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安定侯夫人也气的紧,见状一步地说:“四夫人貌似善心待事,而已别被小人蒙蔽。我家玉容昨日半条命都要没了,齐国公府总要给个说法。”满屋子的夫人们瞅瞅这个又看一看那个,江大夫人眉峰轻轻蹙起,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家去。别人她不明白,虽然苏四夫人的性子她是满屋子的夫人们瞧瞧这个又看看那个,江大夫人眉峰微微蹙起,想要说什么又咽了回去。。...

安定侯夫人也气的紧,上前一步说道:“四夫人倒是善心待人,只是别被小人蒙蔽。我家玉容今日半条命都要没了,齐国公府总要给个说法。”

满屋子的夫人们瞧瞧这个又看看那个,江大夫人眉峰微微蹙起,想要说什么又咽了回去。

别人她不知道,但是苏四夫人的性子她是清楚地,从来不是个胡闹的人,莫不是今日的事情真的别有隐情?

苏四夫人也不搭理安定侯夫人,一双黑黢黢的眼睛只盯着东黎王妃,“东黎王妃,官员断案尚且要听双方苦主的话,怎么到了你这里就是一言堂了?你问都没问我家辛夷一句,就认定是她推人下水?”

许玉容眉心一跳,下意识的看了苏辛夷一眼,没想到正对上苏辛夷面无表情的脸,心里那种不安的感觉更重了。

她不能让四夫人这么说下去,不然指不定还会说出什么,于是她立刻颤巍巍的站起身来,白着脸用发颤的声音说道:“四夫人,今日的事情我也有不对之处,苏姑娘才认回国公府没多久,对京都的事情并不清楚,对我有些误会也是有的。好在我们都没什么事情,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吧。”

众人微微点头,许大姑娘倒是大气,反倒是显得苏四夫人母女有些刻薄了。

苏四夫人心想若不是听辛夷说了真相,只看着许玉容这姿态再听着她的话,只怕她也会认为她说的有道理,还要称赞对方一声识大体。

越是这样,苏四夫人越是恼火,直接说道:“这话说的好像是我们齐国公府仗势欺人似的,许大姑娘,你说是我们辛夷推你下水,那总要有个理由才是。今日花宴前来的姑娘足有十几个,怎么她不推别人只推你?说起来我们家辛夷与许大姑娘素无往来,也无恩怨,委实令人奇怪。”

苏四夫人这样一讲,众人也觉得有些奇怪,是啊,推人总有个理由吧,之前许大姑娘说两人拌了两句嘴,可并未说因何拌嘴。

许玉容心头一跳,捏着帕子的手不由攥紧。

她中意江仲卿多年,她想嫁给他,也让母亲去试探过江家的口风,江大夫人虽没有明着拒绝,但是也说学业为重,婚事等中了进士之后再议不迟。

中进士这种事情谁能说得准,就算是江仲卿有神童之称,也很难说一次就能考中。

她觉得是江家的推托之词,再加上她们家虽然是侯府,但是京都别的不多,就勋贵最多。

安定侯府没有出色的子弟,自己的父亲又是个庸碌无能之人,他们家只是在吃祖上的老本,抱着个爵位表面风光而已。

她以后的生活要想更好,就得要嫁得好,所以她努力经营自己的名声,让自己成为大家交口赞誉的闺秀。

她喜欢江仲卿也是因为更多的是看中他的前程,有江尚书在,江仲卿只要中举以后的前程肯定差不了。

她一直以为江仲卿醉心读书对男女之事不开窍,直到那天她看到一向冷淡寡情的江仲卿伸手扶住了苏辛夷这个村姑,心头的那根线一下子就绷紧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