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屋子里弥散着淡淡的粥香,粥香里还参杂着百合、红枣除了银耳的香气。但桌上的粥煲里却抬头一看轻轻碧绿的玉粳米,在粥煮好后,那些润养的药膳便被人捞出来了。这是大汉国上等人家的饮食方式。“六小姐,可还得用些?”见明思放下自己了调羹,紫岚轻轻弯下腰低声问着。但桌上的粥煲里却只见微微碧绿的玉粳米,在粥煮好之后,那些滋养的药膳便被人捞起来了。。...

嫁夫

推荐指数:10分

《嫁夫》在线阅读

屋子里弥漫着淡淡的粥香,粥香里还夹杂着百合、红枣还有银耳的香气。

但桌上的粥煲里却只见微微碧绿的玉粳米,在粥煮好之后,那些滋养的药膳便被人捞起来了。

这是大汉国上等人家的饮食方式。

“六小姐,可还要用些?”见明思放下了调羹,紫岚微微俯身轻声问道。

桌上的几个小菜只动了她夹入碗中的几筷,其他的别说是动,就连看也没看一眼。

看着那小小单薄的身影如同往日一般对她的话闻所未闻的摸样,她微不可见的低低叹了口气——这六小姐难道就一直这样了么?

也难怪,这倒春寒的天,那么小点儿一个人儿在寒水里泡了那么久,说是捞上来都快没气儿了——这能不吓坏吗?

紫岚想着便有些担心——若是吓的还好,怕只怕烧了那么些天,万一烧坏了脑子,那就麻烦了!

看着面前纸片儿般的小人儿,紧接着,她又生出些许无奈,怎么样与她又有什么相干?她不过是个奴才!

屋子一角立着的是三等小丫鬟帽儿。

此刻,帽儿偷偷的朝这边伸头望一眼,不想马上便被紫岚发现了。

“偷偷摸摸的看什么?你是来做贼的么?”紫岚直起身子,故意板着脸训道,“还不赶紧去备水?”

脸虽是板着的,可语气却不重,帽儿嘻嘻一笑。

三夫人跟前的大丫鬟里,紫岚算是待人不错的。

她人虽有些傻气却也知道好坏,听得紫岚的话,咧嘴笑了笑后,便蹭蹭的跑了出来,不多两下,便把水置好了。

紫岚走了过去,把帽儿提进来的铜壶倒了些热水在铜盆里,然后兑上凉水。

试了试水温后,净了块方巾拧干,才走回明思身边,俯下身子轻柔的替她蘸了蘸唇角,又重新换了块方巾拧了,复又过来,替明思净了手。

本来按规矩,用完膳还该漱口的,可怕明思万一不懂——若把漱口水给喝了反倒不好,所以,这个程序也就省了。

做完这一切后,紫岚看向明思,“六小姐,用完膳还是起来走走消消食的好——”

说了半句又顿住,想了想,拉起明思的手,指着大大的博古架隔开作为书房的西次间,“要不六小姐到那边去看看窗外的梨花吧?如今院子里的梨花开得可盛呢!这树可长了有百来年了。好几年都没像今年开得这么好了,想必这次也是盼着六小姐回来的吧。”

“梨花”?“梨花”——“离花”,这哪里是“迎”,是“送”还差不多…..一边跟着紫岚朝西次间书房走去,明思面上表情依旧呆板。

紫岚看她走了几步也就算满意了——虽只几步也聊胜于无吧。牵着她的手到窗前书案前坐下后,便回到圆桌前收拾吃剩的早膳。

把碗盘都收进食盒,偏过头对帽儿吩咐了两句,又看了一眼正直直看着窗外的那个小小身影,走到门口柔声道,“六小姐,奴婢就先下去了,”虽然明知不会有反应还是加了一句,“六小姐若是有事,吩咐帽儿便是。”

待紫岚离开后,屋子里便只剩一个八岁的小丫鬟,和一个比她还更小的六小姐,今年只六岁的纳兰明思了。

一时间,屋子里针落可闻。

明思定定的看着窗外。

这是一个不大却还算精致的院落。

昨夜下了雨,如今已经住了。屋顶飞檐上翘角上的瓦当还偶尔有一滴水颤悠悠的落下。

远处屋顶的紫瓦还湿漉漉的,显得愈发得幽黑。屋脊夹缝中嫩嫩的冒出几根紫绿。那是过路鸟儿衔落的草籽在雨水的滋润下冒出的新芽。

该是春天了,明思想着,就不知道是二月还是三月?

视线稍稍收回,院子里一棵树干粗大却有些斑驳的梨树上正簇拥着满枝满丫的雪白。

繁茂得几乎占满了大半个窗户的视野,开得妖娆却又有几分圣洁的纯净在里头,确实开得好。

心里暗暗赞美了一番后,把目光收回来在屋子里打了一圈,明思苦恼得又开始纠结了……

东屋角靠墙立着一个高高的紫檀木制的四腿鹤膝棹。

鹤膝棹这种家具制式最早月出现于五代,盛于南宋。加上自己身前这大大的鹤膝书案都表明这应该是北宋时期——但是必须忽略掉鹤膝棹上孔雀绿釉紫花大花瓶,那是明代才出现的……

还有那书房南角竹编的手巾熏炉——中国历史上唯独盛行于魏晋且消亡于魏晋的器物。只有一个职能——专门替手巾熏香的,是魏晋风流的代表之一。

还有衣服——紫岚她们穿的里面是束腰长裙,外面一件到膝下的长罩衫,无腰无带,这也应该是宋代的款式——可之前见那几位夫人,三夫人是抹胸长裙外罩纱衣——分明是唐代着装!而大夫人和二夫人却是广袖交领曳地,加上领边的青鸟刺绣——汉代!!!

还有卧房床前那“装堂花”样式的五代时期屏风,南宋中期的鎏金狻猊香兽炉子,还有……

职业病!职业病!!

明思暗暗叹了一口气,果断的停止了这从一醒来后就经常无限重复的纠结。

其实也没那么糟——只除了现在身上穿着的开裆裤外,明思安慰自己。

反正,那边现在好像也没有人太需要自己。

外婆、爷爷是早不在的,奶奶从小只需要几个堂兄堂弟…..母亲从来是不需要她,当然也不需要父亲。父亲也是一样,常年满世界飞。

大大的别墅从来常驻人口就她一个人,她也习惯了。

只有外公——明思有些怅然,可外公也过世两年了……

对了,还有林俊…..仔细回想了下记得的内容——醒来后,不知为何记性便不大好,好多事儿都是这半个月慢慢才回想起的。

可努力的想了许多片段后,明思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不得不承认,虽然回忆中相处的片段都还算和气和谐,但仅从她经常出差在外,林俊却从未表露过希望她早点回家这种类似的意愿……就从这点来看——林俊大概,也不是很需要她吧。

所以,眼下的这种情况也不算多糟吧。

记不起自己是怎么来的又有什么关系,反正来都来了!反正按小胡的说法,不是车祸了就是地震了——反正没啥好的,忘记了说不定还少点心里阴影!

过来了就过来了,二十五岁变成了六岁,算来她还赚大了!

小胡好像瞎侃过什么,时空是多维的,除了时间线延续的空间外,还有平行空间之类……还有什么脑电波磁场的,可惜啊,也不大记得了,否则或许可以分析分析眼下这身体算是哪种情况……

“她一直这样么?”一道稍稍有些细尖的,年轻姑娘的嗓音打破了屋内的静谧。

随着语声,两个身材欣长,看样貌约莫十四五岁的美貌丫鬟走到了屋子中央。

一听这熟悉而又特殊的声线,明思便知道,是三夫人房里的紫霞又来了。

纳兰府规矩大,丫鬟的衣裳都有统一的制式。

不过,发下去的衣裳都是没绣花的,允许丫鬟们自由发挥,在统一中发挥特异。于是,各等丫鬟们皆可按自个儿的喜好,在衣裳上刺绣装饰。

紫岚只在桃红的内裙上,简约的绣了几支桃花。

但紫霞却在内裙的下幅绣了一大丛灿烂的大红石榴花,连内外裙的袖口和领口的镶边上也绣上了精细的花纹。

配着她那微微上挑的眼角,同紫岚站在一块儿,要显眼得多。

听得紫霞的问话,紫岚看了一眼她,想说什么,但唇动了动,终究还是没有出声。

四房这次回来并未带多少下人。

明思身边的小丫鬟七巧和乳娘都在这次的落水中受伤了。

七巧摔了头又泡了水,病得据说不轻,如今被送到外面了。

乳娘泡了水又被三夫人以“护主不力”打了五板子,至今还在后面厢房里躺着。

她是南方人,本来过来大京后就有些水土不服,泡了水挨了打便病得有些重,还是四夫人说了好些好话,三夫人才松了口,许她在后面小院的厢房里养病。

当然,这些都是明思醒来后听说的。这两个人,她都还没真正见过。

管家的三夫人便把自己身边的紫霞紫岚派了过来,说是帮着服侍六小姐,可照样时不时派些三房的活计给她二人。

至于每日回三房向三夫人点卯,那是必须的。

于是,这两人也就两边跑着,紫岚还算尽心,可紫霞心里早就闹腾了,每日不过过来做做样子,顺便再发发在别处不敢发的闹骚。

除了她们二人,还有就是帽儿了。

是从厨房打杂的三等丫头里提过来伺候炉火茶水的,顺便也干些杂活儿。

只见紫霞瞟了一眼六小姐,然后似笑非笑的抬着下巴,把目光投向了一旁的帽儿。

紫霞是府里出了名的牙尖嘴利,帽儿不敢出声,只点了点头。

“一直没出过声?”紫霞又紧跟着追问,“也没挪过窝儿?”

请大家看过之后千万记得顺手页面下拉,点击{加入书架书签}和{投女生推荐票}两个选项哦~~新书很脆弱,77也很脆弱,新书需要这样硬性指标的数据才能生存下去——还请大家多多支持!!

——谢谢大家————

77完结文:

另好友鳜鱼新文:

穿越女强调戏民国各路司令少帅,大家可尝试下另类风格的好文~~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