大姑娘嘘寒问暖关怀备至,真是让人动容,好一副慈悲心肠。”

苏四夫人话中没有提苏辛夷,没有责怪东黎王妃一个字,但是这迎面扑来的浓浓的嘲讽,不只是东黎王妃呆住了,其他各府的夫人闺秀都是一愣。

这就是拐着弯的骂东黎王妃对许玉容殷勤照看,但是却对苏辛夷视若无睹,苏四夫人这一番明褒暗贬真是厉害。

谁能想到苏四夫人这么护着丈夫的私生女,那苏辛夷不过一个乡野村姑,出了这样的丑,以后更好拿捏她。

这多好的机会,偏偏苏四夫人没有落井下石,还当宝贝一样真心实意的护着,一时间大家的神色都有些怪异。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