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食材酒店里所以最少,秦筝便先到村里的小酒店花了2两3钱银子买青鱼、火腿和绍酒。酒店老板说鸡了卖光了,并说她村子南边的山坡上四处都是野兔,要的话也可以自己去捉。这里的物价高得高得,即使这酒店里除了鸡和兔子,她也买不起了,只得另做准备。走入村走向村口的时候,秦筝顺路在水果摊贩那里花6钱银子买了一小篓梅子,她将买到的食材一股脑全放进腰带里,然后边走边打量着与她擦身而过的那些路人,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喃喃道:“晚上儿子要回来,给他做什么吃好呢?又是鸡吗?”她转过头一瞧,一个老大娘正在自己的屋子前撒米喂鸡,于是一个念头顿时在她的脑子里成形。。...

食材酒店里应该最多,秦筝便先到村里的小酒店花了2两3钱银子买青鱼、火腿和绍酒。酒店老板说鸡已经卖完了,并告诉她村子南边的山坡上到处都是野兔,要的话可以自己去捉。这里的物价高得离谱,就算这酒店里还有鸡和兔子,她也买不起了,只好另做打算。

走向村口的时候,秦筝顺路在水果摊贩那里花6钱银子买了一小篓梅子,她将买到的食材一股脑全放进腰带里,然后边走边打量着与她擦身而过的那些路人,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喃喃道:“晚上儿子要回来,给他做什么吃好呢?又是鸡吗?”她转过头一瞧,一个老大娘正在自己的屋子前撒米喂鸡,于是一个念头顿时在她的脑子里成形。

村子南边的山坡上长满嫩绿的草叶,野花开得星星点点。果然和酒店老板说的一样,这里兔子成群,还有不少边笑边拿着大棒子追着兔子跑的人。

很奇怪的世界,物种出奇的繁盛,动植物都一样,简直四处横行。这里的人又很没有戒备心,随口说些什么相互都能搭上话。秦筝开始怀疑这里也许并不是她想象中的冥界地府,没有忘川,没有孟婆,没有奈何桥,也没有曼珠纱华。

抬头望望天上那火一般的烈日,地府哪里又有这样绚烂的阳光?可这里也绝不会是西方极乐,如果她这样杀人如剪草的恶人死后也能去西方极乐的话,佛主就应该躲在十八层地狱里抱头痛哭,泣不成声。不过她一向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只要能过得自由随意,在哪里又有何区别?死后没被剥皮抽筋下油锅已经该偷笑了!

秦筝吁出口气,停止了胡思乱想。只见她出手如电,一把就将身边飞奔而过的一只兔子的耳朵给拎了起来。转身,再出手,又是一只,然后将它们全丢进腰带里空手往回走。她开始渐渐觉出这个诡异世界的好来,比如现在,穷得将她倒过来摇也摇不出几枚铜板的人,竟然还能用上储物法宝!

“哗,帅!”这时站在秦筝身旁的一个男子看到了这一幕,夸张地嚷道:“这一手真是酷毙了!你进的哪个门派?招式这么帅,我也想去。”

门派?秦筝哪知道这世界上有什么门派啊,想起先前偷听时老记曾说起百尺门,就随口答了。生怕这人还要再详加追问,三步并作两步赶紧走开。

“百尺门?那个不是剑派么?”秦筝走后,这男子回过神来,用手搔了搔脑袋喃喃道:“难道剑派也教擒拿手么?一会去论坛上找贴子来研究研究……”

走回村子再次看见那个喂鸡的老大娘时,秦筝从腰带里摸出一只活兔,走上前道:“大娘,我能不能拿这只兔子和你换一只鸡?”

“换鸡?”老大娘抬起昏花的眼,瞅了两眼秦筝手里的兔子,觉得肉鼓鼓的很是肥硕,于是欣然道:“好啊,你自己挑一只拿走吧。”

秦筝将兔子交给老人,在鸡群里挑了只小母鸡要走,却听那老大娘道:“丫头,等等,你看我这一把年纪了,杀兔子的活儿已经做不来了,你要是有闲的话,能不能帮我把这只兔子杀了?”

这村子里的人好像都有一个毛病,那就是喜欢叫别人帮他们做事,哪怕你以前并不认识他们,也从未见过。刚才秦筝在小酒馆里买食材时,掌柜的居然还让她帮忙给客人上菜!不过她打小缺的东西很多,就是从来没缺过时间,杀的人也很多,帮过的人却极少,此时见这个村子里的人都不排斥她,心里竟也感觉到丝丝的暖意,于是挽起袖子就准备动手杀兔。

扒兔子皮的时候,老大娘坐在旁边的小凳子上指手画脚,“不对,你剥皮的手法不对,好好一张皮都被你弄破啦。”

“……”她本来就不是屠夫,怎么会知道剥皮的技巧?

“哎,女娃娃要能做家事!”老大娘语重心长道:“我看你去找张裁缝学学剥皮吧。”

老大娘絮絮的说个没完,要是换作从前,秦筝估计早都扭头走了,但今天她剥虎皮的时候也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的速度不快,跟老记对比起来简直可以说是龟速,偏偏这剥皮又是她目前唯一能用来赚钱的手段,听说可以找张裁缝学学,倒也有些动心。

好不容易处理干净兔子,老大娘千恩万谢,非要将她领去找张裁缝学剥皮不可,她说:“你别看我现在年纪大了,年轻的时候也风liu过!村子里追求我的小伙子没有十个也有八个,张裁缝是他们当中最痴心的一个。你看看,他到现在心里还惦念着我,一把年纪了都没有成家……”

“……”秦筝抬头望望天,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你今天帮了我这么大一个忙,我也没什么可谢你的,就领你去找张裁缝学剥皮吧!这人哪,多一门手艺就多一条活路……”老大娘眼神不好,没瞧见秦筝快要崩溃了,自顾自边走边道:“我带你去的话,那老头儿可不敢收你的钱,这点你就放心好了……”

“……”正好,本来她就没钱!刚从张裁缝那赚的钱都进贡给罗嫂了。

从村头到村尾,路程并不长,老大娘且笑且说,且行且歇,还不住地和路过的村人打招呼,足足磨蹭了小半个时辰。等到秦筝学完剥皮从张裁缝家出来的时候,眼见太阳已经西沉,她想起罗嫂的叮嘱,心里道一声“要糟”,告别了老大娘就急急往村西跑去。

远远的还没走近,就见罗嫂倚着门站在那里神情焦急,一看到秦筝就高声喊道:“你这丫头,怎么才回来?叫我好等!”

面对罗嫂的埋怨,秦筝懒得解释,只是站在那里云淡风轻地笑。笑容果然是最好用的武器,罗嫂亦没空和她计较,唠叨了两句就让她站在身边学做菜。

锅烧鸡、酒凝金腿、煮糟青鱼、宫保兔肉,一共四个菜,罗嫂边做边教。盐要放多少,水需不需加,火候该如何,秦筝将这几个菜的制作过程全盘看下来便学会了。

在这里学东西特别的快,秦筝自己都觉得有点奇怪了,刚才在张裁缝那里,老头只是粗略讲解了一通,她却觉得已经全部掌握。

“喏,这本《罗氏食谱》给你。”帮着把酒菜给人送去之后,罗嫂回家翻出一本书递给她道:“这可是我家传的宝贝!这世上找不到第二本,如果不是看在和你投缘的份上,我还舍不得给呢!你就照着这食谱学吧,食材如何挑选、处理,这上面都写着呢。”

秦筝眼尖,接过食谱的时候不小心瞄到罗嫂取书的抽屉半开半闭,里面还有一大叠相同的《罗氏食谱》,再一回想她的话,额头上顿时就冒出了细细密密的汗。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