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苏辛夷明白嫡母待自己有多好,再无上一世的迟疑与忧虑,直接地说:“许玉颜不喜欢江大公子,上回女儿去王丞相府上作客时,不小心绊了一跤,正好江大公子经随手扶了女儿一把,许玉颜明白后就记恨于心于心,昨日故意地推我第一次下水坏我名声。”苏四夫人惊诧不己,怒火涌上苏四夫人惊愕不已,怒火涌上心头,“竟有这样的事情?”。...

苏辛夷知道嫡母待自己有多好,再无上一世的迟疑与担忧,直接说道:“许玉容喜欢江大公子,上回女儿去王丞相府上做客时,不小心绊了一跤,正好江大公子经过顺手扶了女儿一把,许玉容知道后就记恨在心,今日故意推我下水坏我名声。”

苏四夫人惊愕不已,怒火涌上心头,“竟有这样的事情?”

苏辛夷点点头,“许玉容骂女儿,‘乡下来的村姑,想巴上江大公子,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德行。’‘贱人就是贱人,骨子里脱不去的贱性。’女儿当时听到她说的这些话气急了,正想跟她理论,没想到却被她一把推下了水,她还说便是我落了水,这满京都的人也绝对不会相信是她做的。”

苏四夫人气的手都抖了,脸色乌黑,“安定侯府一个破落户,不过是仗着祖上的功勋缩着王八头度日,也敢这么嚣张。你放心在这里呆着,母亲一定为你讨个公道。”

“娘……”苏辛夷有些担忧的看着她,“要不要知会祖母一声。”

她怕回府后太夫人责怪母亲莽撞,而且她娘可是正经闺秀,都出口骂人了,可见真是气狠了。

“不用,你祖母若是知道了,也必然会让我为你讨个公道,咱们齐国公府的人,可不是那些破落户能随意欺辱的。”

苏四夫人的父亲乃是内阁大学士,真真正正的清贵天子近臣,所以即便是现在寡居在府里,她在齐国公府的日子也过得舒服,所以很有底气。

苏四夫人杀气腾腾要出门,苏辛夷忙又叫住她,“娘,我与您一起去。”

苏四夫人一愣,随即担忧的说道:“你刚落了水,还是好生歇着。”

“我若不去那许玉容以为我不敢与她对质,绝对不会承认的,只有我去了她才会心虚。”苏辛夷上辈子因为她受尽半生苦楚,这辈子当然不能饶过她。

苏辛夷坚持要去,苏四夫人知道这孩子心气高,若是不许她去怕她心里多想,于是就带上了她。

许玉容在的厢房就在隔壁院子里,一抬脚就到了。

她们一进去,就看到这里好热闹,许多官夫人正在说说笑笑,隐隐约约的苏辛夷还听到她们提及自己的名字时那种微妙的语气。

她想的没错,许玉容果然会在背后败坏她的名声。

俩人推门进去,屋子里的众人一愣,没想到这时候她们会来,想起之前说的话,一时脸上也有些讪讪的。

苏四夫人扫了众人一眼,最后一双眼睛盯着坐在软塌上的女子,只见她面色发白,唇色发青,姣好的五官此时带着一股病态的柔弱,谁能想到这样的女子会那样狠毒。

“苏四夫人,你怎么来了?”东黎王妃有些不悦的开口,她真是一点也不想见到这对母女。

苏四夫人冷笑一声,“我们娘俩在隔壁的院子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东黎王府给一个交代,我只好带着女儿厚着脸皮过来来问一问。”

东黎王妃一听这话就有些喘不上气来,“四夫人这话何意?苏六姑娘将许大姑娘推下水,许大姑娘大度不予计较,你们怎能还如此咄咄逼人?”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