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四夫人低下头看了明思几眼,抿紧了唇,心里但是“扑通扑通”跳得很厉害得紧,但最后但是坚定地了目光,朝滢娘轻轻地颔了颌首。滢娘长长的吸了口气,片刻后吐出后,一叹般吐出两个字,“也好——”屋内的三个女人互相看了几眼,滢娘把再次询问的目光投到蓝草。“老太君没叫滢娘长长的吸了口气,片刻后吐出后,轻叹般吐出两个字,“也好——”。...

嫁夫

推荐指数:10分

《嫁夫》在线阅读

四夫人低头看了明思一眼,抿紧了唇,心里虽然“扑通扑通”跳得厉害得紧,但最后还是坚定了目光,朝滢娘轻轻颔了颔首。

滢娘长长的吸了口气,片刻后吐出后,轻叹般吐出两个字,“也好——”

屋内的三个女人相互看了一眼,滢娘把询问的目光投向蓝草。

“老太君没叫我去回过话,”蓝草微微一愣,随即心领神会的低声道,“只老太君房里的双喜倒是略略的问过一句——我也就按夫人交待的应了一句,别的没多说。”

滢娘轻轻点了点头,想了一下,又不放心的嘱咐她,“万万不可走漏风声的,这府里人多心杂,你须得小心,莫要漏了嘴,”想了想,又安慰道,“原先的人也都散了,如今此事也就我们几人知晓,七巧年纪虽小,也是个机灵的——只要小心些,倒也不怕…..”

蓝草也低声道,“府里几位夫人即便知道真相只怕也不会说的,只要老太君老夫人还有侯爷那儿不起疑心就成——”说着,看了四夫人一眼,“四大侯府里,如今只纳兰府是二等爵位——若是这件事儿上犯了老太君的忌讳,只怕......夫人如今既是已经拿定了主意,那此事便只能进而绝不能退的了。”

四夫人闻言,有些低沉的道,“这次是我同四郎连累你们了。”

“夫人,”蓝草苦笑着摇头,“你可没明白我的意思——我不是怕,我是——”

“蓝草的意思是既然下了决心,那这事就一定要办成,不能出半点纰漏。”滢娘看着四夫人道,“其实此事本身也确实无甚纰漏,最最关键的是夫人您的态度——无论谁问,谁说,都要一口咬死了的说。”

四夫人也默默的深呼吸一口气,“我明白了。”

明思听着她们三人打哑谜,虽感觉事情隐隐是同她有关,但苦于信息量太少,无法分析个子丑寅卯出来。

在很长时间之后,得知真相的明思才明白,四房的这几个人为了她,真真是冒了极大的风险。

说到了七巧,蓝草也不禁笑道,“昨儿个我去看过,已经能下床了,还吵着要回来伺候小姐呢。还是我劝着,她才答应多养几日。”

“头上破了那么大的口子——”四夫人也摇头笑道,“又在水里泡了那么久,她比囡囡还醒得晚些,哪里就能全好了?”

比她还醒得晚?

明思一愣。她是昏昏沉沉睡了半个月才醒的,那小丫头醒得比她还晚,那伤的应该是不轻了。

“亏得是七巧机灵,爬到墙上去看,”滢娘也面露庆幸之色,“不是她叫了那声,我还找不见囡囡。若是再晚一步,只怕两个丫头都…..”

说着,紧紧的搂了搂明思,面上又露出后怕来。

四夫人听她这一说,不禁攥紧了手中的帕子,嘴唇也有些发白。

闭了闭眼后睁开,片刻后才轻声道,“滢娘——我真是怕啊……怕——”顿了顿,语声带了些颤意,“又怕……”

滢娘伸手握住四夫人有些冰凉的手,“夫人莫想太多,人在做,天在看,一切都有天意的。”

四夫人神情却有些怔忪的恍惚。

只听她语声幽幽,像是倾述,又像是自语般,“我还是念着边城,山是青的,水是绿的,花儿又香又美,连冬日里的天也是碧蓝的…..”

滢娘同蓝草对视一眼,同时默然的在心里叹了口气。

而把一切收入眼底的明思,则悄悄的垂了垂眸。

看来,在这纳兰府,她需要搞明白的事,还有很多…….

从奶娘那里出来,四夫人携着明思没有走原路,而是特意绕了个圈子,选了一条经过花园的路。

一路上,四夫人同蓝草不时指着各处的景致轻声细语的同明思解说着。

即便明思一直是那副呆呆的摸样,这二人也依旧语声柔柔。

快要走到花园南门时,只听蓝草轻轻的“咦”了一声。

明思抬首一看,只见右侧面的一条花径中,两个华服妇人款款走来,身后还跟着几个丫鬟。

“夫人,”蓝草低声道,“是大夫人、二夫人。”

明思感觉四夫人握着她的手微微紧了紧,不觉有些疑惑。

从她醒来后便感觉四夫人在面对府里其他主子时,总有种莫名的紧张。

而如今,这种感觉是愈发的明显了。

只听蓝草悄声询问,“夫人?”

“都看见了——”只听四夫人轻声道,“且打个招呼吧。”

于是,四夫人牵着明思停住了脚步,驻足朝大夫人二夫人的来处望去。

“这不是四弟妹吗?”一走近,两人中年纪稍长约莫有三十岁出头,身着紫衣披纱的华服妇人,带着笑便先开口了。

另外那位身着孔雀绿广袖长袍的年轻美妇,则神情沉稳,只微微淡笑颔首,“四弟妹。”

四夫人虽有些拘谨,却还是尽力露出了笑意,“大嫂,二嫂。”

明思看着面前的两个女人,不觉有些好笑。

年纪大的偏要打扮的艳丽年轻,而年轻的却打扮的特意老成。

不认识的人见了定要以为,年纪大的是大夫人,年轻的是二夫人。

其实却恰恰相反。

大夫人正是穿孔雀绿广袖长袍的那个妇人。

她今年不过二十七,比二夫人足足要小六岁。

明思一开始也认错了。

后来有次听见紫霞同紫岚嘀咕,才得知真相。

原来,如今的大夫人是填房,原来的大夫人过门不到两年便难产而亡,又过了两年,才迎娶了现在的大夫人。

只见二夫人带着满面笑容,一走到跟前,便伸手朝明思探来,“明思已经大好了么?”

二夫人的手在明思头顶抚了一下后,却见明思神情呆板,毫无反应,先是一愣,很快面上便显出一抹了然的意味来。

见到二夫人的表情,四夫人垂眸抿了抿唇,“有劳二嫂挂心,明思已经好多了。”

“孩子还小,不过是受了惊吓,”大夫人看着四夫人,“想必过些日子便能全好了,四弟妹且宽心。”

察觉到自己的反应不大合适的二夫人也赶紧圆场笑道,“是啊,小孩子魂魄不紧,一时吓丢了魂也是常听人说的——慢慢养着,过些日子说不定就回来了。”

丢魂?——明思很想在心里翻个白眼,可一想自己连这样的事也碰上了,又赶紧把那翻了一半的白眼儿翻回来。

究竟唯物还是唯心,她如今也不敢肯定了。

“丢魂?”四夫人愣了愣,有些迟疑的,“二嫂,你听人说过?”

二夫人见四夫人被她的话题吸引,忙点了点头,“我在娘家的时候便听人说过,各家的孩子一出生便是不同的,有些魂魄紧,有些是偏散的——若是一出生便体弱或先天不足的,那多是魂魄不紧的。但凡受了惊吓,便会夜哭不止,重些的,便是吓丢了魂。”

四夫人一听,便联系起明思刚到边城时的摸样——神情霎时紧张起来,赶紧又带了几分希翼的看着二夫人,“那二嫂可知若是遇上这般情况,该如何?”

“这个我倒也还记得,”二夫人一笑,看了一眼明思,“最好的法子是须找块好玉,且最好是古玉,给孩子贴身佩戴。若是玉好,年份够,或许无需多少时日便能把孩子的魂聚回来了。”

“古玉?”四夫人轻声自语着,面上现出一抹踌躇来。

明思一看便知道四夫人这是动了心,但却也是有些为难了。

很快的,她的目光在三位夫人身上溜了一圈。

二夫人是满头珠翠,几乎可以说是金光闪闪了——明思相信,若是把二夫人头上和手上所有的饰物拿下来称,绝对超过五斤重。

顶这么重的东西也能走得摇曳生姿,明思深深相信二夫人定是私下里经过了严苛的训练。

而大夫人,饰物虽然少了很多,但以明思的眼力也足以确信,只大夫人头上那只蝶恋花白玉顶簪只怕就能顶二夫人身上所有的首饰的价值。

也难怪,大夫人出身于百年世家郑国公府,无论身家和品位自然是出身于商户人家二夫人所不能比的。

可无论大夫人和二夫人,都不是头上只戴了一簪一钗一身素衣的四夫人能比的。

见四夫人面上明显挣扎的心动和犹豫,二夫人又添了把火,“四弟妹若是信得过,我便叫我娘家帮忙找找,须知这好的玉是可遇而不可求,若是无缘分,还真不易能求得到的。若不是心疼明思,我还真不会开这个口。”

看着二夫人这般急切的“关切”,明思不觉有些怪异——这热心也过了头吧?

正想着,目光一转,却见一直淡笑沉稳的大夫人唇边飞快的掠过一抹讥诮的笑意。

不过,只一瞬间,便恍若流星般消失不见了。

(77的话:感谢大家的支持~~~)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