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暮色都带走最后一抹光明,凝重的漆黑爬上了天幕。在这片幽暗当中,一架镍色的人形机动装甲犹如流星般快速划过,快得基本上令人捕抓将近它的踪影。一架色彩艳丽的银蓝色机动装甲紧紧咬住着它不放。前方是司亚图的西面,星际间唯一的陨石群,传说中死神的殿堂。银蓝色机动装甲的机师在这片黑暗当中,一架镍色的人形机甲如同流星般迅速划过,快得几乎令人捕捉不到它的踪影。。...

黄昏带走最后一抹光明,凝重的漆黑爬上了天幕。

在这片黑暗当中,一架镍色的人形机甲如同流星般迅速划过,快得几乎令人捕捉不到它的踪影。

一架色彩明艳的银蓝色机甲紧咬着它不放。

前方是司亚图的西面,星际间最大的陨石群,传说中死神的殿堂。

银蓝色机甲的机师卡鲁紧紧盯着抢饭的镍色机甲,如果对方闯进去了,他不费吹灰之力就能灭掉他!

“S战队三席战殁,S战队七席战殁……”突然警报声响起,就像来自地狱的呼唤。

卡鲁只觉得一股子寒气从脚底蔓延上来,逼得他冷泠泠地打了一个寒颤。

如果说,以前他认为暗杀队十席、S级战队三十席联合绞杀安君烈是杀鸡用牛刀的话,现在的他,打从心底感到深深的恐惧。

因为他带来的人,剩下不到三分之一了了。

刚刚又陨殁了一批机甲,他突然觉得这几年来,都没有彻底地了解安君烈。那个男人的实力,远远超出了他的估计。

有这么个敌人在,他一生食寝难安。

对方一直在苟延残喘,却连连击毙他的队员。

理智告诉他,如果再轻敌,下一个死的人就是自己!他微微闭了闭眼,发出最后一道指令:将安君烈逼入陨石群中。

以前,从来没有人能从这片陨石群中逃出生圈,如果能把他逼进去,就能利用星际自然条件灭了安君烈。

卡鲁往后靠在座位上,目不转睛地盯着战队的机甲一步步紧逼。他的人也许单打独斗不是安君烈的对手,但胜在训练有素,擅长团体战术,摆个阵,就能困住安君烈。

安君烈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死亡边缘,在战队的逼迫之下,步步后退,终于陷入了陨石群。

卡鲁一直盯着屏幕,直到看到安君烈的坐标在光屏上消失,才勾起了唇角。

后背已然湿透,他伸手扯了扯中繁复的指挥官制服衣领,一股强烈的兴奋感油然而生。他,卡鲁,击毙了史上最强军团的团长安君烈!

想法刚结束,光脑猛地传来一声紧促的警报。他惊恐地站起来,只见一架镍色机甲像凭空出世一般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激光炮对准了他。

两架机甲彼此对望,卡鲁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是怎么出现的,因此,当绚丽的激光直直朝他射来时,即使他知道有光线平衡系统,还是忍不住捂住了眼睛。

“嘭”的一声巨响,直中心窝,够狠够利落,也够疼的,卡鲁只觉得心一阵抽痛,支撑不住弯下腰去。

一种幸运感与恐惧感同时在他心里交织。如果是平时的安君烈,他必然已经机毁人亡,他庆幸的是安君烈现在是强弓之末,打出的激光炮力量不到平时的百分之十,才让他逃了一死;恐惧则是,如果安君烈活着走出去,还有谁能与之争锋?

——不杀安君烈,永不得安心!

卡鲁亲自上阵。他的银蓝机甲是星级联邦最顶级的机甲,对付安君烈那架破烂,他自认为绰绰有余。

自从成为星际联邦的首席指挥官,他将近五年没有亲自上阵了,以前安君烈的名气还没有这么大,他自认为一个后辈不值得亲自动手,然而,安君烈的成长出乎了他的意料。

两架机甲一前一后,在陨石呼啸的狭窄星道中角逐,一次次地与死神擦肩而过。

卡鲁看准陨石之间的空隙,推算出陨石撞击的时机,把速度调到最大,快速向安君烈逼近。

距离渐渐缩短,安君烈操纵着机甲艰难地躲避,一次比一次惊险,动作一次比一次迟钝。卡鲁不知道安君烈是真的不行了,还是在诱敌深入,不太敢靠近,以远攻为主,准备耗光他的能量。

卡鲁喜欢速战速决,却也很有耐心,玩猫抓耗子来更是有滋有味。

安君烈在险险的避过一块陨石后,突然调转身形,一个后空翻转360度,向着卡鲁的方向撞去,与动作一致的是光脑发出兴奋的声音,“能量填充完毕,哦耶!”

安君烈紧抿着的唇线微微扬了扬,眼睛异常的明亮……

卡鲁看着近乎自杀般行动的安君烈,第一次违背多年的机甲战斗的守则,抛弃星际首席指挥官的面子,转身就逃,可他太急了,又没有安君烈那样驾驶机甲的技巧,导致身形出现了2秒的停顿。

安君烈精准地抓住那细微的停顿再发一炮,银蓝色的华丽机甲瞬间化作了最美丽的烟花,碎片撞击在陨石上,导致陨石改变轨道,四处乱飞,激起更大范围的动乱。

安君烈也不好过,失去能量的机甲无法再进行任何动作,无力地跌向陨石带深处。

正在欣赏流星雨的人们那一夜看到了终身难忘的天文奇观,流星呈现漂亮的七彩色,绽放出最绚丽的花朵,久久不息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