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在那一场陨石与职业战队的夹攻之中,安君烈巧妙地地杀掉对手,又避过灭顶之灾的陨石雨,成功活了下去。他明白,这也不是奇迹。所以,都是实力在说话的。却,实力派总是会不太受老天的眷顾。现在的这个有着一米八七标准身高的男人再度正面临着危机。打他还也没迈入青春期就开他知道,这不是奇迹。。...

在那一场陨石与战队的夹攻之中,安君烈巧妙地干掉对手,又躲过灭顶之灾的陨石雨,成功活了下来。

他知道,这不是奇迹。

因为,都是实力在说话。

然而,实力派总是不太受上天的眷顾。现在这个有着一米八七标准身高的男人再次面临着危机。打他还没有步入青春期就开始带领军团的这十年来,从来没试过这么狼狈。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机甲不听使唤了……

他再次尝试着检测机甲,耳边传来系统苍老的叹息,仿佛在可怜那架残破的机甲:“能量不够,无法检测,你怎么忘记补充能量了呀?”

安君烈不禁叹了一口气。

这么人性化的系统声音简直是坑爹。

这事儿说起来还挺长,总之就是军团里退休了的几个老家伙闲着没事,当起了配音员,并做成了系统音,根据机甲不同状况进行调整,有欢乐的,有悲伤的,而他刚好在示意时听到了悲伤的系统音。

随着能量越来越少,系统音还会越来越沙哑……

简直是祸不单行。

其实,就算不检测,安君烈也大概猜得到自己目前的状况。

光脑无法启动,机甲损伤至少达75%,能量……

思维尚未结束,系统沙哑的声音提示,“能量不够,无法检……”未完毕,便戛然而止。

最后一丝能量耗尽。

机甲直线跌落。

好吧,听天由命。

实力派的安君烈终于决定靠一次运气!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右侧天边一颗星星灰紫色的光芒。

紫恒星?

心里有念头一闪而逝,快得他来不及捕捉。他也没有时间去考虑,见有光芒,本能地利用自然能,将机体倾斜,硬生生扭转轨道,打开机甲上唯一不需要能量的降落伞,准备落到附近的行星。

重力加速度的感觉就像跳楼。

只是坠落的时间比跳楼要长得多,简直像凌迟处死。

不过安君烈觉得不安,反而有一种解脱感,他坐在位置上,睁着眼睛,放空自己,任由机甲进行自由落体运动。

近了,更近了。

可以看到无尽的紫色,也不知道是植物的叶子还是花朵。就连光线,也是灰紫色的,茫然中有些压抑。

这是一一?

十米高的人形机甲“轰”的一声着地。

安君烈在剧烈的震颤中再次咬紧了牙关,身体就像散了架,五脏六腑好像也移了位。但是安君烈很开心,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

下落的地点是在山边,前方大概几百米远的地方是一大片的灰色房子,像古老的厂房,周边都是紫色的树木,不见路。山的另一边是火红的花海,花盛开得热烈。

奇怪的是,一个人也没有。

安君烈出了机舱,将机甲收进空间按钮中,朝房子的方向走去。没有路的土地,到处都是碎石和杂草,没过脚跟。

大约走了五六分钟,看见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抱着一只胖滚滚的小猪在路上走着,轻飘飘的嫩红色裙装在一片紫色的视野中显得格外突出。

安君烈极少和女性接触过,和小女孩打交道的经验更是等于零。此时落难,他也顾不得太多,走到小女孩面前,柔声问:“这附近哪儿有机甲修理厂吗?”

小女孩猛然抬起头,目光盯着他半秒钟,突然跳起来,大叫道:“外星人,有外星人!”她抱着小猪的手臂松开,小猪“噗”的一声跌到地上,她连小猪也不要了,慌慌张张往前跑。

安君烈茫然了一瞬,他长得有这么可怕吗?

用副团长蓝礼的话来说,他长得十分对不起小孩,每当他板起脸时,蓝礼都会笑他说,你这样会把小孩吓哭的……

他不是一个经常胡思乱想的人,但大难不死,饿得发晕,精神都恍惚了,因此脑子有点不太对劲。

安君烈甩了甩头,将想倒下先睡一觉的念头赶跑,抬脚继续往前走。大约走了十来步,眼角突然闪过一块用星际通用文写的标识牌,字体歪歪扭扭的,像七八岁小孩的手笔。

——机甲修理大门,往前五百米……

这种小地方居然有人懂星际通用文,是不是该庆幸?安君烈的身体比他的脑袋做出更快的反应,大步流星往前。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后,他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指示牌后面似乎还跟着半句话——让你的玩具更美丽更柔软!

把机甲当玩具?是在开玩笑么?

安君烈不是有意鄙视它,而是这个地方,完完全全没有现代的痕迹,就像某个还没进化的星球的远古部落。

精确前行五百米,安君烈完全傻眼地停在了足有一张门板大小的广告牌前,上方写着专业修理,下面用彩笔画了一个胖胖的机器人,线条幼稚得很,就像小孩的幼儿园作业。

玩具?机器人?

敢情他刚才太急导致看错了,不是机甲而是机器人玩具?真令人郁闷!

店的位置在“厂房”的最前方,建筑高度只有五米,比起后面十来米高的厂房简直像个不起眼的小破店。

安君烈仔细看了眼,店里的光线暗得紧,看不到里面有什么。一会儿,一个大约一米来高的小女孩从店里蹦蹦跳跳跑出来,穿着鹅黄色的渐变色公主裙,鲜艳黄色要明亮灰色,整件裙子就像从云层中透射出的一缕阳光。

她跑了几步,不小心跌倒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

又是小女孩。

安君烈烦躁地捏了捏额头。

肚子饿的男人是很烦躁的,小女孩的哭声又很响亮,单调的呜呜声让他的脑筋不断地抽疼,他很想叫她闭嘴,可想到刚才挫败的经历,他无奈地叹了口气。

小女孩见没人打理她,也就不哭了,抬起手自己抹泪。安君烈眼尖,看到她手背上写着工整的红色字体:T88。刚刚路上遇到的小女孩手背上也有字,是G438。

难道是有什么特殊意义的编号?

越是仔细瞧,安君烈越觉得奇特。两个小女孩身高差不多,体型差不多,就连五官相貌竟也有七八分相似,难道刚才那小女孩也是这家人?

正疑惑,门内走出了一个人。安君烈看得很清楚,那个人先迈了左脚,麻布的裤子很宽,迈过门槛时露出半截穿着布鞋的脚,有几分纤细的感觉。

脚落地,没有声音。

安君烈的视线顺着脚往上,看到一个小个子的少年,也不知道有没有十四岁,很瘦削的样子,脸色平静得很,仿佛对这种事情司空见惯了。唯一的违和的是他那头乱糟糟的头发,头发根根竖起,又黑又硬,不是这种瘦弱少年能长出来的。

少年手里拿着一个光屏操纵器,一按,小女孩立即停下了抹泪的动作,再一按,小女孩发出高兴的笑声。

安君烈不由得怔在原地,小女孩居然是机器人!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